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4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亚桑走到我旁边,然后微微弓腰双手杵着围栏看了看,有些无语的转头对我说:“你说的……接近的地方不会是这吧?”
  我撇嘴,搭在围栏上的手朝着围栏下那不到一米长满杂草的小泥地指了指,“我下去过,很扎实。”
  他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你也不怕掉下去,这种地很滑。”
  “我会游泳。”其实我那时候想的是,如果真跌进湖里没能起来,那么也是一种解脱。
  不过,这泥地真不算滑,也确实也很扎实,我没为难他的想法。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我顿了两秒点了点头,没说话,而是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后单脚踩在木凳,一手杵着围栏轻松翻了过去。
  那动作,真是一个干净利落漂亮!
  我看着翻过围栏站在泥地杂草上的他试着挪了挪脚,扬起唇,“是不是,很结实。。。”

  “还好。”他转过头来,“不过还是很危险。”
  “……”我没回他,只是有些不屑的轻瞥了下唇,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他有些无语的轻叹了口气,然后转回头,往前迈了一步蹲了下来,身体压得很低。
  由于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他怎么捉,于是往边上挪了挪偏过头,入眼就是他双手伸在湖水里一动不动的画面。

  “……你就这样捉啊?”虽然看不到细节,但是膝盖想也知道他肯定是掌心朝上,想等着鱼遇过的手赶紧捞起来。
  这种方法很笨,我也用过,根本不可能啊!这鱼是不怕人,但游得很快,尤其是这些小家伙!
  然而,我话音才落,他就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说:“别说话,会把鱼吓跑的。”
  “……”行!我不说!

  我就那么看着他不过两分钟就耐不住了,无聊又无语的转过身坐了下来,就他这样,好不知道耗到什么时候才……
  “捉到了!”
  “?!”什么?!
  才坐下的我猛的站转头,就见他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捧着什么。
  我连忙两步走到他身后的位置,而他转过身一步就迈到我面前,双手朝我伸过来。
  “你运气真好,手收就是两条。”
  我嘴微张,垂眸看着他手心里捧着的两条还没小指那么大的棕灰色小鱼半响才抬起眸看他,“好小……”
  不服气啊!为什么人家就能捉到,我就不能?!

  他笑了起来,“不是说的大小都可以么?”
  “……是可以。”我瘪嘴,然后伸出双手,“给我吧。”
  “嗯。”他应了声,双手分开,两条小鱼合着已经漏了一半的水瞬的倾泻在我手中。
  然后我忽然发现,那漏了一半的水到了我水里,居然是满满的,鱼也好像体积倍增了。
  我下意识的看着他放下轻轻甩了甩水渍的水,忽然间没那么不服气了,毕竟人家手大嘛,意味着捕鱼面积也大,占优势!
  我捧着鱼往后挪,食指合得紧紧的,但依旧有水不停滴落,而两条小鱼很紧张的一直往我手撞。
  不可否认,我心里是又激动又兴奋的,脚步很快挪到边上围栏后没有泥地的位置,探出双手然后一松。
  剩下的湖水和两条小鱼瞬的掉落下,我低头,就看到那两条小鱼在原位扭动着身体扑腾了下后,一溜烟就往水底钻,瞬间没了影。
  就在两条小鱼没了影的瞬间,我扬着的唇角一僵,身侧忽然传来他的声音。

  “怎么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转头,就见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出来了,就站在我一步距离的位置看着我。
  “你以前不会真是做贼的吧?”这完全没点动静好么?!
  他微楞了两秒,随即别开头笑,半响才转过头来看我说:“你说是就是吧。”
  “……什么叫我说是就是?”我没好气的瞥他一眼,膝盖挪下长凳站好,“话说,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是真好奇,因为我认识……不对,应该说自从和他说上话后,我两次听到他说,想换个环境换个工作。
  说他是做贼的,也只是开玩笑罢了,就他那老实巴交的性格,怎么做贼啊?
  他唇角的笑僵了僵,然后抿起唇垂眸,顿了两秒后忽然说:“对了!”
  “??”

  我疑惑,而他伸手探进衬衫上衣的口袋掏出两张名片递给我,“我今天中午去另外两间看了下,要了两张名片,你可以都打电话问问,对比下。”
  “……”很明显的转移话题,重点是这样的转移话题让人实在没办法生气。
  我蹙眉,伸手接过名片,默了默后掀起眼看向他,“阔坤。”
  他眸微张,随即笑着轻摇了下头,“对了,刚才你怎么了?”

  “……”我有些无语的将名片揣进裤包里,“其实我感觉得到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问了。”
  他的笑再次僵住,那小小的梨涡就那么僵在唇角边。
  我笑了笑,“我刚才是放了鱼才想起来,我居然没许愿。”
  他抿起唇,深吸了口气垂下眸,顿了好几秒才说:“这好像是叫放生湖,不叫许愿湖。”
  “呵……”这人又开始他的冷笑话了!
  我笑着别开头,朝着斜对面指了指,“前面就是许愿廊。”
  他抬起头,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走吧。”
  “嗯。”
  我们一路朝着许愿廊走,他变得有些沉闷,好像多了心事,我说什么,问什么,他都反应慢半拍一愣一愣的,不是啊?就是哦!要么就是你刚才说什么?
  我后来是都懒得说了,而他又低下头跟着我,还是那个半个字都憋不出来的样子。
  挂满彩色许愿风铃和格式木牌的许愿廊,我一直很喜欢地方,每次一靠近,我听到那风铃声都会很轻松,心情舒畅,但这会……我居然有些心情舒畅不起来。
  都到了,他还低着个头!
  “咳!咳——!”我重重的假咳。
  他似回过神来一样抬起头,然后愣了愣弯起唇,声音有些惊讶的说:“真的很漂亮。”
  “……”我硬是没控制住的一记大白眼就送过去。
  “你、你生气了?”
  我很想说是啊,但他要问为什么我怎么说?因为你只顾着低头不搭理我么?
  我感到深深的无力,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学着他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他定在原地,过了几秒才追上我,“阿依……”
  “!!!”阿依?!
  我胸口猛的一怔,眸子顿张顿下脚步,却没回头。
  他侧身看我,深吸了口气和我说:“我以前……我以前的职业是拳手。”
  “?!!”他、他在说什么?!别告诉我他刚才就是一直在纠结这个问……不对!拳手?!

  我转头看向他,“拳手?!”
  “嗯。”
  “……”要不要那么酷!“拳手没什么啊,很酷啊,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