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7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我都想象过孙淦或者韩越出任省政法委书记之后,你我的下场,别看我们调查他们的时候举步维艰,可他们要想给我们两个按个罪名,简直易如反掌。
  哼,你还指望退休呢,别做梦了,现在就是一锤子买卖,要么拉他们下马,要么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范昌明一拍大腿说道:“所以只要能扳倒他们,我现在都有点不择手段了,俗话说双管齐下,我是多管齐下。
  只要有一个方面找到突破口,就有可能引起多米诺效应,墙倒众人推,那时候田振东恐怕比谁都积极,就是孙淦韩越背后的人也不敢出面说话……”
  陈天放说道:“那你就说说你是怎么个多管齐下?看看我们有哪些方面可以合作……”

  范昌明说道:“具体情况还是让廖局长给你介绍一下吧,我吐沫都说干了……”
  廖燕北点点头说道:“按照范局长的思路,陆建民赃款案、125袭警案、陆建岳和唐萍互相勾结案、建行行长杨晓艺谋杀案、张昆杀人案以及我市前任公丨安丨局局长韩耀东的离奇车祸案,所有这些案子现在都能有机地结合起来,并指向孙淦和韩越犯罪集团。
  这些案子只要突破一个,就有可能打开局面……根据范局的部署,我们把重点当然放在125袭警案上面。
  因为打着这个旗号没人敢公开反对,而眼下125袭警案的两个核心人物张昆和唐萍已经在我们手里,这就给犯罪团伙施加了巨大压力,很有可能打乱他们阵脚,露出狐狸尾巴来。
  目前我们已经追踪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杀手,这个人名叫陆战林,也许和陆建岳有关,不过,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就是杀害杨晓艺的凶手。
  并且,他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杀张昆灭口,只是没有得逞,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个杀手背景比较复杂,不排斥被孙淦犯罪团伙所利用。

  如果我们暂时找不到孙淦的犯罪证据,那么只能利用张昆和唐萍‘创造’证据,逼着他们跳出来,然后抓住他们的黑手……”
  陈天放点点头说道:“这个推断应该能够成立,可就怕你们无法将这个杀手跟孙淦联系起来,难道堂堂一个市委书记会雇凶杀人?”
  范昌明笑道:“孙淦当然不会,可他有个冲动的儿子,我寄希望于让孙淦死在他的儿子和老婆的身上。
  事实上,我们现在就能以挪用资金等罪名抓了他的儿子,但这个罪名毕竟无法撼动孙淦的地位,所以一直引而不发……”
  陈天放点点头道:“有关孙维林的经济问题,我们这边也有点进展,通过对东江市博源公司的调查,我们掌握了不少走私犯罪的证据,孙维林在这家公司占有不少股份,他肯定脱不了关系,不过,我们暂时没有采取行动……”

  范昌明说道:“你做得对,我们以前总是纠结于一些不痛不痒的小案子,结果也只能给他们挠痒痒。
  所以,这一次我们要统一行动,一次就要打的他们翻不了身,有关经济方面的问题,虽然查不到孙淦和韩越身上,可孙维林的背后就是他母亲杨玥。
  韩越的老婆韩萍应该也有牵连,这两个女人都有着非常强的控制欲,一心想让自己的丈夫登堂入室,可以说是孙淦和韩越的财政部长,为了搞钱,她们有时候简直肆无忌惮……”
  陈天放说道:“你说的不错,当年陆建岳和陆建民兄弟两个分别为孙淦和杜远志的权力角逐提供资金,现在他们没有了财神爷,只能亲自出马了……
  不过,我怀疑蒋凝香很有可能在暗中资助韩越,她和韩萍的关系很神秘,我得到一个传闻,说蒋凝香和韩萍竟然是结拜姐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另外,我还听说她女儿韩佳音辞去了公职,眼下已经成了大老板了……”

  范昌明说道:“这就又扯回了陆鸣的案子,韩佳音那家公司的注资人就是大将军公司,很显然,陆鸣有拉大旗作虎皮的意思,试图把一些官员的子女拉进他的公司,让我们投鼠忌器,目前,他公司里不但有韩佳音,还有田振东的侄子田国庆,这背后对有蒋凝香的影子……
  说实话,陆鸣现在是尽量装扮自己的羽毛,自从成为所谓的陆大将军嫡系传人之后,他现在又想搭烈士陆云轩的便车把自己染红。
  听说一个大导演正在跟他合作拍摄宣传陆云轩事迹的电视连续剧,一出手就是几个亿,简直就是烧钱,所以,要想收拾陆鸣,第一步就是要把他身上的羽毛扒光,那时候他就神气不起来了……”
  陈天放说道:“可我听说他确实是陆云轩的孙子,外界一直都有传闻,并且他的身世连媒体都很关注,你的那个办法能奏效吗?”

  范昌明说道:“陆鸣虽然受关注,可严格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公众人物,加上这小子心里有鬼,所以刻意保持低调,真正了解他底细的人并不多。
  何况,传闻总归还是传闻,只要我拿出证明他身份的‘科学’证据,起码外界不明真相,不会对他的身份提出质疑。
  至于他本人,只要能糊弄他一个月,也许就能让他路出马脚,只要我追回了陆建民的赃款,那时候他愿意做谁的传人或者当谁的孙子都跟我无关……
  实不相瞒,我这个办法还是受到了陆建岳的启发,听说他曾经找了一个女人冒充陆鸣的生母,结果差点把这小子给骗了,遗憾的是陆建岳找的那个演员档次太低了,最终没能成功。
  但这也说明陆鸣对寻找自己的生母有种迫切的心情,最重要的是,由于家庭原因,他好像有恋母情结,我认为他很有可能面对自己的‘生母’和盘托出赃款的秘密……”
  陈天放犹豫了一下说道:“可你想过没有,一旦你的计划被他识破,有可能让你很被动,做为一名局长,你可是在打擦边球啊……”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我对后果当然有充分的评估,就算被他识破,大不了向他赔礼道歉,毕竟丨警丨察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但还不至于让我引咎辞职吧?
  何况,这也只是我的计划之一,我也不瞒你,我还有一个瞒天过海的卧底计划,成功的可能性百分之九十,并且,这个卧底是个有经验的侦查员,我就不信陆鸣这小子滴水不漏……”
  陈天放感叹道:“在陆建民赃款的追缴工作上你真可谓是煞费苦心啊……”
  范昌明说道:“我之所以一直追着陆建民的赃款不放,倒不是想通过这个案子跟孙淦车上关系。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只要我们在孙淦的案子上功败垂成,最终陆鸣手里的钱肯定是犯罪集团的囊中之物。

  虽然他有蒋凝香在背后撑腰,可蒋凝香的分量毕竟还是太轻了,这也是他极力想染红自己的原因,实际上,他本人恐怕也早就意识到手握重金会带来的风险了……”
  陈天放说道:“对了,上次你让我们协助调查陆鸣当年获得缓刑的情况已经有点眉目了,当时那家工厂的负责人并没有说实话。
  事实上,他们是在收到了一百万块钱的补偿之后才放弃了对陆鸣的指控,当然,这一百万块钱也没有成为公司的资产,而是被几个领导私下瓜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