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7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兆南考虑到寺庙中人多眼杂,并且警方也一直在到处寻找陆鸣的下落,所以,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决定将陆鸣交给李翠莲带下山抚养,从此,李翠莲就成了陆鸣的养母。

  根据陆鸣的自己的说法,他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养母带她上山去寺庙里情形,他应该经常能看见那个‘和蔼可亲’的老和尚。
  而老和尚也把这个偷来的儿子当成亲生的了,把自己终生的积蓄都交给李翠莲,没想到这些旧纸币在几十年后卖了大价钱,这就是陆鸣所谓母亲遗产的来源。”
  陈天放听得合不拢嘴,惊讶道:“还真是一个天衣无缝的推理,据外界传闻,说是陆兆南跟一个修行的信女偷偷生下了陆鸣,并把他交给毛竹园的李翠莲抚养。
  说实话,只要找不到这个信女,陆鸣的身世就可以改变成各种各样的版本,你这个‘拐卖说’就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版本。
  季宏忠夫妇肯定深信不疑,即便陆鸣本身听了也不能不半信半疑,但再左以DNA坚定的结果,除非他不想认季宏忠夫妇,否则没有理由不相信。”
  范昌明说道:“尽管外界一直传的都是经过陆鸣本人加工的版本,但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且别说陆兆南一把年纪还有没有生育能力,即便有也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他生孩子啊。
  所以,陆鸣的版本多半也只能是骗骗自己,只要他在电视上跟季宏忠夫妇相认,起码陆大将军嫡系传人的光环就算是彻底消失了,更不要说设想着给陆云轩当孙子了……”
  陈天放笑道:“虽然眼下还不敢肯定陆鸣会向自己的亲生‘父母’透露财富的来源,但只要他和季宏忠夫妇相认,基本上就失去了所有的传奇色彩,你也就没必要投鼠忌器了。”
  范明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有件事情也必须格外小心,眼下正在大力宣传陆云轩的英雄司机,都说陆兆南是陆云轩的儿子,所以,陆鸣被拐的事情上,我们尽量不要提到陆兆南的名字,只说是庙里面的一个老和尚好了……”

  陈天放说道:“这不是跟你前面说的发生矛盾了吗?你说那个和尚是陆大将军的传人,因为没有后代才起了收养儿子的念头……”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没必要为这件事担心,在陆家镇,自认为是陆大将军传人的并不是陆云轩一个人,到底谁才是嫡系传人,那只有天知道。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尽量不要牵扯到陆云轩,否则往烈士脸上抹黑的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陈天放又质疑道:“目前来看,陆兆南和李翠莲早就死了,陆鸣被拐的案子基本上没有证人,所以你刚才说的剧情也只能是推测……
  而对于陆鸣来说,陆大将军的传人以及陆云轩孙子的身份就像护身符,肯定不愿意轻易放弃,别说季宏忠夫妇不是他的生身父母,即便是真的,他都不一定愿意相认,你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被陆兆南所拐的话,就怕他一次为借口拒绝参加电视节目……”
  范昌明说道:“那由不得他,面对DNA鉴定结果,如果他还拒绝的话,那他将受到整个社会的谴责,甚至身败名裂,我不信他会冒这个风险……”
  廖燕北说道:“我们前期必须做点铺垫工作,比如在媒体上报道季宏忠夫妇的儿子在陆家镇被拐的往事,还可以先在各大网站就陆鸣身世的疑点做点文章,一方面先热热身,另一方面也好让陆鸣有点心理准备,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我同意,这件事就由你全权负责,争取过完年就让陆鸣上节目,只要他和季宏忠夫妇相认的话,我们的后续手段就可以展开了……”

  陈天放疑惑道:“你这么确定陆鸣会向季宏忠夫妇透露陆建民赃款的内幕?”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我当然希望有点收获,但也并不寄希望在这个上面,说实话,陆鸣继承了陆建民遗产的事情,也不光是我一个人这么想,陆家几兄弟肯定也心知肚明。
  可他们为什么都保持沉默呢?显然陆鸣为了安抚他们用了不少心思,比如跟陆建华的女儿定亲,把自己变成家族的成员之一,又通过哄骗手段,让自己的马仔娶了陆建岳的女儿为妻,稳住了陆建岳的家人。
  然后通过蒋凝香暗中活动,让陆建伟入伙,用过分配股份的方式来分赃,再加上他给自己戴上了陆大将军嫡系传人的头衔,俨然成了陆建民的代理人。

  所以,陆家人得到了好处,自然也就不会出声了,但是,只要陆鸣和季宏忠夫妇相认,他就不信陆了,陆氏家族内部有可能马上就会引起内讧,赃款的事情由他们内部闹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天放笑道:“老范,你对追缴陆建民赃款的事情真可谓是良苦用心啊,不过,你也知道蒋凝香交给我们东江市那二十个亿的结局,难道就不怕辛辛苦苦追回来的钱重新落尽贪官污吏的腰包?”
  范昌明严肃地说道:“老陈,你这么想就不对了,破案是我们当丨警丨察的天职,照你这么说,难道就任凭陆鸣侵吞数以百亿的赃款而不闻不问?
  当然,我也很清楚,这么一大笔钱如果追回来,我是没有权力左右它,但谁要是贪污,那我就继续破案好了,如果没有犯罪发生,我们岂不是失业了?我就不信你暗中没有追查那二十个亿的下落。

  不过,你也没必要太悲观,省委省政府也不是没人支持我们的工作,犯罪分子再猖狂也不敢公开抢夺这么一笔巨款……”
  陈天放叹口气道:“在这方面你比我还要幼稚,当初我的想法跟你也差不多,可那二十个亿最终还不是泥牛入海?你要是去查的话,每一笔钱都有合理的解释,你想要什么手续财政上都能拿得出来,不过,你多半也看不懂……”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我们不扯这些事情,反正我的职责就是把钱追回来,至于他们怎么用,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反正把我的账给报了就行,你不知道,我现在亏空五六百万呢……”
  陈天放笑道:“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我那边也有两百多万的账要报呢……”
  范昌明大度地说道:“只要能把陆建民的赃款追回来,二百多万算个屁啊,陆建民为了帮一个小无赖办缓刑就甩出了一百万……
  为了这个案子我们牺牲了多少同志了?到时候我只要问问他们,丨警丨察的一条命值多少钱?看他们还有脸克扣我的办案经费。”
  陆鸣和苏绣站在徐晓帆空荡荡的客厅里大气也不敢出,四只眼睛盯着半敞着的卧室的门,两个人都竖起耳朵捕捉着来自卧室的动静。
  “你进去看看……”半天没有听到卧室里有动静,陆鸣凑到苏绣耳边小声说道。

  苏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踮着脚尖轻轻走到了卧室门口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好像松了一口气,回头说道:“睡着呢,就一个人……”
  陆鸣走过去朝里面一看,只见卧室里凌乱不堪,脱下来的警服仍在地上,床头柜上有一个空酒瓶子,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盖着薄被,一条雪白的长腿露在外面,不用走进去就知道是徐晓帆。
  由于跟徐晓帆的关系已经疏远了不少,陆鸣倒也不好直接走进人家的卧室,于是冲苏绣暗示,让她去叫醒徐晓帆。
  也不知道苏绣是因为胆怯,还是心里有鬼,摇摇头小声道:“既然她没事,我就回店里面了,你跟她聊聊吧……”说完,不等陆鸣反应过来就溜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