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黑夜中,舒晴的眼睛里闪着光亮。
  彭长宜松开她,又看着那个方向,说道:“我想去那里去看看。”
  舒晴说:“你还是等到明天再去吧,今天太晚了,而且你回去还要开常委会,别让大家等着你。”
  彭长宜说:“活该他们等着我,今天的事,跟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温庆轩说道固然有他的道理,但能说他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舒晴握紧了他的手,说:“你要冷静,现在可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更不要随意否定什么,有一部分人比如老吕和温庆轩,对你是抱着希望的。”
  彭长宜使劲握了一下她的手,说道:“这个我心里有数。好了,我忘记了,你跟我们一样,也没吃晚饭,咱们走吧。”
  彭长宜说着,首先往坡下走,他每往下走一步,就会回头接应舒晴,他们小心地下了护坡,来到公路上,又沿着跟上面高速路并行的一条乡间水泥路往前走。
  这条路很清静,几乎没有车辆经过。四周黑乎乎的,舒晴有些害怕,不由得靠紧了彭长宜。
  彭长宜倒背着手,舒晴挽着他的胳膊,两人默默地向前走。
  彭长宜没再说话,舒晴也没有打扰他,她知道他在思考,在思考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切。
  两人就像在散步,但是只有舒晴此时能体会到彭长宜面临的压力和危机,看得出,彭长宜对即将面临的一切,不能不说心有所惧。

  他们走出一段路后,前面就出现一道汽车光亮,一辆车越来越近,直到汽车远光变成了近光,他们判断是老顾接他们来了。
  舒晴有些遗憾地说道:“真希望就这样和你一直走下去,我从来都没有在荒郊野外散过步,而且有你。”她说道这里,就将自己的身体靠向了彭长宜。
  彭长宜说:“是啊,我这也是第二次在黑夜里散步,原先在三源的时候有过一次,也是黑夜,老顾开着车,我就是想下去走走,那个时候压力也很大,但是黑夜就是有某种神奇的力量,能将你的压力和不好的心情稀释掉。”
  舒晴听他这么说,就更加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了,面对着老顾越来越近的灯光,她并没有松开挽着彭长宜胳膊的手。

  晚上,舒晴跟着彭长宜来到饭店,老顾领他们进了一个单间,服务员见状就赶忙将事先要的水饺端了上来。他们吃完饭后,彭长宜坐着老顾的车来到市委大院,下车后,他让老顾把舒晴送回去休息。
  老顾开着车走了。彭长宜回过头,抬头看了一眼夜色中的市委大楼,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久违了,你。”
  这一夜,彭长宜注定熬了通宵,直到后半夜两三点钟,他才结束会议回到住处。
  在这个会上,彭长宜和几位主要常委达成了几项共识,尽管刘星对彭长宜的一些建议持反对意见,但是没有用,因为实践已经证明,有些做法他和朱国庆就是错误的,而且是极其严重的错误!作为锦安副市长兼亢州市委书记的彭长宜,有权否定他的一切错误提议,不管他有什么政治靠山。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彭长宜不会让错误继续重演!
  老顾把彭长宜送到他的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彭长宜让他明天早点过来接他,上午八点半,准时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他不但要跟亢州全体班子成员见面,还要宣布昨天晚上常委会形成的几个决议,亲自布置下一步的工作,以期挽回影响,妥善处理这次事件。
  老顾掉头走了,彭长宜抬头看了看楼上,楼上他的屋子里有灯光,想到舒晴在等他,他的心情好了起来,所有的愁云都在瞬间消散了,他便迈开大步,向楼上走去。
  他轻轻打开房门,就见过道的灯还亮着,估计是舒晴留给自己的灯光。他换了鞋,轻轻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就见客厅的门虚掩着,客厅没人,他又推开卧室的门,里面仍然没人,床上平平整整的,根本没人躺过。彭长宜转过身,他又来到对面的小客房,打开灯,没人。

  彭长宜重新关上灯的开关,蹑手蹑脚地走到娜娜的房间,门紧闭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推了一下,没推开,舒晴反锁上了房门。
  他笑了,看了看表,决定不去打扰他,重新回到客厅,开了多半宿的会,他的头有些蒙蒙,就走进浴室,只见热水器依然开着,肯定是舒晴洗完澡后忘记了关,要不就是她成心给自己留着热水。
  这样想着,彭长宜的心里就有了一股暖意,即便他不能跟她亲热,但房间里有舒晴在,这个夜晚,彭长宜的心就不会孤独。他洗好后出来,用浴巾擦着头发,他反而没了多少睡意,但一想到明天的艰难,他强迫自己上了床,他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老早,舒晴就被后窗传来的鸟叫声惊醒了。她拉开了后窗的窗帘,就见天已经蒙蒙亮了,她又看了看表,不知彭长宜回来没有。想到这里,她就轻轻地打开房门,来到彭长宜卧室门前,房门还是虚掩着,难到他一夜未归?
  她悄悄来到客厅,就见衣架上有彭长宜的衣服和鞋子,这么说,他已经回来了,只是没吵醒自己而已。舒晴笑了,心想,这个彭长宜还算是君子,看来昨晚自己别上门是多余的。
  舒晴这样想着,就悄悄地来到彭长宜的卧室,就见他卧室的门也是虚掩着的,她把房门轻轻推开一条缝隙,就见彭长宜早已经醒了,正靠在床上往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边写边想。
  舒晴一惊,赶紧把头缩了回来,就想退出去。这时就听彭长宜说道:“来都来了,进来坐坐吧。”

  舒晴笑了,这才大方地推开他的房门,说道:“你是一夜没睡,还是刚醒?”
  彭长宜向她伸出手,把她拉到床边,说道:“醒了一会。”
  舒晴说:“你昨天几点回来的?”
  “不到三点。”
  “这么晚睡的?你还这么早就醒了?”
  彭长宜说:“是的,心里有事,睡不着。”
  舒晴摸着他的手说:“那也要强迫自己休息好,不然你怎么打仗?”
  彭长宜说:“屋里有个大美女,我一个身强力壮正当年的大老爷们,能睡着吗?没撞南墙就可以了,够有自制力的了!换了别人我……”
  彭长宜本想说换了别人我早就把她拿下了,话到嘴边,忽然意识到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刚要改口,舒晴却敏锐地抓住了他这句话,说道:“换了别人你会怎么着?”
  彭长宜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道:“换了别人你试试,他就是神仙也没有我这么大的自制力!”
  舒晴脸红了,说道:“正因为你的伟大,我才爱。”说着,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刚才差点说走了嘴,他斜着眼偷看了舒晴一眼,见她并没有多心,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哼,少来这套,冷血动物!”
  舒晴捏住了他的嘴,说道:“谁是冷血动物?”
  尽管舒晴捏住了他的嘴,但彭长宜并没感到疼痛,舒晴舍不得用力的,他扳过她的手,把它盖在自己的双掌中,说道:“你,你就是一个冷血动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