《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0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边的伞兵学院领导已经给首长满。
  又是一杯下去。
  首长面不改色说,“这第三杯,我预祝你们本次交流会取得好成绩。”
  “谢谢首长!同志们,敬首长,来七个干!”宫副主任激动地说。
  这一下,七声吼叫几乎要掀掉宴会厅的天花板,引得其他院校的教员们纷纷侧目,羡慕嫉妒皆有之。凭什么首长和我们只喝了一杯跟你们却喝了三杯,凭什么你们可以吼七个干。
  这还没完。
  第三杯喝完,首长忽然的扭头看向李牧,说,“李牧,我要跟你喝一杯。”
  满足于无人关注状态浑身轻松的李牧一听这话,汗毛都要竖立起来。他敢保证,他认识这位空军首长但是彼此是不认识的!这位空军首长更是没有见过自己,怎么直接的喊出名字来了呢?
  李牧敬礼,“首长好。”
  连忙端起酒杯。
  其他教员见怪不怪,才来半年的李教授是个神秘人物大家都知道。在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很多教员都明显的感觉到,到世界关系学院视察的首长往年多了很多。最厉害的一次,一周之内,总部首长来了两批。一开始大家还没和李牧联系起来,直到发现每一次首长们座谈,都有李牧参加,一些人才慢慢的明白过来。
  站在首长和李牧之前的人赶紧的退下去,首长走过来,看着李牧笑道,“李牧同志,闻名不如见面,我得敬你一杯。”
  “首长,您随意。”李牧没废话,干了。
  再扭扭捏捏可不是李牧的风格,他也不在意首长当着众人面这么夸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这么说,那这么受着。他李大教授区区虚名,还是受得起的。
  首长主动亮了杯底,拍着李牧的肩膀说,“有机会啊,还得请你到我们空军部队指导指导训练。”
  “如果有机会,我必定尽力而为。”李牧笑道。
  满意地点了点头,首长又说了几句话,这才往下一桌去。后面的几个院校占了世界关系学院的光,有样学样的来两次番号,以七连干结束。这让前面的院校教员们看得心情不爽,忿忿不平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憋着劲等着首长敬完酒,再捉对厮杀。
  武警学院那一桌,有个校跟身边嘀咕一句,“那小少校是什么人?首长还专门跟他喝酒。”
  因为离得近,所以武警这边看得最清楚,还能隐约听到只言片语。反正从看到的听到的来判断,首长对那小少校都很客气。并且李牧穿的又是迷彩服,本身引人注目。
  校边的少校摇头,“不认识,估计是什么人家的子弟吧。”

  “八成是了。真是人人气死人啊,我这样的草根拼死拼活干十几年也才混个校。人家呢,年纪轻轻的少校。看着估计是刚毕业吧,当教员了。”喝了点酒,校肚子里那点牢骚出来了。
  少校呵呵笑着,摁了摁校的肩膀,“老秦啊,不要怨天尤人的了,谁让你没个当将军的老子。那你只能努力成为将军了。”
  秦校坐下,端了酒杯,“来,整起来!”
  秦怀楠是武警学院的特战专家,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教员,尤其在实战化射击方面有非常独大的教学心得。他创造的一些教学方法,甚至被解放军部队所采用。这是很涨武警部队脸的事情。
  他们两人的对话被郑凯韵听了一个清清楚楚,但郑凯韵却不能把真相说出来。那不是自己这边害怕了吗?郑凯韵当然的不能让部下认为他害怕李牧。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怀楠和那个少校一句一句地说着。

  直到……
  “走,咱们敬世界关系学院的小年轻一杯去!”秦怀楠端了酒杯拎了瓶酒站起来。
  郑凯韵微微张了张嘴,很想阻止部下去自取其辱,但终于为了心里那点小心思,不愿在任何场合因为李牧丢了自己的架子,他没有开口。
  有两三个教员响应,跟着秦怀楠去了,郑凯韵只能心里无助叹气。

  宋小江同志保持着一名勤务兵应有的警觉,确切地说,他应当是勤务兵兼警卫参谋这样一个角色。
  两个桌子挨在一起,武警学院这边的动静,宋小江是一直重点留意的。此时看到武警学院那边过来好几个人,看架势是直奔老师这边来的,宋小江赶紧的喝了点茶水压压胃部,做好了准备。
  凡是本校以外的都是敌人。
  秦怀楠领头走了过来,朝宫副主任打招呼,举了举杯子,“宫副主任,别来无恙!”
  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交流会了,彼此相熟相杀。

  宫副主任一看这个阵势,心里冷笑,面还是呵呵笑着的,“秦教员,好久不见。”
  “废话不说,我先敬世界关系学院的同僚们一杯,我干了,你们随意。”秦怀楠干脆利落的干了,亮了杯底,没给世界关系学院教员反应的机会。
  宫副主任笑道,“老秦啊,你这个可不行,一杯酒敬一桌,什么时候你们武警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世界关系学院这边的教员一个都没动,摆明了不给这个面子——你算个屁呢。李牧坐在那里脸带微微笑,悠然的小口品着茶,茶是不错的。
  秦怀楠可是老手了,哪里会让这样的话给将住,当下哈哈大笑,展示出了掌控场面的能力,道,“宫副主任,这一杯当是我敬陆军老大哥的。咦,你们世界关系学院,今年可是有新面孔。”

  说着目光转向了李牧。
  李牧眉头微微跳了跳一下了然了,奔自己来的。他也是无奈,谁让自己不管是外在还是内心,都那么的出众呢,像漆黑的萤火虫那般。
  世界关系学院的教员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心照不宣的微微笑了起来——果然是天真的武警教头,惹谁不好去招惹李教授。而且看武警学院的这帮教员,很明显的把主要目标放在了李教授身。
  众人更开心了,拼气场拼不过李教授,拼酒量的话,这么多人在呢!
  宫副主任介绍着说,“哦,这位是我们学院的李教授,特聘教员,资深特战专家,多次获得最高统帅部和总部表彰。”

  他故意把话说得模糊,但又提到了一些关键点——最高统帅部和总部表彰。
  李牧乐意配合,笑着点了点头,他没站起来,“我是李牧。”
  在特定的场合里,“我是李牧”这四个字是身份的象征,是地位的体现,是最有力的自我介绍。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语言也不需要把军功章列表拉出来一个个的讲,更不需要多少领导的特别介绍,只需要短短的四个字“我是李牧”,都能感知到其的分量。
  如在武警第三师乃至周遭的一些武警部队,如在武警总部,如在总部,如在最高统帅部,甚至在广大陆军机动作战部队的服役两年以的指战员当,“李牧”这个名字是“战神”的另一个说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