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换好了所有床上用品,反复拖了几遍地后,又将屋里铺的一块地毯用吸尘器吸了一遍,彭长宜感觉空气都是清爽的了,他就躺在了沙发上歇着。
  这时,门铃响了一下,紧接着就有人开门进来了。彭长宜直起身,有这里钥匙的只有女儿和老顾。
  果然,女儿笑嘻嘻地进来了,老顾跟在后面。
  娜娜进门叫了一声“爸爸”后,换上鞋直奔卫生间跑去。
  老顾将娜娜的书包放在进门的柜子上,跟彭长宜说道:“我刚从这里开车出去,就接到了娜娜妈妈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放学接娜娜,带她吃饭,然后把她送到你这里。”
  彭长宜说:“哦,她妈妈有事?”

  老顾说:“老张病了,今天住院了,小沈肯定就顾不上娜娜了。”
  “病了?什么病?”彭长宜就从沙发上起来了。
  老顾说:“小沈没说,一会问问娜娜。”
  这时,就传来马桶的冲水声,娜娜走了出来,张着两只洗过的小手,她无精打采地说道:“我的天啊,憋死我也——”说完,夸张地倒在沙发上。
  她率真的表情把彭长宜和老顾都逗笑了。彭长宜走到她身边,说道:“你现在是初中生,大姑娘了,这样的话以后可是不能当着人说了。”
  娜娜躺着说道:“我不是没跟别人说吗?你们俩又不是外人。”
  打小娜娜就比其他的孩子懂事早,而且能言善辩,这也可能和沈芳的教育有关。
  彭长宜听了女儿的话居然无话可说,他就拉娜娜起来,说道:“起来,咱们跟你顾大叔去吃饭。”
  老顾说:“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女了,难得你们有时间在一起吃饭,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家吃,一会再回来。”
  这段时间,老顾几乎全程陪彭长宜在加班,晚上也很少回家,今天,难得他们都轻松一下。
  彭长宜想了想说:“也行,那你就回去吧,我跟娜娜去后院食堂。”
  娜娜从沙发上起来,跟老顾摆手再见。
  彭长宜问娜娜:“娜娜,老张病了?”
  娜娜点点头,说道:“我中午放学回来,吃饭的时候,妈妈就跟我说,说让我放学后来找你。”
  “老张得的是什么病?”

  娜娜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前几天他总是说这里疼。”娜娜说着,就摸着肚子比划着。
  “胃疼?”
  娜娜说:“我们大家都说他是胃疼,不过好像又不是胃,具体是哪儿疼我就不知道了,要等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才知道。爸爸,你给医院的领导下个命令,让他们派最好的大夫给老张检查。”
  彭长宜知道老张对娜娜不错,随着娜娜的长大,她也变得懂事了不少,据刘忠说,沈芳找的这个第二个男人,可比那个跳舞的老康强多了,不但对沈芳体贴入微,对娜娜也非常疼爱,而且跟四邻处得也很好,刘忠说他经常看见老张用自行车驮着娜娜去补习班,每次回来没有见到娜娜手里空着的时候,哪怕一根烤肠,手里也是有的,他也经常看见娜娜缠着老张有说有笑的,给人的感觉老张不像是娜娜的后爹,倒像是娜娜的一个大朋友。

  这一点,让彭长宜感到很欣慰,他很感激老张善待她们母女俩,尤其是对他女儿,这就说明老张是明事理有爱心的善良之人,不在乎他给娜娜买的东西好赖,他能对孩子有爱心就足够了。所以,有时送娜娜回家,他就让娜娜给老张带条烟或者是带两瓶酒回去,有时老张也悄悄告诉娜娜,让娜娜将爸爸抽不了烟、喝不了的酒给他“偷”回去一些。每当这个时候,娜娜就会说:“我给你偷烟吧,他不抽烟,酒我不敢偷,他对酒比对我都亲。”

  如果这话被沈芳听见,沈芳都会气嘟嘟地跟老张说:“瞧你那么大的人,就这点出息?还教给孩子去偷,咱们有钱买,不缺偷他的,他就是给咱们,咱们都来喝的。”
  尽管沈芳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老张能跟女儿处得融洽,她心里也是很高兴的。只是涉及到彭长宜的时候,她难免是气哼哼的样子。有时娜娜从爸爸那里拎着酒回来,沈芳看见后就会嗤之以鼻,不阴不阳地说:“你爸爸又把他不喝的次酒处理给你了?以后不是茅台和五粮液不要往家里拿。”
  娜娜了解妈妈的脾气,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是拎着酒,一路小跑,悄悄躲过妈妈,塞到老张的手里,说道:“交给你处理了,我不管了。”
  无论如何,老张能给前妻和女儿一个和睦的家庭环境,能让她们依靠,就冲这一点,彭长宜就暗暗佩服老张,原先这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注意过的工会干部,现在居然这样和他紧密地连在一起。所以,听女儿这样说,他立马冲女儿表态,说道:“好,我先给你妈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后再找医院的领导,你说这么办行吗?”
  日期:2017-07-11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