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转过身来问道:“都到下班时间了,你还要去哪儿……”顿了一下,晕着脸说道:“把人家欺负够就就想溜?你不是来陪我的吗?”
  陆鸣一脸为难地说道:“我倒想真想留下来陪陪你,可我现在要去医院看的个病人……对了,要不然这样,正好晚上阿龙从国外回来,到时候咱们一起聚聚,说实话,阿龙一直都对你很感激呢。”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都好几天没出门了,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你去哪家医院看病人,我跟你一起去……”
  陆鸣想都没想,说道:“我爷爷的一个老战友病了,就住在解放军二0六医院,老头今年都九十岁了吧,恐怕没多少日子了,我去表示点心意……”
  徐晓帆惊讶道:“二0六医院?”
  陆鸣见徐晓帆一脸吃惊的样子,先是一盏疑惑,可马上脑子里就电光一闪,马上想起了那天陆建伟提供的一个消息。

  据他说,张昆被抓之后就被送到了解放军二0六医院抢救,怪不得刚才听蒋凝香说出这家医院名字的时候总觉得有点耳熟呢。
  不过,张昆被抓都这么长时间了,不管死活应该都不会待在医院里了,不清楚徐晓帆为什么听说自己要去二0六医院会这么惊讶。
  “怎么?该不会是张昆死在了那家医院里吧?”陆鸣问道。
  徐晓帆好像更惊讶了,问道:“你怎么知道张昆在二0六医院?”
  陆鸣也没有隐瞒,笑道:“你以为这是什么秘密吗?陆丽的一个朋友就在那家医院当医生,张昆刚送进去全市人民都知道了……”
  徐晓帆楞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的意思是陆岩现在就在那里治病?”
  陆鸣奇怪道:“你也知道陆岩的名字?”
  徐晓帆嗔道:“就你那点老底子难道还能瞒得住公丨安丨局?再说,你那个电视剧不就是根据陆岩的书拍摄的吗?”

  陆鸣点点头说道:“看来范昌明把我祖宗八代都研究过了,倒是难为他了……”
  徐晓帆想了一下,问道:“你跟他约好的?”
  陆鸣似有点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你就别问这么多了,反正你去不合适,我最多也就一个小时,你在家里等我,完事之后我过来接你,咱们一起去机场接阿龙……
  哎,对了,张昆现在究竟是死是活?我这些日子忙的都快把他忘掉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丨警丨察了,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啊。”
  徐晓帆盯着陆鸣正色说道:“我虽然不是丨警丨察了,但签过保密协议,你今后就别再问我案子上的事情……”

  陆鸣盯着徐晓帆注视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也好,咱们就来个君子协定,今后我不再问你案子上的事情,你也别再像个丨警丨察一样对我的事情问东问西,这样咱们之间就不会再有什么误会了……”
  说完,忽然毫无征兆地抱住徐晓帆在她嘴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好像生怕女人追上来,一溜烟跑掉了。
  徐晓帆站在那里呆呆楞了好一阵,然后走出客厅看看门已经关上,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小声说道:“陆鸣等一会儿要去二0六医院探望病人,好像是真的……但我不敢肯定……”
  只听一个男人警惕的声音说道:“什么病人?这么巧?”
  徐晓帆说道:“这个病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就是陆岩,陆云轩的战友……不过,以他的身份住在二0六医院倒也很正常……”
  男人惊讶道:“陆鸣跟他也有来往?”
  徐晓帆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他已经走了……”
  男人问道:“这么快你们就联络上了?看来这小子对你确实挺上心,既然他这么信任你,你也不必谨小慎微,争取速战速决……”
  徐晓帆晕着脸说道:“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他刚才还警告我今后别像个丨警丨察一样对他的事情问东问东西呢……”
  男人说道:“这是他的本能反应,毕竟你曾经是个丨警丨察,并且还调查过他,所以他不可能没有防范之心,不过,要不了多久,随着你丨警丨察的角色渐渐淡去,他就可以向你敞开心扉了……”
  “我倒没有这么乐观。”徐晓帆忧心忡忡地说道。
  男人说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对了,你想办法弄清楚陆鸣的身体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比如明显的志,或者胎记、伤痕什么的,很紧急……”
  徐晓帆胀红了脸,惊讶道:“你想知道这些干什么?”
  男人说道:“怎么?难道你以为我神经有毛病?自然是有重要的用处,你抓紧点吧……”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徐晓帆站在那里红着脸楞了好一阵,嘴里嘟囔道:“神经病……”

  陆鸣心里还一直惦记着蒋凝香刚才说的话,坐在车上就拨通了阿莲的电话,问道:“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阿莲楞了一下,茫然地说道:“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陆鸣奇怪道:“那怎么连接蒋凝香都听说了,你还在公司吗?”
  阿莲说道:“公司聚餐结束之后员工都回家了,公司也没人,我待在公司干什么……对了,你该不会是说吃饭的时候陆建伟和田国庆吵架的事情吧?”
  陆鸣一听,惊讶地说道:“你说什么?陆建伟和田国庆吵架?”
  阿莲犹豫了一下说道:“也不能说吵架吧,反正两个人都多喝了一点,好像为什么事争了几句,我也不在他们那个包厢,具体情况不清楚……”
  “你确定没有发生别的事情?”陆鸣问道。
  阿莲嗔道:“神经啊,听你的口气好像巴不得公司出事似的。哎,你既然决定在陆家镇过大年三十,最好提前跟奶奶说清楚,到时候可别又惹她不高兴。”
  陆鸣说道:“我正去她那里呢。”

  听说只是两个醉鬼拌嘴,陆鸣心里倒松弛了一点,心想,蒋凝香未免说的也太严重了,陆建伟和田国庆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多喝了几杯酒拌个嘴也算不了什么,看来,多半是田国庆受了什么委屈,直接打电话给蒋凝香告状了。
  可转而一想,即便田国庆小心眼,蒋凝香可不是个吹毛求疵的人,不可能为了一点小事专门给自己提这件事。
  这么一想,打算给陈丹菲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马上又改变了主意,而是拨通了韩佳音的手机,问道:“我听说陆建伟中午吃饭的时候跟田总吵架了?为什么事?”
  韩佳音嗔道:“吆,你耳朵倒是挺灵的嘛,已经有人向你汇报了……不是陆建伟一个人跟田总吵架,而是陆家的人在酒桌上群起而攻之呢。”
  陆鸣一听,吃了一惊,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多半是陆建伟趁着自己不在故意跳动陆媛她们围攻田国庆,目的当然是想让他在公司待不下去了。

  “什么?陆家人?群起而攻之?究竟为了什么事?”陆鸣问道。
  日期:2017-07-25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