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0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长好!”轰然的问好声。
  大校院长压了压手,呵呵的笑,“一年一次的学术交流会又来了,伞兵学院很荣幸能够承办此次交流会,我代表伞兵学院,向三军兄弟院校的代表同志,表示热烈的欢迎!”
  哗啦啦啦热烈的鼓掌声。
  又压了压手,大校院长说,“院校之间的学术交流会起源于多年前的各个院校关于如何有效应对超低烈度武装冲突的讨论,逐渐的发展到现在的在各个学术层面进行广泛有效的探讨研究,以及实际教学方法展示。这几年,全球军事斗争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形态的武装冲突考验着各国军事力量。总部机关明确指示,各院校要紧跟发展趋势,确实的为部队输送符合当今军事斗争需求的人才。所以有了这样的专业的盛会。在此,我代表伞兵学院预祝学术交流会圆满成功!”

  说完带头鼓掌。
  掌声停下来,大校院长说,“下面,有请空军司令部首长作指示,同志们热烈欢迎!”
  轰隆隆的掌声。
  来自空军司令部的将首长站起来,脸带着和蔼的笑容,走到讲话台这里来,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掌声齐刷刷的停下来。
  这么高级别的首长参加学术交流会,可见空军领导机关对此次交流会的重视。

  “我是要讲几句的,院长同志不请我,我也是要讲几句的。”首长风趣地说,引得同志们呵呵的笑起来。
  首长脸带微笑,说道:“我不但要今天讲,明天我还要讲,而且要重点讲,全面的讲。”
  他笑着说,同志们笑着振奋。这位首长是不简单的,他是现役将领,唯一一位特种部队出身的高级将领。在国军队,伞兵部队被划在了特种部队的概念当,而这位首长,正是从伞兵部队走出来的将领。
  同志们更知道的是,这位将领还是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
  和这位首长,李牧差不多是要被轰成渣的,毕竟李牧的局限性很大,他一个专业陆军老鸟。唯一的优势,是年纪了。
  聊起超低烈度武装冲突,超限作战(包括特种作战)等,这位首长是专家级的人物。
  “今晚的主题是吃好喝好,我简单讲两句。”首长微笑着说,“今年的交流会主题同志们都知道了,重点讨论超低烈度武装冲突。各个军种如何组织有效的针对性训练,军种之间如何协作有效的应对这种新型冲突,是讨论的重点内容。咱们的特种部队建设走过了三十个年头,从时间看,是不短的,但从现状看,是尚有不足的。明天的讨论会,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顿了顿,首长道,“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总部机关决定设立战斗之光荣誉称号,颁发给在各个专业教学工作取得出色成的教员!”
  闻此言,教员们激动地站起来疯狂的鼓掌。

  没什么荣誉更加刺激军人的积极性,更没有什么荣誉更能证明军人的价值。
  首长用力一挥手,“好!我讲到这里,大家放开了吃,敞开了喝!”
  欢迎晚宴正式开始,接下来是不可避免的拼酒大战。这才是交流会的各个院校的第一次交手,获得胜利的自然士气大涨,丢了脸面的,会沦为未来一年当各个院校口的谈资。
  那个那个学院,喝酒都喝不过人家!

  宋小江激动的不能自已,放眼望去都是各个院校的优秀教员,能够和优秀教员们一块儿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简直是天大的福气。在连队里班长是天,在院校里教员是天,一样一样的。
  不过宋小江不会忘记自己肩负的责任。
  宫副主任找到他详细的聊了聊,确定他酒量是不错的,这才给他下达了正式的命令——务必看好了李教授,绝对的不能让他倒下。
  都是久经考验的老鸟了,一开吃,赶紧的几下往肚子里填了些主食,有的还要来牛奶喝了,保护胃膜。甚至有几位提前打了葡萄糖,让身体机能处于最优状态。
  宋小江坐在李牧身边,抓紧的扒饭,筷子飞舞,一边说,“老师你咋不快点吃,多吃点垫垫肚子一会儿才能喝下去更多。”
  李牧慢悠悠的夹菜往嘴里送,说,“你多吃点,不然一会儿没东西吐。”
  宋小江被呛得咳嗽,饭粒从鼻孔跑了出来。
  李牧不忍直视,扭过头去和另一边的宫副主任说话。不是大庭广众的,李牧真想一脚踹过去。小伙子虽然个子矮了点皮肤黑了点但也是妥妥的尉军官,怎么跟傻叉一样呢。摊这么一个勤务兵,李牧心累得很。
  吃了个十几分钟,领导挨桌的敬酒,每到一桌必定少不了的同样的一个场景:倒满了杯子都举起来,齐声大喊三个干。
  好吧,先拼哪个院校的声音大,声音大士气高,喊个番号不去谈什么士气。
  宴会厅热闹起来。
  武警学院挨着世界关系学院这一桌,领导到了那边,郑凯韵领头先代表武警学院敬了首长一杯,首长简单的说了几句话,接着敬酒。郑凯韵对教员们说,“同志们,听我口令,三个干,敬首长,谢谢首长的关心,准备!”
  “一二三!”
  “干!干!!干!!”
  震天动地,扬起脖子灌入满满一杯白酒。
  “好!”首长也亮了杯底。
  宫副主任扫视着众人严肃地说,“一会儿同志们往死里给我喊,士气必须得把他们给压过去!”
  教员们凝重点头,随即绽开笑脸,因为首长在伞兵学院领导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世界关系学院。”首长看了眼圆桌间的牌子,扫视了一圈,道,“说起来,你们也是我的老师。当年我在世界关系学院进修了几个月。”
  世界关系学院的教员们都愣住了,连宫副主任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历史。军队干部的更新换代和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几乎同步,首长那个年代的世界关系学院,现在很多教员只能从院史馆里寻找记忆了。
  首长明显的在刻意拉近彼此的关系,世界关系学院的教员们激动得很。面的军衔来说,宫副主任的最高,他是校正团干部。于是他说道,“首长您可不能这么说,说起来我们都是您的学生才对。不过真的想不到首长您当年在我世界关系学院进修过。”
  说着,他对大家说,“同志们,咱们敬首长一杯,好不好?”
  “好!!!”
  轰然的好。
  众人一起举杯,宫副主任说,“来,我来口令,咱们来三个干!”
  他存了心思,来先喊一个润润嗓,等下首长还要回敬酒,这有两次喊番号的机会,妥妥的把其他院校给下去。
  首长笑呵呵的举杯。
  宫副主任出口令:“敬首长!一!二!三!”
  “干!干!!干!!!”
  教员们干脆利落的齐齐扬起脖子干掉了杯子里的一两多白酒。都是年轻的教员,岁数最大的也没有超过四十五岁,战斗力绝对的杠杠的。
  首长很高兴,也亮了杯底。
  随即,首长继续说,“世界关系学院为部队以及相关单位培养很多人才,一些特殊人才在另一条战线为国防事业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我代表空军司令部丨党丨委,是要敬你们一杯酒的。”
  日期:2017-07-1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