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41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黑市。”他眸紧紧锁着我的,“黑市拳手。”
  “……什、什么意思?”

  他垂下眸轻轻吐了口气,“黑市就是……就是无规则无限制,供人赌博的比赛……”
  他说着,掀起眼看我,眼底有无奈,“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虽然我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他那么一说,我再结合了黑市两个字联想了下,基本也算是明白了些。
  我点头,有些好奇的问:“这个,听起来好像挺危险的……”
  他抿了抿唇,又垂下眸,转身看向许愿廊,“是挺危险的。”
  “很容易受伤吧?”我脑袋瞬的就闪过我带他看房那天,他五分裤露出的膝盖上那些旧伤痕。
  他忽的笑了,看起来有些无奈的笑,然后点了点头说:“走吧,那些风铃看上去很漂亮。”
  “……”我知道他不想说了,“嗯。”
  我们没呆太久,因为气氛已经不对,比之前还不对劲,他不仅不怎么说话,而且一直看着湖水发呆,所以也就十分钟这样,我就提议回去了。
  因为从正门出去是要检票,我们只得原路返回。
  一路无话的回到围墙前,他忽的对我说:“不好意思。”

  “你不好意思什么?”我疑惑看他。
  “本来高高兴兴来的,我扫兴了。”
  “……”我无语,这要追究那不是我自己嘴贱去问他以前什么工作么?“没扫兴啊。”
  他对我弯了弯唇,明显是不信,但却也没说什么,走到围墙前蹲了下来,“我先托你上去。”
  “……好。”我应了声,走到他旁边。
  有了之前的经验,我一点都不担心会摔跤,不仅因为我知道他很稳,禁得住‘踩’,更因为就算真的有什么失误,他也能接住我。

  正如他说的,放心好了,不会让我摔了的。
  我双手杵着墙壁,右脚一抬就毫不客气的踩上他的肩,然后挪了挪重心,“好了。”
  他回了我声嗯,就站起身,不过依旧是缓慢的速度,估计是怕我会害怕吧。
  腰襟过了围墙我连忙说:“可以了。”
  他又低低的回了我个嗯字后就没动了,我低下头垂眸看他,就见他低着头,只能看到他的发顶。
  我不知道他的职业对他的影响是什么,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对他职业的无奈,以及一种抗拒,又或者是厌恶……如同我对我的婚姻……

  我爬上墙头,跨坐好,这次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我想看他,想将他那赶紧利落漂亮,跟吊了威亚一样的动作尽收眼底。
  助跑,上墙,双手杵着墙头轻易撑起身体翻上再轻松跃下……简直不要太帅!
  我笑眯眯的看着跳下去后的他往前冲出一步后转过身,抬起头,不等他开口就说:“能像刚才那样接不?”
  他一下就笑了起来,那笑容比刚才真,落寞和无奈少了很多。
  “可以。”他往前一步,双手抬起。
  “那我跳了。”我说着,将挂在围墙另一头的脚挪到他这边。
  他没说话,只是笑着点头,我一点都不害怕,身子往前挪了挪,就直接往下跳……
  一如刚才一样,就在我快落地的时候,他双手津准的紧紧扣住我的腰轻轻带了我一把,我安全落地。

  我扬起唇,刚抬起头,他就已经松了扣着我腰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那种莫名的失落感又涌上,我有些不适的别开眼抬手顺了下耳边的碎发,“走吧。”
  “嗯。”
  “……”怎么又是嗯啊,可以换个台词么?!
  一路往外走,快接近佛塔的时候,我没忍住问他,“那个……你明年回去的话,会再来么?”
  许是没想到我会忽然问这个,他愣了愣随即蹙起眉,半响没吭声,看来我又问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不好说就不说,我……我就是没话题找点话说……随便问问的。”

  他抿了下唇,“主要是,我自己也不能确定,到底能不能来,或者什么时候能来。”
  “呵……”我干笑了声,“这样啊……那、那我们来说点可以确定吧。”
  “?”他疑惑看我。
  “明天啊,明天你还来么?”
  “来。”他很干脆的点头回。
  我笑笑,收回视线垂眸看着脚下的路,等了会不见他说话,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抿了抿唇又说:“我……后天就不能来了。”
  “为什……”他才吐出两个字,声音就顿住,显然他是知道为什么了。

  我没抬头,抿着的唇弯了弯,我感觉我现在的这笑应该和他刚才的很像。
  又是一阵沉默,空气忽然变得很沉闷,沉闷好似都快凝结。
  我滚了滚喉咙抬起头,看向远处的佛塔,“我等下回去就打电话问。”
  “嗯。”
  “……”我小幅度侧眸看他,“对了。”
  “嗯?”
  “你……你结婚了么?”

  他的问题又把他惊讶到了,他顿住脚步看我,眼睛微张,顿了两秒连忙摇头。
  “……”心底升起一抹小小窃喜,我又问:“你有女朋友么?”
  他又连忙摇头,我蹙眉,“我说的是在你家那边。”
  “没有。”

  “噢……”小小的窃喜变成大大的,我连忙垂下眸掩饰,低低的噢了声后连忙继续往前走。
  其实我是有些后知后觉的担心他会问我,为什么我忽然问他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主要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
  不过事实证明我根本就是瞎担心,人家依旧沉默如初,完全没有问的意思。
  一直到走到佛塔下,他才开口说,他想再呆会,我自然是先回去,毕竟一起回去真都不好。
  回到旅馆,我姐又问我为什么去那久,我说去了放生湖逛了下,我姐也就没再说什么,去忙了。
  我见没人了,拿出名片挨个给律师打电话,第一个讲的比较久,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他的意思,是我最好还是能亲自到事务所,这样当面说的话会比较清楚,我说好,明天我抽个时间过去。
  之后我又给另外两个打了电话,基本和第一个说的差不多,最后也是希望我能亲自过去一趟,所以讲的时间也就比较短。
  我犹豫了会,决定明天中午去见了亚桑就先去长宏街的律师实务。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刘远明回来了,提前回来了……
  第二天睡起来,我一如前两天一样,吃了东西高高兴兴的就往外蹦。。。
  我才出门没两分钟,手机忽的响了。
  我本以为是我姐忘记交代我什么,结果拿出电话一看,我眸子微张脚步顿住,在愣了两秒后笑了。

  日期:2017-12-11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