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4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急坏了,一股火冲到了脑门,我一把拉住了白子惠,她跌进了我的怀里,万幸,我离白子惠很近。
  扶着白子惠,让她上床,平躺,我赶紧查看白子惠的状况。
  白子惠拉着我的手,说道:“董宁,我没事,刚才可能急火攻心,突然黑了一下,我现在感觉好一些了,给我倒点水,我想喝水!”
  白子惠说话还挺利索的,她人只是虚弱,别的还好。
  应该是刚才太激动了。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差点GG。

  喝完水之后,我说:“媳妇,我带你去医院吧!”
  说实话,我还是担心的,气大伤身,各种毛病,加上白子惠此时此刻身子本来就虚,真要出什么状况如何得了,这是我媳妇,必须慎重对待。
  白子惠摇头,说道:“不了,我躺一会就好了,你去忙吧。”
  看这个意思,白子惠是想要静一静。
  我离开床边,跟白子惠说有什么需要就喊我,走到了沙发边,坐下,白子惠已经躺下,我知道她睁着眼。
  “妈,抱歉,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现在对一切都厌倦,只想离你们远一点,既然你们说我是不孝女,那我就是不孝女吧,你们愿意骂就骂吧。刚才气到了你,看你的背影我心里也不好受,但这是没办法的事,长痛不如短痛,原谅我。”
  这一出出的家庭大戏让我觉得厌倦,感情的事最麻烦了,还是杀人来的痛快,每一次回味都让我全身战栗,简单。直接。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不习惯处理感情的事,过多的优柔寡断,另一方面我很享受终结别人的过程,可能正是因为第一个方面的原因,迫使我从另外一方面得到满足。
  没多久白子惠睡了过去,我听到了她的呼吸,很平稳,我希望白子惠做一个好梦。起码,在梦中她是快乐的。
  声音传来,特殊能力发动,视角变化,一个白大褂出现在我眼前,他占据了整个画面,这人是医生,他还戴着口罩,在他面前,三舅和三舅妈,两个人很焦急。
  “我爸他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道:“没太大的问题,就是人年纪到了,被气到了,脑梗塞,需要手术,然后静养,多休息,你们要多注意,知道吗?”
  “知道,知道!”
  医生走了。
  两个人留在原地嘀咕起来。
  “这段时间你多辛苦辛苦,过来照顾咱爸。”
  “那你呢!”
  “我也来。”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懂个屁,老头子没多少日子了,这段时间好好表现,最后咱们能多分点遗产,他妈的,老大真不是东西,自己卷了钱跑了,不知道老头子那里还有多少,我估计有不少不动产,咱们都弄到手,转手卖了。”
  “老头子能都给你吗?”
  “为什么不能,我好好服侍他被,也没几天,老大不行了,老二更不行了,我姐也拿不到多少。老头子喜欢男孩,我姐不是陆家人,是泼出去的水,这段时间,你多受点累,给孩子多赚点钱,听到没有。”
  “敢情你把事都推到我身上,你好出去逍遥快活。”
  “放屁,没有的事。你少自己瞎琢磨,把事干好了,咱们家能得大好处!”
  “行吧,不过,你跟你爸好好谈谈,把遗产多分给你点。”
  “我知道啊!啰嗦!”
  话谈到了这里,结束了。
  人啊!

  各有各的算计啊!
  我倒是没什么想法,这是人家的家事,我没权干涉。只是觉得唏嘘,人都是为自己而活。
  白子惠睡了,我也闭上了眼,休息一会,睡了半个多小时我便起来了,琢磨晚上吃点什么,白子惠胃口不佳我知道,还是要弄一些清淡的。
  在厨房忙了一阵,弄好了饭菜。白子惠自己起来了,我摸了摸她的额头,好了不少,吃完了饭,白子惠打开了电脑,我说了她一句,她说自己没事了想工作,我想了想同意了,不工作干呆着。胡思乱想,陆家那些破事,想起来太烦心。
  白子惠工作,我坐在沙发上,想抽烟,没有抽,白子惠还病着,抽烟对她不好,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我在思考,抽烟有所帮助。
  宋修德这一招算是被我化解,原本想要将白子惠一军的,提前下手,没有达到目的,他们想要坏白子惠声誉,到头来,坏的陆家的声誉。

  可我知道宋修德不会放弃,他还会再来的,下一步。估计是针对白子惠的公司,这方面,我能做的实在太少了,白子惠经历了家族的事,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挺住。
  “今晚要去火拼?”
  女人的声音钻入我耳中,我知道,偷听开始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无限韵味的清楼老板,她的声音很好听。全身麻麻的,听不腻歪。
  “是的,今晚有大动作!”
  说话的是愣子,背着火哥跟清楼老板通气呢。
  清楼老板问愣子今晚跟哪方面势力硬碰硬,愣子如实说了,他们对话很快,我听的入神,愣子汇报,告诉清楼老板他已经完全掌控了火哥,现在火哥在他的建议之下加入了争斗,与二哥硬碰硬,这样曾茂才的旧势力,四比三。
  看起来火哥这边占优,可是二哥背后有卫老三,不可小觑。
  火哥打算今晚灭了二哥,他们仇大着呢,火哥的手底下都被欺负了,这口气肯定是要出的,这场子肯定是要找回来的。
  清楼老板夸愣子做的好,这娘们心里想什么我知道,她希望火哥表现的突出一点,她相信曾茂才一定会回来,那么火哥便会上位,成为一枚棋子。
  选了火哥是因为火哥好控制,现在愣子左右火哥的行为,影响火哥的选择,说句不好听的。火哥已经成为了清楼老板的傀儡,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真不想看到火哥这样,可我能做的也不多,听两个人的谈话,火哥一直在谋划着什么,可这个情况我根本不知道,火哥没有告诉我,他把我排除在外了,我知道他不是没把我当朋友,他是怕我卷入这件事中,虽然我上次露了一手。
  火哥还有小弟,那是他的基本盘。
  清楼老板又问火哥最近有没有跟我联系,这女人,还挺关注我的,可能是怕我坏事,愣子说没有,清楼老板说时刻留意我的动向,愣子说好。
  又说了几句便挂了,重点我都知道了,火哥要干他一场,就在今晚,清楼老板动用背后势力,派了几个人过去帮忙,确保火哥赢下来,清楼老板这是押宝。
  想要有所收获,那便要有所付出。
  这事我不掺和,这是我的选择,可是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改变了主意,因为事情有了变化。
  日期:2017-07-11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