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7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他目前的价值也只是一个诱饵,只是我花在这个诱饵身上的代价太大了,每天不但要二十四小时高强度警戒,还要让他一刻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以免他自杀。
  说实话,负责警戒的人都很疲倦了,再拖下去,我担心迟早会被人钻了空子,你想想,连韩宝章这种角色都参与进来,简直就是防不胜防……”
  “你就没想过给张昆换一家医院?或者让他出院……”陈天放问道。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我想不起哪家医院更安全,最重要的是,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所以只能将计就计……”
  陈天放犹豫道:“我倒不认为韩宝章会铤而走险,虽然他跟韩萍的关系没有几个人知道,但也并不是秘密,如果他被扯进张昆的案子,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再说,韩越也不一定愿意提孙淦冒这么大的险……”
  范昌明说道:“我何尝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因素,但我多少也知道点赌徒的心理,目前只是目前还不清楚他们会怎么下注……
  不过,他们显然已经有所行动了,就在昨天,关押在市看守所的唐萍差点被人毒死,经过抢救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我不得安排人对她也进行二十四小时保护……”
  陈天放惊讶道:“唐萍归案这么久了,他们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动手?”
  范昌明说道:“唐萍虽然是回来自首的,但她知道利害关系,所以只招认了跟陆建岳之间的犯罪事实,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交代。
  他们之所以这个时候突然对唐萍下手,很显然跟张昆的被捕有关,他们可能担心张昆的被捕会促使唐萍破釜沉舟……”
  陈天放瞥了一眼一直没出声的廖燕北,忽然问道:“眼下局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听说你调整了领导班子,情况应该比我那里好多了吧?”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别提了,我要是不小心放个屁都有可能被人传出去,眼下可以信任的也就是这么两三个人,否则,我怎么连办公室都不敢让你去……”
  陈天放叹口气道:“我的处境也跟你差不多,干点事情都要偷偷摸摸的,幸亏有焦石帮我顶着,要不然,韩越早就撤我的职了……不过,我倒也折腾出一点名堂……”
  说着,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叠材料递给范昌明说道:“你拿回去看看,说不定对你有用……”
  范昌明接过材料笑道:“过去我们一直都是竞争对手,搞到一点东西都藏着掖着,没想到现在可以资源共享了,不管这些东西有用没用,我这里先表示感谢……”
  陈天放说道:“既然连孙淦和韩越这两个竞争对手都可以暂时结盟,我们为什么不能抱团取暖,何况,严格说起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范昌明大概翻阅了一下手里的材料,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仔细看看,问道:“怎么是个丨警丨察?”
  陈天放说道:“他是东江市现任看守所所长,名叫文武,王振良当所长的时候他就是副所长,前不久被我抓了。

  有证据证明,他和陆建民的死有牵连,不过眼下他还死扛着没招供,他的背后应该是我的监管处处长陈伟,至于陈伟的背后是谁,那可就复杂了,总之,陆建民是死于谋杀……”
  范昌明说道:“这么说来,陆建民原本应该对赃款还有后续安排,也许,他甚至想在看守所遥控陆鸣转移赃款,但他的突然死亡让局势失去了控制,结果最后赃款反倒落进了陆鸣的腰包……”
  “这么说你们对赃款的下落已经有了最终的结论?”陈天放问道。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我们基本上肯定陆建民的赃款被陆鸣控制了,他在陆家镇的大将军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洗钱机器。
  眼下陆建民的儿媳妇以及所有其他亲属基本上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自从陆建岳和陆建华死后,他们不再为争夺陆建民的遗产大打出手,而是选择了合作。
  恐怕整个家族都已经跟陆鸣达成了某种分赃协议,最棘手的是蒋凝香显然也参与了陆鸣的洗钱活动,并且有可能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我听说你跟她关系不错,她女儿在你那里挺受照顾……”
  陈天放摆摆手说道:“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和田振东的关系,再说,人家找上门来给我送二十个亿,难道我还能拒绝?至于她女儿,现在已经离开刑警队了……”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其实我对蒋凝香和田振东私下的个人关系没兴趣,毕竟官员通奸也不属于我管,但只要我敢碰蒋凝香,田振东肯定不会给我好果子吃。
  眼下孙淦一个人的压力就够我受的了,如果再得罪了田振东,恐怕就不是再去党校“进修”的这么简单了。”
  陈天放小声问道:“你是不是怀疑田振东也卷入了陆建民赃款的案子?”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这倒没有任何证据,田振东虽然属于‘寡人有疾’类型的官员,可还不至于丧失原则,只是被蒋凝香的蒙蔽了眼睛……
  他曾经私下亲口对我说过,只要我拿出蒋凝香的犯罪证据,他绝不姑息,但如果拿不出证据就是对他个人的挑衅……
  你说,他这种话都说得出口,我还能怎么样,可要想抓到蒋凝香这个狐狸精的把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事实上,蒋凝香现在是八面玲珑,既不得罪孙淦,又和韩越的老婆勾勾搭搭,一边跟陆鸣合起伙来侵吞陆建民的赃款,如果不拿下陆鸣,还真动不了她。”
  陈天放问道:“你觉得田振东和孙淦韩越暗中有没有什么利害关系。”
  范昌明犹豫了一下说道:“从官场经历来看,田振东这辈子没有离开过公丨安丨系统,论资格甚至比孙淦韩越这两个政坛新秀还要老,所以,我个人认为他还不至于做他们的马前卒。
  不过,他也是一个城府颇深的政客,不会平白无故跟他们为敌,除非我们把孙淦和韩越的犯罪证据摆在他们面前……”
  “你们这边的反贪局难道就没有一点动作?”陈天放问道。

  范昌明说道:“检察院这边基本上已经被孙淦控制了,所以别指望反贪局会有什么行动,不过,我曾经让人给省反贪局报过一份内部材料。
  省政法委兰副书记倒是很重视,可由于省委主要领导意见不统一,迟迟没有立案,最后还被孙淦得到了风声,这就是我被贬党校几个月的原因。
  说实话,要不是兰副书记暗中支持,都不一定能回得来,不过,兰副书记的时间不多了,要不了多久,她就要退居二线了,所以,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突破性进展的话,也只好做好退休的打算……”
  陈天放叹口气道:“局势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多了,眼下孙淦和韩越出任省委副书记的呼声很高,说明背后有人在支持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调查他们简直就是虎口拔须……

  日期:2017-07-2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