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这些空置的椅子,确信这些座位上的人不会再出现后,他数了数人数,两套班子,也就剩下了几个人,会议室也就剩下了邓国才、钱程、温庆轩、吕华,还有一位副市长和一位民主副市长,以及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在调查组刚进驻亢州时就被带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龚卫先。政府班子几乎完全瘫痪了。市委这边只有白继学和张栋梁被带走调查。自从彭长宜回来主持亢州的工作后,每次开会,他都是将两套班子合并一起开,这样避免工作肠梗阻,更重要的是,政府这边几乎没人了,他环视了一下在座的各位,低声对卢辉说道:“开始吧。”

  那一刻,卢辉也有些感伤,想起平时在一起工作的其他同志,医院的医院,被带走被调查的也大有人在,更让人不知所措的是,这些人无论是带走还是协助调查,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问题来,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带走……
  开始那些气势汹汹、嚷嚷要告亢州市政府的开发商们,看到中央派来了调查组,他们也都个个老实了,不敢再强调自己的利益了,毕竟,他们拿到的土地合规、合法的很少很少,几乎没有。
  唯一符合规定并且有正式批文的就是愈大拆的那五十亩土地。
  散会后,彭长宜让办公室给愈大拆打电话,是时候约见他了。
  自从上次部长跟他说了公交车的事后,彭长宜一直在想着找愈大开谈谈。他前几天让人去找荣曼的哥嫂,跟荣曼取得联系后,他诚意邀请荣曼回来,重新回到亢州,继续她的事业。荣曼有些心灰意冷了,她说:“彭市长还是要离开亢州的,我不想回那个地方了,再也不想跟那些硫氓打交道了……”

  彭长宜说:“你尽管回来,公司还是你的,愈大拆的工作我去做,当然,如果你现在正在做着更好的生意,我也不勉强。”
  荣曼说:“我没有再做任何生意,我现在在帮助朋友打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我的心血都放在亢州了,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进行第二次创业了。”
  彭长宜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回家继续你的事业?你也快四十岁的人了,既然不适宜也不想再次创业,那么为什么不回来?想想当初我们跑这个项目时,都别说费尽了多少心血,就是酒,我们喝了多少?我派人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编写了多少多笑话?还不是投其所好?这个公司不单倾注了你全部的心血,也倾注了我们大家共同的心血,你就眼看着它枯萎直至死亡吗?现在跟你说话的不是彭长宜,而是彭长宜代表的亢州老百姓在跟你说话,希望你能回来,尽快把公司管理好,重新步上正轨……”

  彭长宜没有说完,荣曼就有些泣不成声了,是啊,彭长宜说的对,这个项目,倾注了她和他太多的心血、太多的智慧了!
  彭长宜知道荣曼的哭声就代表了她已经动心了,他继续说道:“我先找愈大拆谈谈,如果我拿不下他,你可以不回来,但如果我拿下他,你就必须回来!这是我对你的要求,你能做到吗?”
  荣曼泪流满面,她又何尝不想回来经营她的公司,她哽咽着说道:“好的,谢谢彭书记,你永远是小曼的彭书记……”
  当晚,彭长宜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愈大拆攻下了。与其说是攻下,不如说是彭长宜给了愈大拆一个台阶下。因为愈大拆早就发现自己掺和荣曼的公司是个不明智的决定。首先,是他资金的紧缺,以致第二批款迟迟给荣曼打不了,他铺开了两个大摊子,工贸园区的也已经开工,公交公司的余款是他有意拖着不给,因为他发现,这个项目,完全是他在给朱国庆和姚静打工。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荣曼追究他合同违约,也就是他赔偿荣曼的违约金,合同作废后,还能从荣曼手里讨回一部分资金,但是如果他再次将几百万的余款打进荣曼的账户,那么最终是朱国庆姚静受益而不会是他。他可以跟荣曼耍硫氓,但是他跟朱国庆耍不了,因为朱国庆比他还硫氓,所以他就一直拖着不打余款,本来自己就是个傀儡,既出钱又出名,何况自己担着的还是恶名。

  愈大开这次真正地感到了危机,这个危机不是来自他自身,而是来自朱国庆。
  眼下,朱国庆即便脱离了生命危险,也会落个半残疾,事情闹的这么大,都惊动了中央,即便不追究他的责任,他也回不到市委书记的宝座上来了,而且,这几年他也被朱国庆搜刮的够呛,只要朱国庆张嘴,他愈大开就不能不做,有时候做慢了朱国庆都不高兴。没有他“愈大拆”,朱国庆的儿子不可能到国外读书,朱国庆的妻子和儿子也不可能移民到国外,即便如此,他感到自己也无法满足他的胃口,亢州的人,不论老幼都知道是他愈大拆赶走了荣曼,想霸占她的公司,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愈大拆这是担了个恶名,真正操控这件事的是朱国庆,具体做的是姚静。

  所以,当彭长宜刚一说跟他谈谈公交公司的事后,他赶紧给彭长宜作揖,讨巧地说道:“彭书记啊彭书记,我给您作揖了,您眼下就是我的救星啊!”
  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说道:“我怎么成了你的救星?”
  愈大开呲牙咧嘴地说:“您现在就是我的救星,就是我的大救星,您就不找我,我都想找您说这事。我自从穿上这个虱子袄以来,就浑身不舒服,想脱都脱不下来,您说,您给我解套,帮我脱下虱子袄,您不是我的救星是什么?”
  彭长宜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心说,你是看到朱国庆不行了、没有了靠山,你才说这样的乖话!他从心里看不起这种人。
  愈大开继续说:“您不知道,现在全亢州的老百姓都在骂我,以为是我把荣曼赶走了,您说,人家经营得好好的,我赶人家干吗?”

  彭长宜看着他,饶有兴趣地问道:“其实呢?”
  愈大拆突然住了口,是啊,其实呢?要知道,他现在就是说出一句不利于朱国庆的话来,都能给朱国庆甚至是他自己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他咽下了委屈,说道:“其实我也就是为了争当初那么一口气,话说出来了,事情也开始做了,想撤也撤不回来了,唉,我是个粗人,脑门一热就做了,但我现在资金紧张,实在没有精力继续做这事了,我想,您能不能给荣老板说说,我退出,公司还是她的,让她把我之前的钱退给我,或者罚点违约金什么的,当然要少罚,因为工贸园区也等着用钱……”

  彭长宜说:“首先,按照法律来讲,这个公司你已经没有资格掺和了,你收购公司的尾款还没到,而且严重超出合同规定的时间,所以,你已经违约,其次,关于你之前打给荣曼的那笔款,是荣曼是否退给你、怎么退,那要她说了算,我给你交个底儿,你肯定是拿不回全部的,我做工作是一方面,最终的生杀大权还在荣老板自己手里,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另外,让你的人无条件退出公司,显示你的诚意,接下来的事我才好跟荣老板谈。”

  彭长宜把个愈大拆说的哑口无言,他本来就是哑巴吃黄连,这次就更是哑巴吃黄连了。
  最后,愈大拆同意无条件退出,至于违约责任怎么追究、怎么赔偿,完全让荣曼说了算。
  当彭长宜将这个消息告诉荣曼的时候,荣曼半天才说:“谢谢彭书记帮忙,违约的事还是请律师来解决吧,按照合同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不能说得理不饶人,一切由法律说了算。”
  彭长宜心说,还不能不得理不饶人?按法律,愈大拆就会损失更惨,但彭长宜不想给愈大拆争取什么,免得以后被人诟病,到时他落个两头不是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