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公司又回到了荣曼的手里。荣曼跟愈大拆的合同还没有履行完最终的法律程序,荣曼就迫不及待地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重张盛典,新购进的二十辆新款大巴车,披着彩带,整齐地驶出汽车总站,驶到大街上各个停靠站点,在广大乘客面前亮相。
  彭长宜对于荣曼搞这个庆典是有些想法的,他感觉荣曼太等不及了,干事不应该这么张扬,尽管荣曼你受了很大的委屈,也憋了很上时间的气,但人有的时候不该这样,你是扬眉吐气了,可是你能预料到以后不会有第二个愈大拆?所以他拒绝参加荣曼的重张盛典,不但他拒绝参加,他甚至提前在一次班子会上作出一项决定,鉴于目前亢州的形势,在新的市委书记到来之前、在彭长宜主持亢州工作期间,班子成员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参加企业性质的奠基和庆祝活动。所以,荣曼没有请到一位市级领导,只是她所在的区工业科一位副科长参加了这个仪式。

  就这样,又一宗怪异的合同被彭长宜废除了。
  与此同时,亢州调查征地风波的工作一刻都没停止,所有的问题都渐渐浮出了水面。通过和各方面的开发商斗智斗勇,工贸园区所有的合同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违规现象,这些违规现象共同指向一点,那就是以租代征、批的少占的多,违规性质较轻的是愈大开。所以,未通过审查,被依法终止,所有的建设项目也被依法停工,违法征用的土地限时恢复地貌。
  恢复地貌又成了亢州一大难题,那些开发商没有捞到好处,有的还损失惨重,他们才不会给你恢复地貌呢,就这样,在亢州的工贸园区内,停建的建筑、林立的地基水泥柱,满目疮痍,不忍目睹。没有十年的努力的,没有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要想恢复地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这里,就像圆明园的遗址一样,伫立在亢州的土地上,时刻戳痛人们的心……
  这天,省委调查组结束了对亢州征地风波的调查,他们在亢州市委会议室,跟亢州市委通报了调查结果,并且将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将调查结果反馈给锦安市委和中央有关部门。
  调查结果显示,在征地事件中,亢州市政府存在严重违规问题,存在以租代征、少征多占的违规违法的现象;存在着严重的利益交换的现象……市委书记朱国庆涉嫌严重贪腐受贿的行为,已经交由检察机关进行调查处理,现在的朱国庆,已经被监视治疗;愈大拆和多家项目开发企业的负责人涉嫌行贿被司法机关带走调查。
  随着省调查组对亢州征地风波调查工作的结束,省有关部门对亢州部分责任人作出处理决定:免除朱国庆市委书记的职务,开除党籍,所涉违法行为移交司法机关进行处理;给予亢州政府市长刘星记大过处分,并建议依据相关法律程序免去其亢州市长的职务;建议撤销亢州土地局局长、规划局局长的职务;给予一名副市长和其他五名相关责任人党纪政纪处分或免职处理。
  亢州政坛,经历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官场地震!
  至此,这场征地风波,导致亢州多名处级干部和科级干部受到牵连,彭长宜也因为在担任亢州市委书记期间,没能及时发现和阻止这起违法行为,受到上级纪委的诫勉谈话。
  那些在征地风波死伤的村民,也得到了相应的法律赔偿。
  此次亢州征地风波绝不是处理几个责任人那么简单,涉嫌违规用地的土地上,已建成房屋和那些已经出售的问题也浮出水面,二百多名首期购房者被套,或将面临退房或取消购房合约的局面,可以说,这些人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在那个卖房市场的年代,这些开发商仅凭一张图纸看可以赚得钵满钵满。
  在鼓励基层大手笔搞开发的口号下,亢州的经济不但没有得到大发展,反而留下了很大的后遗症!
  由于亢州班子目前还不健全,还没来新的市委书记,彭长宜暂时留在亢州主持工作。
  一天晚上,荣曼约了彭长宜见面,她跟彭长宜见面的地方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她想了半天,还是将见面地点选在了彭长宜住处附近的海军招待所餐厅。
  来这里就餐的,大部分都是部队的内部人员,对饭菜品质特别讲究的人,特别是惯于搞酒桌交际的人是很少到这里就餐的,因为这了饭菜的口味实在是一般。所以,荣曼选择这里,是很少会碰到熟人的。
  荣曼等了有半个多小时,彭长宜才从外面匆匆进来了。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拿着笔记本,显得风尘仆仆的样子,看了荣曼一眼,坐下后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刚散会。”

  荣曼看见彭长宜特地拿着“道具”进来,她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她感到,彭长宜迟到包括带着道具,这一切都是他的刻意而为,尽管他真心帮自己,但对她还是有戒备心理的,他并没有拿她当做知己,甚至够不上自家人,那么,她充其量就是彭长宜人生路上的一位过客,如果他旅途一闪而过的树木。
  想到这里,荣曼的眼睛里有了一抹惆怅,她在心里重重叹息了一声,示意服务员上菜。
  彭长宜坐定后,看了她一眼,微笑着说道:“今天不忙?”
  荣曼笑笑,点点头,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彭长宜喝了一口,荣曼今天打扮得时尚,也很得体,她永远都是这么雍容、美丽,风情得恰到好处。
  彭长宜不打算跟她叙旧,而是摊开了手里的笔记本,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上次跟俞老板说了,他前期付给你的那一部分钱,按照合同法……”
  荣曼挥了一下手,说道:“彭书记,只要您出马的事,我相信多么难的事都会被您搞定,今天,咱们不说这事,这件事就交给您了,您怎么处理怎么好,小曼都会无条件服从。”
  彭长宜就是一愣,他心说,不说工作我哪有时间陪你喝茶聊天?他皱了一下眉,收住了笑,继续说道:“我之前已经跟愈大开基本谈妥了条件,哪天你跟律师一起去看守所找他签字,将他未履约的合同作废。”
  荣曼低下头,彭长宜仍然拒她于千里之外,他之所以帮自己,只是在尽一个父母官的责任罢了,看来,她是不该对他存有任何幻想了。想到这里,她抬起头,说道:“求你,别再提这个人的名字了,我现在听到这人的名字都不寒而栗……”
  彭长宜笑了,说道:“有那么严重吗?”

  荣曼说道:“有。这个噩梦伴随我很长时间了,我这样说您可能不相信,但却是真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至于吧?你在生意场上,什么世面没见过?”
  荣曼说:“我做生意将近二十多年了,从十多岁就开始跟在大人屁股后面推销电子元件,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流氓、地痞,欺行霸市的……但我不是夸大其词,像这种强取豪夺、明抢的,我见的并不多,而且几乎没有经历过。”
  彭长宜不想就这个问题跟她讨论,想了想说道:“那好,如果你不想见他,?委托律师去办。”

  荣柔声曼说:“是的,我已经请好了律师,不过……”她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彭长宜看着荣曼,感觉这个女人心思过于缜密。
  荣曼说道:“比如愈大拆目前这种状况,我是不是能占到一些便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