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佳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可不参与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想知道的话还是问问陆媛吧,其实我也不在现场,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陆鸣一听,忍不住一阵恼火,训斥道:“怎么?难道你不是公司的人?我就问你,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佳音楞了一下,随即委屈道:“跟我发什么火啊,他们争权夺利,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顿了一下还是说道:“好像是陆建伟为了业务上的什么事先和田总争起来,后来陆媛陆丽陈丹菲她们就说了些难听的话,究竟说了什么,我真不知道……

  对了,那个陆媛那个弟弟简直一点教养都没有,竟然借酒撒风,跑到田总的包间大吵大闹,气的田总没吃晚饭就走了,财务总监雨墨也半中间就走了……”
  陆鸣一听,气的火冒三丈,大声道:“陆邦?他怎么会去聚餐?谁让他去的?”
  随即意识到这些话问韩佳音等于对牛弹琴,她毕竟是个局外人,何况,陆邦也是公司的股东,他去参加聚餐名正言顺,自己还真不能说什么。
  不用再问,陆鸣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来,在自己跟陆媛解除了婚约之后,家族的势力已经团结在了陆建伟的周围,目的当然是想赶走田国庆,然后由陆建伟接替总经理的职位。
  昨天晚上陆媛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么是总经理的职位,要么是公司的财权,反正必须让出一个,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动手了。
  不过,让陆鸣有点愤愤不平的是,做为董事长,竟然没有人向自己汇报这件事,很显然,阿莲是想当然地把这件事当成了酒后拌嘴不值一提。
  而韩佳音虽然意识到了其中的复杂关系,但却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至于陆媛陆丽陈丹菲当然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了,虽然这次事件不是针对自己,可也说明她们压根就没有把自己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
  最让陆鸣不满的是,事情发生之后,田国庆不是给自己打电话,而是直接找蒋凝香告状,很显然,自己这个董事长在他眼里压根就没有一点分量,不用说,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傀儡,他心目中的董事长当然还是蒋凝香了。
  “妈的,反了反了,老子一会儿不在家,就乱成一团了……连公司高管都这个德性,这公司还有什么凝聚力……”放下手机,陆鸣气哼哼地说道。
  开车的陆虎瞥了陆鸣一眼,惊讶道:“怎么回事?”
  陆鸣点上一支烟,恨声道:“陆佳伟借着聚餐的机会竟然纠结陆媛她们围攻田总呢……陆邦这混蛋怎么也偷偷跑去了,妈的,她们肯定是事先窜同好的,知道老子不参加聚餐,所以才这么明目张胆……”

  陆虎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大,陆总和田总一直都有矛盾,平时都能看得出来……”
  陆鸣哼了一声道:“什么矛盾?说白了还不是陆建伟想当总经理?他也不想想,就算田国庆走了,难道这个总经理就非他莫属吗?”
  陆虎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地说道:“老大,我也有点想不通……不管怎么说,陆总跟你亲戚,并且也很有才能,为什么这个总经理一定要让外人来当呢?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听说田总的年薪差不多一百万呢,还持有公司的股份……”
  陆鸣把叼在嘴上的烟拿下来,扭头警惕地盯着陆虎,心想,这小子从来不多管闲事,今天怎么突然替陆建伟说起好话了?难道他也被陆建伟收买了?
  陆虎似乎察觉到了陆鸣眼神中的警觉神情,急忙说道:“老大,你可别误会啊,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哎呀,谁当总经理管我鸟事,反正在我眼里,不管谁是总经理,你才是公司真正的老大,只要你开口,就算是总经理我也把他灭了……”
  陆鸣这才收回了饿狼一般的目光,骂道:“你***今后少管闲事,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搞得清楚吗?难道姓陆就是好人吗?陆建岳也姓陆呢……”

  陆虎急忙连口答应道:“是是,今后再也不会了……”
  陆鸣本想马上给陆建伟打个电话警告一番,可意识到自己必须沉住气,如果在电话里把陆建伟骂一顿,他可能会忍气吞声,可也只能增加自己跟他之间的隔阂,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看来,利益关系已经把陆家人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陆建伟已经成了核心人物,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要想让陆媛她们规规矩矩,那就必须先摆平陆建伟。
  反正自己那天已经苦口婆心劝过他,既然他执迷不悟,那也就不能太客气了,起码要让他明白这家公司到底谁说了算。

  不过,收拾陆建伟容易,可眼下唯一的担心的是,如果不能谨慎处理这件事,一旦引起自己和陆家的矛盾全面爆发的话,肯定是一场内讧,财神的遗产很有可能被扯出来。
  眼下还搞不清楚财神会不会真的留下另外一份遗嘱,这份遗嘱如果真的存在并且已经被陆媛或者陆建伟掌握的话,他们肯定会用它来胁迫自己按照遗嘱分配财神的遗产,如果自己坚决不答应的话,最后只能鱼死网破。
  当然,陆建伟的目的是要钱,还不至于出卖自己,但陆涛和陆邦参与其中的话,情况就复杂了,这两个人可不会把自己当陆家人,更不会承认自己是财神遗产的合法继承人,胃口说不定比陆建伟还大呢。
  陆鸣没次来周芷若住处的时候都格外小心,避免被人看见,上次来家里的时候,母亲给了他房门的钥匙。
  快到别墅的时候,他让陆虎把车停在距离别墅一百多米远的一个岔路口,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别墅。

  由于阿莲和洛中宁还在陆家镇,陆鸣猜想这个时候家里可能只有周芷若和保姆,院子里空荡荡的没个人影,花圃里曾经盛开的鲜花只剩下枯枝败叶,显得有点萧条。
  陆鸣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客厅里也没有看见周芷若的人影,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想到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家里,他有点后悔答应洛中宁去陆家镇了。
  “妈,我回来了。”陆鸣朝着楼上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就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可下来的并不是周芷若,而是保姆阿芳,陆鸣跟她虽然不是太熟,可互相早就认识了。
  “老太太呢?午睡还没有醒吗?”陆鸣问道。

  谁知阿芳说道:“老太太中午吃过饭就跟着夫人出门了……”
  陆鸣知道阿芳嘴里的夫人指的是皮特罗的老婆、自己的嫂子宋丹萍,一时惊愕不已,心想,母亲因为年龄的关系已经很少出门了,难道身体不好去了医院?
  “你知道他们去什么地方了吗?”陆鸣问道。
  阿芳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中午她们坐车出去了。”
  陆鸣犹豫了一下,然后就上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从保险柜里取出祖传的家谱小心翼翼的装进包里,刚从楼上下来,就听见外面院子里传来说话声,走到门口一看,只见宋丹萍搀扶着周芷若从外面走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