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这才明白过来,他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走,就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脑门,说道:“你好好工作,我会来看你的。”
  彭长宜拉过她的手,说道:“你周末就回我这里吧,你把一个男人孤零零扔在这里你就放心?”
  舒晴知道他是在找尽各种理由留他,就小声说:“我放心跟不放心是一样的,要靠你自觉。另外,你也别光顾着工作,有时间的话,还是要看看笔记,看看书,党校的考试你是必须要参加的。”
  彭长宜说:“如果我忙不过来的话,还要请你帮我复习功课呢。”
  舒晴说:“没问题。”
  彭长宜得寸进尺,说道:“对了,你帮我写毕业论文怎么样?”

  舒晴笑了,说道:“哪有老师帮助学生作弊的?”
  彭长宜说:“但也没有老师看学生有难不帮忙的?”
  舒晴笑了,不再跟他斗嘴,说道:“快吃吧,不早了。”
  彭长宜说:“你非要走的话,我让老顾送你。”

  舒晴赶忙说道:“不行不行,你们今天会是最忙的一天,老顾还是给你留下吧。”
  彭长宜说:“要么你就别走,要么就让老顾送你。”
  舒晴听他这么说,就不再跟他争了。
  彭长宜说:“走就走吧,如果不走的话,我可能真的没时间照顾你。”
  老顾送舒晴走了,彭长宜步行上班,他看了看时间还早,故意不提前露面,就打了出租车,到了部长家里。他刚要敲门,院门从里面开开了,王子奇和部长出现在他面前。
  王子奇叫到:“爷爷好。”
  彭长宜不敢答应,而是摸着他的脑袋说:“上学啊?”
  王家栋说:“有事?”
  彭长宜摇摇头,说:“没事,我出来的早,顺便到您这看看。”
  王家栋就朝里面喊道:“雯雯,雯雯,你去送子奇。”
  雯雯的母亲出来了,看见彭长宜,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说道:“我去送吧。”

  王家栋说:“雯雯呢?”
  “在洗澡呢。”
  王家栋就将手里的书包递给雯雯母亲,跟孙子说道:“放学爷爷再去接你。”
  王子奇点点头,挥着胖乎乎的小手说道:“爷爷再见,彭爷爷再见。”说完,就跟着姥姥走了出去。
  彭长宜说:“我真的没事,要不您去送吧?”
  王家栋看着他说道:“虚伪,人都进来了,还说没事?”

  彭长宜笑了,王家栋是最懂他的。
  进屋后,王家栋开门见山,说道:“昨天晚上回来的?”
  彭长宜说:“是的,回来后又连夜开了个会,都三点多了才回去睡觉。”
  王家栋看着他,问道:“怎么做你心里有谱了吗?”
  彭长宜说:“有个大概齐,昨天在会上形成了个东西,准备一会开常委会上宣布。”
  于是,彭长宜就把昨天会上研究的内容和市长刘星的态度跟他复述了一番,王家栋仔细地听着,说道:“你做得对,冻结合同、停工、告村民书、组建审查小组重新审查合同,给自己接下来的执法找到根据,每招每式都切中要害,只有这样,才能让老百姓看到政府的诚意和希望,才能稳定人心。”
  彭长宜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您别光夸我,帮我想想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如何规避这些问题。”
  王家栋说:“老百姓这边我估计没有难题,因为你要废除无效合同,要归还土地,甚至有的还要恢复地貌,这是在维护他们的利益,是符合他们诉求的,至于这次不幸死伤的人员,你今天就要进行慰问,还有做好补偿、抚恤工作。再有,跟开发商的合同作废后,那些老百姓已经领到手的钱你准备怎么办?”
  彭长宜一卜愣脑袋说道:“领了就领了。我跟您说,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好了,我绝不会帮着去讨要,既然政府和老百姓都承受了损失,那么你开发商也要承受损失,有双赢就有双输。这个意思我暂时不会公开明确,昨天晚上在会上我也没明确,我为什么不想明确,就是不想让那些开发商提前折腾,班子里有几个人和他们走得很近,我估计昨天晚上散会他们就已经知道了市里的精神了。”

  王家栋说:“那还用说?据我所知,这里的开发商大部分都和上面的领导有关系,也有的是领导直接介绍过来的,所以说你在工作中要注意分寸,要讲究方式方法。”
  “嗯,我会的。”彭长宜点点头说道。
  王家栋又说:“记住,每走一步,一定要站在一个‘理’上,要想好这样做的法律依据和理论依据是什么,别给什么人留下把柄,这项工作有可能再次让你扬名,也有可能使你深陷其中拔不出脚来。”
  王家栋说:“当然,你处理类似这样的突发事件还是有经验的,最早的在三源,亢州有牛官屯事件,都处理得很好,只要用心,什么事想周到,就没有问题。”
  彭长宜说:“别夸了,我先去上班。”
  彭长宜说着就站起身,王家栋突然说道:“长宜,你昨天去医院看国庆了吗?”
  彭长宜说道:“去了,他和那个烧伤的村民住在一起,看完他们后,我又去看了那个撞车的村民,但那个人被监护治疗,根本不让本地干部接近。”

  王家栋点点头,说:“你效率不低啊?”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这是上级指示我去做的。”
  王家栋又说:“谁在陪国庆?”
  彭长宜说:“他们都在重症监护病房,不需要陪床的。”
  “我知道不需要陪床的,那总得有个家属吧?”
  彭长宜说:“他老婆不在,听说出国了。”
  王家栋说:“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我听说,他老婆和孩子都办理了移民手续。”
  “哦?您确定?”
  王家栋说:“我确定,老尚调走了,但在公丨安丨局,当年我也没少安排人,所以还是能听到一些消息的。”
  彭长宜说:“我懂。”
  彭长宜明白部长的意思,尽管老尚调走了,陈乐调走了,公丨安丨局里还是能打听到一些消息的。
  那个年代,对于官员家属移民没有严格的约束,尽管如此,彭长宜还是感觉到部长跟他说这层意思的深意。
  王家栋又说:“我听说那个愈大拆没有钱给荣曼了,他儿子去澳门赌博输钱不说,工贸园区那个项目也需要钱,等你喘过这口气的时候,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吧,现在老百姓都反映去北京这个公交车没法坐了,半天来一辆车不说,中途开着开着就趴窝了,两边的人都参与管理,都管不好,谁都想说了算,这样一件大好事,别再让他们给搅黄了,我听说,老百姓到北京总公司投诉的也不少,你千万不要认为这是他们私人老板之间的生意纠纷,这是亢州的事,是老百姓的事,是关乎优化投资环境的大事!”

  彭长宜点点头,他明白部长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个问题同样有着某种深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