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次徐晓帆的手劲很大,还没有等陆鸣反应过来,他的脑袋已经被她拉下去,不偏不倚,两个人的嘴巴贴在了一起。
  说实话,过去在安全屋的时候,陆鸣已经不止一次跟徐晓帆亲过嘴,不过,那时候可都是他厚着脸皮强行索吻,而今天却好像是徐晓帆主动。
  所以,刺激自然就来的更强烈一点,再加上他现在早就不是菜鸟了,没事还想找点事呢,何况还是女人主动。
  顿时哪里还忍得住,马上就毫不犹豫地开始痛吻起来。
  其实,陆鸣早就是老司机了,女人的反应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假如换个其他女人,他早就已经提枪上马了。
  但对徐晓帆却没有把握,毕竟,她的这种表现好像略显生疏,并且来的也有点突然,一时还真有点不干确定,
  很显然,徐晓帆明白自己正在做什么,在跟陆鸣缠绵了几分钟之后,似乎越来越热情,嘴里已经开始哼哼唧唧,丝毫没有一点反感的样子,反倒像是跟陆鸣早就是老夫老妻了。
  陆鸣觉得自己收到了来自徐晓帆的明确信号,并且确定不是误会,一颗心顿时狂野起来,挣脱了徐晓帆缠在脖子上的双手,恋恋不舍的离开那张热情似火的小嘴。

  其实,陆鸣早就发誓不再乱搞女人了,起码除了几个“历史遗留”问题之外,不再发展新的情人,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近一年来,他可没有再没有“纳新”。
  可徐晓帆在他的理念中正好是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不在“纳新”之列,所以,虽然他和徐晓帆在感情上已经有点疏远,可在这种特殊的情境之下,心理上却没有什么障碍。
  甚至,他觉得自己正在拯救徐晓帆,一方面给她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另一方面让她认识一下什么才是男人,引导她走上一个女人正确的道路。
  可没想到老天爷好像故意要跟他作对似的,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卧室里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并且一听就是他自己的手机。
  本来,在这何种“危机”关头,他完全可以不去理会手机铃声,但最近正是多事之秋,不仅公司的事务“繁忙”,而且还有几件大事等着他处理呢,反倒是跟徐晓帆的缠绵并不在计划之中,所以这个电话必须要接。
  不过,他在起身去接电话之前还是在迅速亲了一口,好像先做个记号似的,而徐晓帆娇呼了一声,早已羞臊的侧过身去,拉过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子。

  “喂,谁啊!什么事?”陆鸣连来电显示都没有顾上看,接通手机就恼羞成怒地大声问道。
  “怎么?吃了枪药了?你这是冲谁发飙呢?”只听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陆鸣一愣,随即急忙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瞥了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徐晓帆,然后迅速离开了卧室,谄笑道:“干妈……你这是……你不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吗?怎么?难道已经回来了?”
  只听蒋凝香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要是再不回来,家里岂不是乱套了?”
  陆鸣楞了一下,有点心虚地笑道:“干妈,你什么意思?家里好好的,怎么就乱套了……”
  蒋凝香问道:“听说你跟阿媛解除了婚约?”
  妈的,这么快就传到它耳朵里了,连等一天都等不及啊。

  陆鸣猜测这个消息多半是韩佳音透露给蒋凝香的,这婆娘恐怕每天都要向她汇报呢。
  “干妈,既然你已经听说了,那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不能怪我吧?”陆鸣怏怏说道。
  “今天不是公司的年会吗?你现在不在公司吗?”蒋凝香没有理会陆鸣的申诉。
  “哦,我中午离开陆家镇了,阿龙晚上的飞机……”
  陆鸣的话还没有说完,蒋凝香就训斥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公司的年会重要还是接一个马仔重要?你是公司的董事长,怎么能缺席这么重要的活动?”

  陆鸣也觉得做为一个公司的董事长专程跑来接阿龙的理由有点站不住脚,可也不能告诉蒋凝香自己是为了徐晓帆特意进城的,只好说道:
  “干妈,阿龙现在已经是陆家的女婿了,并不仅仅是我的马仔……再说,我是参加完公司的年会之后才进城的,只是没有参加公司管理层的聚餐而已……”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你连陆家的媳妇都不要了,还在乎陆家的女婿?简直不可思议,我在国外都听说了,你却还不知道公司出了什么事……”
  陆鸣吃惊道:“公司出事了?”
  蒋凝香没好气地说道:“看来,你真是成了孤家寡人了,竟然都没人给你这个董事长打个电话……”
  陆鸣听蒋凝香话里有话,猜想这事多半跟自己和陆媛解除婚约有关,可自己在公司耳目众多,除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否则肯定有人会向自己汇报。

  可如果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的话,怎么会传到远在国外的蒋凝香的耳朵里呢?显然这事不会太小,起码应该很敏感。
  谁知蒋凝香说道:“我也只是听说,具体情况你还是自己找人问问吧,我给你打电话倒也不是为这件事……我记得曾经让你抽空去见见陆岩,你肯定早就忘到爪哇国里去了吧?”
  “干妈,既然按你已经知道了,就别跟我打哑谜了……”陆鸣听见卧室有响动,猜想应该是徐晓帆起床了,心里忍不住一阵失望。
  陆鸣一愣,不明白蒋凝香怎么忽然就把话题转到了陆岩身上,于是说道:“那倒没忘,只是一直没有顾上,怎么……”
  蒋凝香打断陆鸣的话说道:“徐明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陆岩每年都要来W市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事实上他前些天就到了,住在W市北山疗养院,这个疗养院属于军队的后勤部,不过,前天老头突然病了,听说病得还不轻,目前住在解放军二0六医院的高干病房……
  考虑到老头已经这把年纪了,随时都有可能挂了,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去医院看看他,听说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已经从北京赶过去了……”

  其实,陆鸣早就想见见自己爷爷这个硕果仅存的老战友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心里很清楚,在官方有意雪藏自己这个“见不得人”的烈士孙子的时候,如果能得到陆岩的承认,那比什么都来的更有说服力。
  只是老头眼下病重,这个时候去见人家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最重要的是,他的家里人会不会同意自己跟他见面。
  不过,蒋凝香说的也对,如果老头这一次真的出不了医院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将永远失去一次难得的机会。
  “干妈,你的意思是我直接找上门去?”陆鸣问道。
  蒋凝香说道:“陆岩的女儿名叫陆紫燕,在解放军总参谋部工作,徐明跟她认识,我上午让他给陆紫燕打过一个电话,他说老头现在情况比较稳定,愿意见见你……”

  陆鸣一听,兴奋道:“那我马上去……”
  蒋凝香急忙阻拦道:“等等,我看你还是晚一点去,这个时候肯定有不少人去医院看他,你就别凑热闹了,干脆就晚点去……”
  “干妈,我总不能空手去吧?你说我带点什么礼物好?”陆鸣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