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按说我跟他接触不着,我一不是常委,二不跟他一起办公,他在他的常委楼,我在政府这边,离的远着呢,再说,我有我的直接领导,我只对市长负责,我干的工作,又轮不着跟他请示汇报,所以我惹不着他。”
  王家栋盯着他,说道:“要是这样就好了,你当过市委书记,你心里还没有体会吗?”
  彭长宜一听,说不上话来了,半天才无奈地说道:“也是啊,唉——?我是别想好了——遇到一个时刻看你不顺眼的领导,想想干着都没劲。”
  王家栋说:“也不能那样说,毕竟你跟他还隔着一个关昊,他也不会直接去挑你毛病的,即便他挑你的毛病,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挑关昊的毛病,这一点,他也会有所顾忌的。”
  彭长宜担心地说:“这个问题我想过,关昊已经三次出手相帮了,总是这样,我担心岳筱会对关昊有偏见,担心因为我让他们两位主官闹不和,那样就是我拖累人家关昊了。”
  王家栋说:“你担心的问题肯定都会存在岳筱的心里,别说是三次,就是一次他都会立刻给你排队划线的。岳筱是从基层真刀真枪干上来的,他熟知基层的事,一旦他对关昊心存戒心,就会对他这个队伍里所有的人都会加以琢磨的,只是目前他不敢对关昊怎么样的。所以我说你要格外留心,干好自己的事,不给自己找事,也不给关昊找事。”
  彭长宜点点头,长出了一口气,他第一次为自己的政治前程产生了忧虑……

  人,可以主宰万物,有时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前程,这种情况下的彭长宜,尽管到了更高一级的平台,但是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更多的则是担忧,因为,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关键是思想上每时每刻都要有所警惕、有所准备。
  不过,在官场历练多年的他,随时都有一种应对一切突变的思想准备,因为人不可能永远得意,越是得意的时候,就越要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何况,他貌似得意的背后,还潜伏着危机因素。
  这天,彭长宜刚从分管的教育局调研回来,关昊就进了他的办公室。
  彭长宜一见赶紧起身,满脸堆着笑,说道:“您怎么过来了,有事的话打个电话我就过去了。”
  关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彭长宜说道:“去教育局了?”

  彭长宜给关昊倒了一杯水,说道:“是的。”
  关昊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气,放下杯子问道:“调研了几个地方了?”
  彭长宜说:“刚转了卫生局、文体局、计生局,还有残联,呵呵,我也不是搞什么调研,主要就是熟悉一下情况,省得到时开会我说外行话,我准备把我分管的都走一遍,这周准备走完民政、红十字会、档案局。”
  关昊笑着说:“安排这么紧?”
  “就是想快速熟悉一下情况,早点进入工作状态。”
  “感觉如何?”关昊习惯性地靠在沙发的后背上,两只长臂撑在两侧,尽量使自己随意一些。
  彭长宜老实地说道:“最深的感触就是地级市比县级市强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哈哈。”关昊听后大笑,说:“能这么比吗?”
  彭长宜认真地说:“您不知道,我上来这几天中,感觉最真切的就是这一点。”
  关昊看着他,说:“你这倒是大实话。”
  彭长宜说:“不说别的,就说师资吧,我在下边的时候,尤其是在三源的时候,每月到给教师发工资的时候,都当回事地想着,为什么要当回事地想着,因为用钱的地方太多,稍微一放松,这钱就有可能用到别处去了,到月底就有可能给老师们发不出工资,到亢州后好点,毕竟我不亲自管钱。”
  关昊笑了,说道:“你以为现在我就不当回事想着?我告诉你,现在给教师开工资,不困难的仅仅是市里,下边边远山区,尤其是贫困山区,拖欠教师工资现象仍然很严重,我经常接到一些老教师的来信,跟我反应这些问题。哪一级有哪一级的难处。”

  “是的。”彭长宜点点头,他不知关昊到他办公室有什么事,但可以肯定,应该不是找他闲聊来的,因为关昊没有闲聊的习惯。
  果然,关昊说:“我今天去省里了,见到了樊部长,说起了你。”
  彭长宜一听,小心地说道:“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关昊笑了,看着他,说道:“你这么紧张干嘛?”
  彭长宜说:“市长,您不知道,他对我在亢州后期的表现是不满意,尤其是在跟朱国庆的配合上。这个问题我还没法解释,我总不能见谁跟谁说,我脱产学习去了,他们在家里干什么事根本不跟我汇报吧?好像我要把责任自己推得一干二净似的。”

  关昊说:“有些问题你就是不说,领导也知道。”
  说道这里,彭长宜冲着关昊,坐直了身体,郑重其事地说道:“市长,说到这里,我有一句憋在心里许久的话,想说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
  关昊看着他,说:“哦,尽管说来。”
  “我彭长宜再一次化险为夷,多亏了市长您的理解和体恤,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想跟您说句感谢的话,但又怕您……我知道您在政治上有点……有点那个洁癖,但我对您的感激却是真心的,发自肺腑的,这话,我早就想说了,不管您爱不爱听,今天我当着您的面说出来心里就痛快多了!”
  看得出,彭长宜是真诚的,也是发自心底的感激,关昊低了一下头,笑了一下,抬头看着他,说道:“心里明白就行了,说真心话,我不是冲着你彭长宜个人,我是珍惜你身上的那种精神才这样做的,如果真的那样处理你,唯恐挫伤到你的那种精神,人,一旦没了某种精神,就会沦为庸庸碌碌之人,跟其他的干部没什么两样了,这是你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彭长宜被关昊这样当面夸奖有些不好意思,他搓着手,眼睛看着别处,说道:“谢谢您的抬爱。”
  哪知,关昊却说:“我只是爱,没有抬,江帆对你才是又抬又爱。”
  “哦?”彭长宜看着他,眼里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关昊说:“今天樊部长私下跟我通了个气,说你可能近期还会再动,我当时听了这话只觉得很惋惜。”
  彭长宜就是一愣,这似乎不符合樊文良的作风,但是一想又在情理之中了,关昊是省委廖书记最得意的年轻干部,是重点培养对象,要动锦安的干部,他有可能不会提前私下跟岳筱通气,但会跟关昊通气的,毕竟,他们都是被廖书记重用的人。

  想到这里,他故作惊讶地说:“市长,您说的动动,是要调我走吗?”
  关昊看着他,点点头。
  彭长宜眨着两只眼睛,半天才说:“我是待罪之人,说不定把我发配到哪儿去呢?”
  关昊笑了,说道:“说到这一点,我可以毫无愧意地接受你的感谢,如果真要是按照市委最初对你的处分,兴许这次机会你真的就错过了。”
  彭长宜不解地看着关昊。

  关昊说:“我原以为没人会跟我争你,把你调到市政府,我也是有私心的,你是肯干事而且能把事干好的人,我把你留在市政府,就是想今后我们好好合作,给锦安干点事情,干点儿经得住历史检验的事情,但是有人比我给出了更大的筹码,我不得不放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