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4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也不同意,但他知道梁胜利他们只是开玩笑,所以什么都不说,笑呵呵的看他们村里人独有的交流方式。
  一路慢慢前行,直到天色完全变暗,他们才回到了村里。
  分出去几包烟,让梁大山他们把软垫卸到村后的院子里,然后又让陆熙柔把买给郑云苓和贺兰艳敏的东西捎走,萧晋这才拎着带给周沛芹和梁小月的礼物推开了家的院门。
  没错,周沛芹的家已经被他视作了自己的家,不管村里的宅基地名册上写的是谁的名字,他说这里是他的家,就谁都别想抢走。
  周沛芹还是不大习惯在外人面前表现与他的亲昵,所以听到声音后只是等在门里,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让人一见,所有在外的疲惫就都会消散无踪。

  “回来啦!”声音柔柔的,虽然简单,却带着浓浓的思念和依恋。
  萧晋把东西丢下,上前一把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吸一口她身上熟悉的味道,说:“我回来了。”
  周沛芹安静的任他抱了一会儿,才轻轻推开他,说:“好了,走了一路一定累了吧!快去洗把脸,饭菜已经做好了。”
  “嗯。”在小寡妇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萧晋就拎着东西走向堂屋,并对站在门槛上的梁小月笑着说:“好了,你娘已经抱完了,现在该你了。”
  “爹爹!”小丫头甜甜的叫了一声,就像只小燕子般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就被他下巴上的胡子茬扎的咯咯直笑。
  看着这一幕,周沛芹的鼻子又开始习惯性的发酸,心里再次感谢一遍上苍,就笑着去了厨房。

  吃完饭,萧晋说是去郑云苓家给陆熙柔和贺兰艳敏治疗,半道上却拐了弯,先去村后院子里的软垫中拿出一个拎兜,这才像做贼似的进了梁玉香的家门。
  梁玉香知道萧晋今天会回来,为避免周沛芹多心,硬是强忍着立刻过去的欲望,没滋没味的自己吃了饭,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坐在镜子前开始拾掇自己。
  她自然是不会化妆的,但洗把脸,抹点润肤霜,再把头发梳好还是必要的,毕竟女为悦己者容,那个没良心的又是个花心大萝卜,不打扮的好看一点,怎么能留得住他的心?
  头发刚梳到一半,正犹豫着要不要盘个稍微张扬一些的发式,她就听到了院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她不想半途而废,就大声问:“谁啊?”
  没人应答,她就提高了些声音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回应,眉头一蹙,火辣的脾气就上来了,起身就骂:“到底是哪个缺德鬼在外面?是耳朵聋了?还是嘴巴让屎堵住了?到人家家里来,就不知道……啊……”
  一脚刚踏出门槛,旁边就窜出一个人影将她给死死抱住,登时就吓得她魂都要飞了,刚要拼命反抗,鼻子就闻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身体立刻就软了下来。

  “我早该猜到的,”她闭眼享受着男人在脖颈处的亲吻,颤声说道,“整个村子里,也……也就你这个大坏蛋会偷偷的进人家家门。”
  “我不但会偷进人家的家门,还会偷人。”萧晋把手伸进该伸的地方,猴急道,“时间紧任务重,咱们就别废话了,让我先把这两天攒下来的公粮交给你再说。”
  约莫二十分钟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喘息声。忽然,女人“扑哧”一笑,说:“你今天时间可够短的,是不是不行了?”
  “啪”的一声脆响,不知道是哪里被打了,紧接着男人的声音就响起来:“知足吧!外面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要二十分钟都不可得,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
  “呸!你喂饱我了吗?”

  “嘿嘿嘿!这不是时间比较紧张嘛!我现在还得赶去为熙柔和艳敏治疗呢!”
  梁玉香沉默片刻,坐起身拥住正在穿衣服的萧晋后背,幽幽地说:“你拎点东西过来,完事儿就走,让我觉得自己就跟个窑姐儿似的,我不喜欢这样。”
  萧晋回身捧起她的脸,柔声说:“你知道我绝不会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梁玉香淡淡一笑,拿过他的衣服帮他穿起来,“就是想和你多呆一会儿,矫情了,你不用管我的。”
  萧晋想了想,问:“我教你的那套吐纳动作,你有每天都做吗?”

  “当然,每天睡前都会做一遍,害的我总出一身的汗,还得洗澡。”
  萧晋笑笑,下床穿好鞋,再次捧起女人的嫩脸,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说:“坚持一下,调理一年,到时候,我给你一个孩子。”
  梁玉香娇躯一颤,眼眸里就像是有湖水在荡漾一般,定定的看了萧晋片刻,却推他一把,说:“赶紧走吧!我还得去找沛芹做活呢!”
  萧晋微微一笑,转身出门。

  来到郑云苓家,进了院门,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瘦小的身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像只小猫一样蹭啊蹭的,口中还不停的重复着:“哥哥朋友、哥哥朋友、哥哥朋友……”
  声音中充满了欣喜。
  萧晋心中叹了口气,揉揉贺兰艳敏的脑袋,说:“嗯,哥哥朋友回来了,喜不喜欢哥哥朋友送你的礼物?”
  “喜欢!”贺兰艳敏晃晃手里的毛绒兔子,瘦削的脸上满是甜甜的笑意。

  萧晋仔细看了一下,就笑着对院子里的郑云苓说:“不错,艳敏脸上有了点肉,气色也好了许多,云苓,你功不可没。”
  郑云苓抿唇一笑,摇了摇头。一旁陆熙柔撇着嘴道:“一看话说的就言不由衷,明明两天前咱们走的时候,艳敏的脸就已经变得红润了。”
  萧晋斜乜那姑娘一眼,恶狠狠的威胁道:“以后再敢胡乱瞎插嘴,我就把你的治疗方式改成按摩和推拿。”
  陆熙柔立刻就脑补出萧晋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游走的场景,顿时一阵恶寒,护住胸脯道:“你……你敢!”
  “你可以试试啊!”萧晋冷冷的说,“现在,给我乖乖回屋,脱了衣服老实等着去!”
  陆熙柔撅了撅嘴,最终还是跺跺小脚跑进了自己所住的厢房。
  “小样儿的,病人还敢跟医生嘚瑟,真是寿星老上吊——活得不耐烦了你!”
  得意一笑,萧晋牵住贺兰艳敏的小手正打算进屋,充气娃娃般的柳白竹忽然开口道:“萧先生,更改病人治疗方案,必须经过病人家属的同意。”

  萧晋根本懒得理她,随口敷衍道:“好啊!那你就连夜赶回龙朔,去向陆书记请示吧!”
  “不用,”柳白竹从身上掏出一部卫星电话,说,“我可以在这里问。”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拉着贺兰艳敏就进了屋。
  柳白竹抿抿唇,刚要拨号,身后的厢房门就被打开,陆熙柔冲出来抢过电话,哭笑不得地说:“白竹姐,萧晋是开玩笑的。”
  柳白竹一本正经的问:“你怎么知道他是开玩笑?”
  “我……哎呀!反正我就是知道啦!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也不能告诉我爸。他离得那么远,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要是产生什么误会可就不好了。”

  “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你的安全,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都必须予以阻止。”柳白竹坚持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