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但是涉及到荣曼,他有心理障碍。因为之前跟荣曼有过一次不能见光的接触,尽管当时自己因为失去陈静后心里烦闷喝多了,但事情毕竟发生了,何况,荣曼当时是清醒的,这样他就对荣曼多了一层防备。部长说的话,他早就感受到了,有的时候他临时回家,老顾来不及接他,他都是坐公交车回去的,半路趴窝、司机和售票员的抱怨,他都经历过、听见过,他也想有时间跟荣曼沟通一下情况,?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曾经给荣曼打过电话,但是荣曼的电话号码早就成了空号,后来他听说荣曼已经很少在亢州露面了,公交公司由她的助理和姚静共同管理,民间早就有“木匠多了盖塌房”的说法,何况是两股互不两立的人在管理同一个公司?

  时间快到了,彭长宜起身告辞,王家栋拄着拐,送他来到院子里,这个洒满晨光的小院,让彭长宜再次有了归来的感觉,他回头说道:“您不要送了,我工作上的事您还得帮着多听、多想、多提醒。”
  王家栋没有说话,而是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去上班。
  果然如彭长宜事先预料的那样,在全体班子成员会议上,彭长宜亲自主持会议,他说:“关于上级对我的任命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们省去一切程序,正式开会……”
  紧接着,他宣布了四项决定,这四项决定,尽管没有给之前的工作下一句定语,但却刀刀见血,几乎把围绕工贸园区的这个项目完全否定了:园区内所有的在建项目和已建项目全部停工;成立合同审查领导小组,彭长宜亲自任组长;审查期间,所有合同暂时作废,通过审查小组审查后再继续生效履约,存在违法违规现象的逐级上报,将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成立工作组,组员由各机关工作人员组成,领导负责包村包户,对所涉及的农户挨家挨户走访调查,对这次死伤者家属进行抚恤和慰问;发布告全体失地农民书……

  常委会散会后,即刻召开了工贸园区项目会议,所涉及到的开发商全部到会。
  这个会议,彭长宜故意没有参加,他让刘星和卢辉主持召开,他和吕华、邓国才、钱程等人进村慰问去了。
  尽管他没有参加会议,但是他完全能想象得出会议的艰难程度,也能想象得出这些开发商们的表现。他不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跟他们见面,就有了十分的主动权。
  当刘星代表市委、市政府宣布完常委会通过的四项决定后,开发商们一片哗然。有的说政府不讲信用。有的说工程不能停工,停工损失有谁承担?还有的说既然合同已经签订,就受法律保护,不能因为死了人、伤了人政府就单方撕毁合同。更有人说,他们将投诉亢州,要用法律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会场乱成一团,这些平时热衷于以成功人士在媒体露面的开发商们,此时没了风度,冲着亢州的市领导们大喊大叫,拍桌子瞪眼睛。刘星黑着脸,一言不发。其他几位副市长和相关部门的领导见刘星不说话,也都低着头,一言不发。
  卢辉看不下去了,他用笔敲着桌子说道:“吵什么、吵什么?有问题一个一个的说,你们都号称当地的成功人士,这点规矩都不懂吗?我们现在是在开会,是在研究解决问题,你们这样大呼小叫的算是什么?”
  大家见平时这个不怎么管事的副书记发了火,对他们这些所谓的投资者们丝毫的不客气,而且说的话有理有节,也就暂时闭了嘴,看着卢辉。“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在那个年代是非常盛行的一句话,他们这些人到哪儿都是受到当地政府极高礼遇的,所以他们才这样财大气粗,有时甚至绑架政府,左右政府的意志。冷不丁亢州对他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这些至高无上的开发商从天上掉到地上,他们肯定是无法接受。

  会场安静下来后,卢辉说道:“首先声明,政府没有撕毁合同,是暂时性作废,前提是,合同要重新审查,审查合格后继续履行生效,这有错吗?”
  有人说道:“当初签订合同的时候,如果不合理,你亢州政府干嘛要签?别忘了签合同的时候,可是仪式隆重、声势浩大,电视台全程录像的。那个时候政府怎么不审查啊?把我们招商引资招来了,这会又想卡我们的脖子,我们保留诉讼的权力!”
  “对,我们保留诉讼的权力!”
  这时有人说道:“明明是你们官场的内部斗争,却要搭上我们开发企业充当无辜受害者,我们也要维权。”

  卢辉沉下了脸,看着那个人说道:“我请问这位老板,我们官场有什么内部斗争?我能在今天这个场合下公开向你讨教讨教吗?”
  那个人一听,脸色立刻尴尬下来,他扯开了脖子上系着的领带,支吾了半天才说:“反正朱书记不是这样跟我们说的,他对我们是完全支持的。”
  卢辉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说得没错,但是他现在躺在医院了,他怎么躺在的医院,我想在座的应该比我更清楚。”
  那个人还想说什么,卢辉不再理他,而是扫视了一下全场,他说道:“很好,欢迎各位老板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更欢迎大家对今后政府工作进行监督。我想说几句题外话,也是刚才各位老板质问我们的就是有关合同履约的问题。政府跟你们签订了合同,把你们招来了,这些一点都不假,尽管我没有参与一起合同的签订,但是我敢说,这些合同以及一些私下的行为就都那么阳光吗?就都那么合法吗?不说别的,就拿老百姓不同意你们进场施工这件事来说,你们对我们的百姓又做了什么?这些你们能公开说说吗?能见得阳光吗?哪家法律规定,签订的合同和实际操作不符合的时候就不能修订、不能废除了?谁能告诉我!”

  他拍着桌子说道,提高了嗓门。
  全场没人说话。
  卢辉继续说:“如果你的合同、你所从事的项目经得住审查和检验,你又怕什么?你又担心什么?不就是耽误你几天工期吗?这和死的人、和医院躺着的人相比,又算什么?”
  面对卢辉的强硬,没人再发声。

  “我再次重申亢州市委和市政府的决定,从明天开始,所有涉及到的企业,派专人到市政府办公室报到,拿上你们的合同,看看合同里写的和你们实际干的是不是一回事!如果逾期不到者,后果自负!”卢辉停顿了一下,看着他们又说道:“当然,你们有委屈有问题可以反映,也可以跟市领导单独反映,但眼下,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无论你们有多大的委屈,有多大的为难,我们欢迎你们提意见,我们希望在我们双方共同努力下,度过眼前这个难关,眼前这个难关是亢州的,但更是你们大家的,至于有人说这是我们官场上的内部斗争,我还要请问,你怎么知道我们官场有斗争?你是参与了还是亲眼看见了,还是掌握了什么斗争的证据?我跟你说,就凭这句话我就可以对你深究!说话是要负责任的,胡乱猜疑、胡乱怀疑,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刚才的那个人脸上的表情尴尬极了,对于卢辉的话,他想恼却恼不得,脸青一阵紫一阵的。
  卢辉继续说:“面对这样的形式,政府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在座的企业也有,任何一方都逃脱不掉责任!别怪我说话不客气,我们就是因为有了太多的客气,有了太多的迁就,才导致违规操作的情况发生!我不想点名,我也不想在这里批评哪家企业,各位心里都明白,既然各位都明白,那么就更应该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