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是的。。。快点。。。我是个大笨蛋行了吧。。。”我催促的说。
  马玲脸上红了一片,紧张的鼻息一阵阵急促的传了过来,嗅着她身上散发的体香味,我的手终于忍不住攀上那快乐的高峰!
  快乐能持续多久?很短暂,短暂到,刚刚睡着,你就会忘记,这世上最难留住的,就是男欢女爱,不管持续多久,都留不住。
  我沉沉的睡着,早上醒来是被一个深沉的吻叫醒的,这个吻很湿热,很长,吻的我喘不过气来,让我从睡梦中想过来。。。
  我睁开眼睛看着吻我的人,是马玲,她已经打扮好自己了,光鲜亮丽,我坐起来,看着外面的太阳,缅甸的太阳比瑞丽还要毒,我看着时间才九点,太阳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杀人了。
  “田光说,坤桑打电话来了,他说刘东已经出现在他的赌石场了,让我们准备过去。”马玲说。
  我一听,急忙爬起来,穿上衣服,收拾一下自己,赶紧走了出去,我看着齐老板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见到我出来,田光丢给我一把枪,说:“带着,以防万一。”
  我拿着沉甸甸的枪,心里有些害怕,这次跟坤桑通气了,所以我们可以带武器去,但是拿着枪,我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们准备好了,就上车,千万赌石场,我从四眼狗的嘴里知道那座山叫做苏落,有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但是不重要,我跟赵奎坐在一辆车里,他拿着枪,有点不屑,说:“54手枪,也就只有缅甸还在用了,都他妈的淘汰货。”
  我知道赵奎看不上眼,但是有就不错了,那天晚上,我们可是拿着刀在肉搏。
  车子很颠簸,马玲被颠的有点受不了,妈的:“妈的,怎么在山里?操他妈的,赌石还跑山里?有病啊。”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赵奎说:“大小姐,这已经算是不错了,缅甸私人矿场都被禁止了,一些赌石的地方全部都隐藏了起来,有的在深山老林里,别说坐车了,走路进去都困难,而且随时要面临地方武装还有私人武装的打劫,相比与此,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你对缅甸很了解吗?”
  “差不多吧,知道一些,虽然说缅甸一直在叫统一,但是这么多私人武装是不愿意的,他们做土皇帝做的多滋润,像坤桑这样的人每年赚个几千万多开心?不过统一是迟早的事,这些人这么闹腾就是为了在统一前多捞点钱。”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缅甸的局势跟我没关系,不过我得了解一下,万一以后会在缅甸做生意,说不定有用。
  车子终于在一路颠簸中停下来了,我们下了车,四处看了一眼,这一样看过去才知道,山路有一条路,很窄,都是土路,周围都是树木,还好路不是很陡峭,如果很抖的话,我是不敢来的。
  苏落山并不高大,半山腰也就几十米的高度吧,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山包来的贴切。
  我们在司机的带领下,还走了十分钟,上次是晚上来的,到处都是蚊子,这次不一样,是白天来的,所以比较好一点。
  我看着山,这坐山虽然不大,但是很偏僻,周围连一户人家都没有,算是荒山野岭了,如果在这里打起来,你死了十天半个月了也不一定有人能发现你。
  缅甸就是这样,人少,山地多,很穷,有的地方连鬼影都没有,我们带了寨子门口,看着两个守卫,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还搜身了,但是这次没有,只是给我们使了个眼色,让我们赶紧进去,我知道,肯定是坤桑安排好了。

  我们走进了寨子里,看着熟悉的彩钢瓦建筑似的仓库,在棚子下面到处摆着的都是原石,很专业的摆放着,大小价格编号都写的清清楚楚。
  寨子很大,几乎占了半坐山头,几座吊脚楼显得很有民俗风情,上次是晚上来的,没看清楚,白天看着,还真有点味道。
  我看着寨子里,没什么人,天很热,所以那些老板基本上都是晚上来赌石,我本来以为这次也是晚上来的,但是没想到刘东白天就到了,不知道他来这么早做什么?
  我没有看到刘东,但是却听到了他的声音,在切割房里面,估计在赌石。
  齐老板看了看我们,说:“不要动声色,我们不管他,按照原先定好的走,邵飞,咱们开始赌吧。”
  我点了点头,我看着田光没有跟我们一起,而是带着田老五走到了一边,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估计是看这里的地形,看看到时候怎么动手。
  我也在担心,在坤桑老板的店里动手,只有出其不意,如果真的打起来,刘东肯定会反抗的,到时候枪战一起来,只怕会毁了坤桑老板的店,田光就是怕这样,所以在看地形,到时候给刘东一个绝杀。

  我来到了棚子里,天很热,我看着马玲的衣服都已经热的汗湿了,衣服贴在身上,里面已经透明了,几乎内衣是什么颜色的都能看得见了,我把外套脱掉,要给她,但是马玲却说:“老娘都他妈热死了,你还给我穿?”
  我小声的说:“你都露光了,知不知道?”
  马玲急忙看了一眼,然后有点尴尬的把外套披上,不停的扇扇子,我笑了一下,跟齐老板一起走在棚子里,齐老板说:“坤桑没有出来,这有点奇怪,每次我来,他都会来见我的。。。”
  我听了之后,就很担心,我说:“刘东这么早来找坤桑,会不会跟坤桑一起联手对付我们?”
  齐老板皱起了眉头,说:“有可能,刘东不傻,想要干掉我们,不可能不调查我们,我想他是认为在这里跟坤桑一起合作,把我们给劫了,然后杀人灭口,缅甸这边黑吃黑的太多了,他以为坤桑也是那种人,但是他不知道我跟坤桑的交情,恐怕这次要栽了。”
  我有点担心,齐老板有点过分的相信他跟坤桑的交情了,但是我没有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先看着在说吧。

  我蹲在地上,看着料子,齐老板拿起来一块,将近十公斤,他说:“邵飞,这块料子怎么样?”
  我看着料子,皮壳发灰,有点油,打水之后显得油腻腻的,看着场口应该是莫西沙的料子,我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说:“料子应该是莫西沙偏浅层刷皮擦口半赌石,你看擦口,是糯种的,局部略有化感 晶体略粗 水头略好 光泽度略好 强光下的色感偏绿水色,自然光下的色感并不明显,结构略好 但风化不均明显 内部变种 ,颜色也会渐变,赌性不大,而且也不便宜,五十多万,不值得赌。”

  齐老板放下料子,拍拍手,有点可惜,马玲说:“我们赌大料子,这种小料子没有赌头,就算赚了,也才赚几百万,也不够我们分的,是不是?”
  马玲的话说的很多,现在多了她入股,我们分的钱就少一份,但是最后还是会看投资分钱的,我最穷,只能分最少的。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坤桑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几个人,看到我们之后,只是看我们一眼,就进了吊脚楼,他的举动让我们觉得很奇怪,我看着齐老板,他脸色也很怪异,突然,他说:“我们继续赌,邵飞,你继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