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4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来到厢房,见陆熙柔居然还保持着坐姿不变,不由好笑道:“我说姑娘,就算你已经习惯了给我杀必死福利,但也不用这么拼命吧?!现在可是深秋,你就不觉得冷?”
  陆熙柔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状态似的,慌忙拉起被子挡住,红着脸说:“我……我在等你回来给我解释,谁知道你去了这么久?”
  萧晋走过去,手托住女孩儿的后脑,道:“先不忙说那个,你先躺下,让我给你把把脉。”
  陆熙柔乖乖的躺好,他拿过她的手腕搭上去,没一会儿就挑挑眉说:“好了,今天你可以避免被我看光光之苦了。”
  陆熙柔一呆:“啥意思?你为什么今天不给我治。”
  “不是不给你治,是你今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了。”
  陆熙柔又愣了好一会儿,才不敢置信的瞪眼道:“你……你是说二丫她……她就那么把手往我心口放了会儿,就算治病了?”
  萧晋点头:“难道你当时就没什么感觉?”
  “感觉倒是有,可是……”陆熙柔觉得自己三观正在被冲击,“可是这……这也太神奇了点吧?!用手摸一会儿就能治病,你当是武侠小说运功疗伤呢?”
  “你还真说对了。”萧晋笑道,“武侠小说跟现在的所谓文学作品不一样,武侠大师们的脑洞虽然夸张,但却不是完全的胡编乱造,无论招式还是什么,基本上都是有理论依据的,运功疗伤就是其中一种。
  这么跟你解释吧!中医治病,严格来说,并不能说是‘治’,而是调理,不管是汤药、针灸还是推拿,其实都只是在调理人体自己的气血,使之阴阳平衡,从而达到自我痊愈的目的。
  简单来讲,如果把病症比作造反大军的话,那西医就是面对面的围剿,直接的镇压;而中医却是从后方入手,断其路烧其粮,釜底抽薪,毁掉其造反的根本和基础。”
  陆熙柔听得似懂非懂,愣怔良久,才不确定道:“你是说,梁二丫刚才用了武侠小说中的真气为我调理了身体?”
  “就是这样,”萧晋道,“不过,真气是现实中本就存在的事物,它可不是武侠小说独创。”
  “可是……二丫她那么小,难道就已经是……是武林高手了吗?”

  萧晋笑了起来,伸手捏捏女孩儿的鼻尖,说:“你是掉武侠小说坑里出不来了吗?真气属于气功的范畴,虽然它和武学息息相关,但并不一定非得习武才能拥有真气的。”
  “啊!”陆熙柔忽然轻叫了一声,说,“我想起来了,上次你给艳敏治疗过之后疲惫的差点摔倒,当时我还纳闷,怎么扎个针按个摩就能累成那样,是不是就是因为耗费了太多真气的缘故?”
  “呵呵,我又想夸你能举一反三了。”
  陆熙柔冲他甜甜一笑,然后又若有所思的说:“怪不得你治病比一般的中医都厉害,原来这里面还有真气这么玄乎的东西存在,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二丫明明才十二岁,为什么也能这么厉害呢?”

  “这个……”萧晋吧嗒一下嘴,苦笑道,“这个目前我也不大清楚,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的体内确实有真气的存在,而且属性是毒素的克星,恰好正对你和敏敏的症状。”
  陆熙柔瞪大了眼,心里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不信,可她找不出萧晋欺骗自己的动机,而且,之前身体的感受也做不了假,那种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也不是幻象,除了真气,她也想不出别的解释来。
  或许,只能说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好了,事情说完了,你休息一会儿,下午起床后去祠堂代我上两节课。”
  陆熙柔被萧晋的声音从茫然中唤醒过来,奇怪的问:“你又要出山?”
  “不是,”萧晋摇头,“我要去村后院子做个实验。”
  “实验?什么实验?”
  “当然是药物实验啦!告诉你,如果成功的话,或许我就能调配出治疗你和敏敏的药物也说不定呢!这样一来,你们就不需要总在这大山里憋屈着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怎么样?听了是不是很开心?”
  出乎萧晋的意料,陆熙柔闻言非但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撇了撇嘴,猛地用被子把头蒙上,说:“我下午没空,要睡觉!”
  “嘿!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萧晋不满道,“我可是在为了你而忙活,找你代两节课都不行?”
  陆熙柔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谁让你忙活了?姑奶奶不稀罕!”
  萧晋眉头一蹙,心里就有点火气窜上来,语气不善道:“你要是这么说话,回头药物调配成功了,我可就只给敏敏服用了。”
  “你爱给谁给谁,是药三分毒,你的药又没经过什么临床验证,我才不要当你的小白鼠呢!”
  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换谁都会火,萧晋闻言再没了什么耐心,转身就走:“随便你,老子还就不信了,难不成离了你张屠户,老子就得吃带毛的猪?”
  “你等等!”他的脚都还没踏出门槛,陆熙柔忽然又坐起来唤道。
  “陆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陆熙柔眼眶有些泛红,咬了咬嘴唇,说:“我……我可以帮你去代课,但你调配的药,我不吃。”
  这下萧晋就真的不明白了,问:“为什么呀?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药物到了可以服用的阶段,就绝对不会有什么毒副作用的。”
  “不为什么,”陆熙柔转过脸,看着窗户弱弱的说,“我只相信你的针术和灸术。”
  萧晋哑然无语,愣怔半天也只能把此归结为官二代大小姐的刁蛮脾气,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不想吃药就不吃,反正回头等敏敏可以活蹦乱跳的离开时,你可别说我偏心。”
  “哼!你也太小瞧我陆熙柔了,我的选择我自己担,到时候我会怎么想,我比你清楚!”
  “成!”萧晋笑笑,说,“既然陆大小姐这么硬气,那下午的课就麻烦您受累了。”
  出了厢房,萧晋从郑云苓的药柜里包了几种药材,就匆匆去了村后的院子。
  院子里,梁胜利和梁大山等人正在将软垫往一间房子的墙壁上包。传统的农村人一般都是干活的好手,他们可能看不懂什么图纸,但就凭世代手把手相传的手艺,就能轻松的盖起一栋栋坚固的房屋,用软垫把房子里面裹起来这种事,自然是小菜一碟。

  萧晋走过去,挨个给干活的村民发了根烟,然后客气道:“我这个院子总是让你们忙活,真是辛苦各位大哥了。”
  已经把他视为大恩人的梁大山立刻就接口道:“萧老师这是说的什么客气话?您为俺们村里做的事情,谁不看在眼里?俺们这些人没啥本事,就只剩下了一膀子力气,要是给您干点活儿都要讨感谢,村里人可是会戳俺们脊梁骨的,大家伙儿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虽然有几个人不满平日里三脚踹不出个屁的梁大山代表自己发言,但对他说的话却是没什么意见的,于是所有人都跟着点头道:“是啊是啊!萧老师您就别客气了,您让俺们家里凭白多了那么多的进项,俺们替你干点活,也是应当应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