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4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宁,这是我们家家事,请你出去!”
  白子惠的妈妈看着白子惠,话却是对我说的。
  要赶我走?
  “阿姨,白子惠的事便是我的事,还有,你过分了!”
  我克制自己,不要说的太难听,这个女人,不管我喜不喜欢,都无法改变她的身份,她生了白子惠养了白子惠。我私下怎么样都好,大面上要能过去。
  冷笑一声,目光移过来,是鄙夷。

  “你不就是看中我们家子惠的钱,赖着不走。”
  没想到,我在白子惠妈妈眼里这样的不堪。为了钱跟白子惠在一起,我没解释,我知道说什么都不行,白子惠妈妈不会转变态度的。
  “阿姨,你怎么说我都可以,打我也可以。但你不应该打你的女儿,她身体不好,生了病!”
  “那又怎么样?”
  这句反问把我弄一愣,这可是你的女儿啊!还在生病中,你说打就打,缘由也不说,太过分了吧。
  这时,白子惠开口了。
  “打完了吗?”

  白子惠这样问,白子惠妈妈没回答,只是盯着白子惠,眼里往外透着恨,我不知道这情绪是哪里来的,只觉得白子惠妈妈现在很可怕。
  白子惠继续说:“要是没打完就请继续,打完的话请你离开!”
  白子惠妈妈气的直哆嗦,“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站在一边的我心中一叹,这对母女的关系怕是要走到尽头了,其实我觉得白子惠说的话还好,主要是她的态度,完完全全的冷,说话对象不是生她的那个女人,而是陌生人啊!
  白子惠淡然一笑,没有应声,脸上的手印晃眼。
  手又举了起来,却没有打下去。不是白子惠妈妈不想打,只是,白子惠脸上多了一丝嘲弄,白子惠的态度是无所谓了,你愿意打你就打,我不在乎。这种情况,打也没什么意义,白子惠妈妈想找回自己的威严,这种情况,做什么都找不回啊!

  抽泣的声音来的好快,白子惠妈妈脸上挂上了泪珠。阿姨真是老戏骨,这眼泪说来就来,没说话,只是哭,泪眼婆娑,万般委屈。
  白子惠。这种情况你要如何应对呢。
  我不是好奇,只是担心,我怕白子惠优柔寡断,虽然跟家里决裂这事不应该,可是继续的话,苦的是白子惠。做选择的也是白子惠,我知道这很难。
  可这一次,白子惠真的变了。
  眼泪也好,委屈也好,在白子惠面前都不好使,白子惠冷声说道:“哭的话,请出去哭!”
  这话说的绝情,白子惠妈妈一脸的不相信,眼睛瞪得大大的,眼泪无声的流。

  惊愕了十几秒之后,白子惠妈妈说道:“你还是我女儿吗?”
  白子惠反问:“你还是我妈妈吗?”
  两人针锋相对,僵持不下!
  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还是开口,虽说我插手这事不好,可两个人继续下去也不是个事,“要不...坐下来说?”
  白子惠妈妈缓缓的扭过头来,怨毒的看着我,她露出了白色的牙齿。冷色调,莫名的我想起来恐怖电影,也有这样的一口牙,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董宁,都怪你!你把我们家搞成现在这样,你良心上过的去吗?”
  白子惠接过了话,说道:“妈,你怪董宁干什么,我们之间的矛盾,不在他身上,没有董宁,还会有其他的人,只要不是你们安排的,我自己选的人,你们便反对,妈,你来是有事要说吧,是不是家里闹开了。所以,你过来兴师问罪。”
  白子惠妈妈这才想起来的目的,她指着白子惠,说道;“对,我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你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
  白子惠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做了什么?”
  白子惠妈妈没好气的说道:“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把你生下来,把你养大成人,这便是我们做的。”
  白子惠估计是心累了,她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是一个旁观者,她说:“妈,我感谢你把我生出来,我也感谢你把我养大,这些我记在心里,永远不会忘,可是,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的选择,因为,我是一个人,可是你们没有把我当人。”

  “我们也是为你好!”
  又是这句话,还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天天就是为了你好,只不过是方便自己独断。说的永远好听。
  白子惠说道:“妈,这句话我听腻了。”
  白子惠妈妈说道:“你知道你姥爷被气的住院吗?”
  白子惠说道:“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平平淡淡的说,白子惠现在好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这让白子惠妈妈很生气,她指着白子惠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冷血。”

  白子惠笑了,可是笑得很难看,比哭还难看!
  “我冷血?是的,我本来就冷血,要不然你们陆家人起诉我不孝呢,只因为我不听你们的话,不按照你们的安排,我便是不孝!很好,既然这样,两看相厌,不如就此别过,你们走你们的路,我走我的桥,如何?”
  “你...什么意思?”白子惠妈妈看着白子惠质问。
  “我想清楚了,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只剩下一条路可行,断绝关系吧,对我们都好!”
  白子惠妈妈脸色一下子煞白,她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肉直哆嗦,她的手指虚点白子惠,手不稳,手指乱动,我看着这一切,心里说不出什么感想,大快人心?其实没有,虽然我觉得白子惠妈妈挺差劲的,是我讨厌的人,看到她吃瘪,我有点高兴。可没有那么的高兴,反而有一点点的可怜,这么大岁数了,女儿说出断绝关系这四个字,很伤人的。
  “你是想逼死妈妈,对吗?”
  不意外,为你好之后又出现逼我死,还是熟悉的套路。
  以前会好使,今天不行了,白子惠一旦决定了某件事,便不是那么轻易改变的。
  白子惠悠悠说道:“妈,你不用天天把死这个字挂在嘴边,你要寻短见,我不拦着你,你走了之后,我也不活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
  白子惠话里便是这个意思吧。
  白子惠妈妈呆了,她完全没想到白子惠会这样,我想她以为她打白子惠一巴掌。哭一场,闹一通,白子惠便随她摆布,没想到白子惠选择了最决然的方式。
  白子惠妈妈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她转身,向外走去,走的很慢,失魂落魄的。
  我心中一叹,何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么争能得到什么?为什么就不知道体会一下白子惠的心情。
  哎,阿姨,你把女儿给输没了。

  这些话我不想说,不是因为立场问题,是因为不管我怎么说,白子惠妈妈都听不进去,既然听不进去,我何必说呢,自讨苦吃。
  门被重重的关上,伴随着关门声,白子惠身子一歪,向后倒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