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占大头,我需要钱,需要干一番大事业,我要证明给我爸爸看,我能行的。。。”马玲摸我的手心说。
  “马玲,我说的不算,但是,我会说服他们,按规矩来,投钱分账,很公平。。。”我温柔的说。
  “吻我。。。”马玲闭上了眼睛。
  我冲动的马上把嘴贴在马玲的湿唇上,她也冲动的搂抱我。我拼命吮吸她的香唾,猛嗅她脸上的香味,此刻,她身上一切都是香的,包括她体内散发的体香味,我已陶醉在一片清香的幻觉中,也不愿意会有醒来的一刻。

  唇与唇的交叠,我悄悄把舌头闯入马玲的樱桃小嘴,随即四处的挑弄,甚至挑逗她的香舌,希望能挑起她的欲念。也许她不曾接过吻,娇嫩香舌处于被动的状态,最后在我的带动下,她那条小舌终于开始懂得还击,是一场诱人的舌击战。
  “嗯。。。”马玲脸红的推开我,忙把羞怯的目光,转投在粉红色的地毡上。
  “害羞什么?”我把马玲搂抱入怀,再次和她唇对唇的湿吻。
  马玲被我再次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吓,但她惊慌中,脸上却是露出兴奋的笑容,她推了我一下,说:“趴下。。。”
  我看着她,低着头看着地板,我不会趴下,我的视线从马玲脸上转移到她脚板上,途中被她修长粉滑的美腿所吸引,薄丝的睡裙透出秀腿完美的线条,性感十足,而浑美弹实的腿肌上,铺上一层晶莹无瑕、玲珑剔透的雪肤。
  突然,我发现马玲原本摆在双腿之间的玉手,现在已慢慢的移开,而性感的粉腿也悄悄的张开,我再次望向她的脸颊,只见她把红得发烫的脸,朝向另一个方向,而不想正视我。
  马玲很霸道,也很羞涩,虽然已经有过一次,但是她还是显得很兴奋,我看马玲,她胸前起伏不平,显然紧张的心跳加速,
  为了夜长梦多,我的手快速从马玲胯间潜上,摸在高耸挺拔的胸部,接着把手绕向柔滑的背肌上,但发现内衣带没有结扣的痕迹,心想必定是前扣了,于是把手摸向马玲的胸前,几番的折腾,隐约听见马玲吐出两句笑声。
  脱内衣这种事我并没有经验,所以显得有些焦急,双手用力,显得有些过了。
  “痛!你。。。”马玲突然叫了一声。
  “对不起,弄疼你了?”我道歉的说。
  马玲没有回答我,只是把身体转过去,接着很快又转了过来,我的手再次蠢蠢欲动攀向高峰。
  突然,我发现内衣已经松开,而且我的掌心可以实实在在的掌握着这高大的山峰,虽然我的掌心不能完全掩盖丰满的山巅,但是心里已十分兴奋。
  我不敢大力,毕竟她是马玲,她不高兴,她会推开任何人,包括我,对于马玲,我不能像对待小咪那样,我需要小心翼翼,我只能轻轻的抚摸,马玲闭上眼睛,脸上则露出飘飘然的神情。
  她似乎很享受此刻的抚摸,让我放心了不少。。。
  “嗯。。。嗯。。。”马玲紧张的呼吸中,汹涌的波涛已翻起巨浪。
  我把马玲的睡裙拉起,她没做出什么阻拦,只是羞怯的垂下头,望着胸前心跳起伏的波涛。
  我终于把马玲脱成一丝不挂的,眼前这位赤裸裸的美人,你绝对无法想到她砍人的样子,之前她还凶神恶煞,手里拿着刀,把人砍的落花流水,如今,她已变成温驯的小羊,带着惊慌的神情,侧卧在床上等待我的到来。
  当我把马玲两条玉腿拉开,心里不禁兴奋起来再牛逼的女人,最终还不是在床上张开双腿,等待男人的到来,就算爬得更高,也难改变躺在男人胯下的命运。
  我不在等待,长驱而入。。。
  漆黑的夜,月光照射进来,瑞丽的暖风吹的人发酥,马玲坐在沙发上,一丝不挂,屋子里很黑,只有雪茄的星光在一闪一闪的。
  我抚摸着她的后背,其实,安静下来的马玲,也算是个女人,只要满足她,她才能安静。。。
  “之前你说的把马帮组建成帮会的事,我觉得有搞头,我想做。”马玲说。
  我说:“你什么都想做,你想开玉石店,又想混,还他妈的想当女老大,你有这个本事吗?”

  “你瞧不起我?”马玲冷冷的说。
  我知道马玲来脾气了,她不喜欢任何人瞧不起她,我说:“不是,只是,做事情要一步步来,先把眼前最要紧的事办了,然后一步步的走。。。”
  马玲突然靠下来,躺在我的肚子上,把我的手那过来,放在她的胸口,我想摸,但是她死死的抓着不让我摸,而是让我老实呆着,她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爸爸对我满意,才能把马帮的人交给我。”
  我使劲的抓了一把,她叫了一声,说:“王八蛋,疼。。。”
  我笑了一下,我说:“清醒一点,你让你爸爸满意是没用的,你得让马帮的人满意。。。”
  马玲听了,就不屑的呸了一口,说:“我爸爸每年赚几千万,二十几年了,他还是没多少钱,为什么?还不是因为那帮吃闲饭的,每年都要领红利,整个打蜡村一千多口人,都是我爸爸在养活,凭什么?”
  我从马玲的口气里知道,她讨厌马帮的人,对于马帮我不了解,这个曾经叱咤风云,在东南亚连各国政府都要惧怕的帮会,如今,只剩下这一隅,确实很可悲,没有散掉,完全是因为五爷在坚持,这是一股力量,只是五爷没有想要凝聚他的意思,或许,他真的老了。
  我说:“你比你妹妹差的就是这点,你觉得自己很牛逼,所以你看不起别人,所以你身边没有人,你总是独来独往,你看你妹妹,她一句话,所有人都听她的。”
  “我不稀罕。。。”马玲说。

  “那你做谁的老大?”我问。
  马玲沉默了,她狠狠的抽了几口样,突然有些哽咽,她说:“我知道,但是他们不喜欢我,他们都喜欢我妹妹, 她名牌大学毕业的,会管理,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想读书,但是我读不了啊,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已经听我妹妹的了,我有什么办法改变他们?”
  我说:“人都是势力的,马帮当年为了生存打打杀杀,不都是为了钱吗?谁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就靠向谁,这是五爷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所以,现在道上的人都给五爷面子,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身后有一千多人的马帮。”
  马玲笑了一下,说:“都是钱。。。”

  我说:“店已经开起来了,不要找外人帮忙,就找马帮的人来打理,分红利给他们,小恩惠不断,想收买一批人心,等你慢慢壮大了,人家就算不喜欢你,也会靠近你的,因为,跟着你有饭吃,到时候就算你妹妹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跟你斗,因为人心所向。。。”
  马玲笑了一下,突然,我感觉手臂极为的疼痛,我看着马玲死死的将雪茄的一头按在我手臂上,我直接推开了她,把手拉回来,我说:“你有病啊,疼死我了。。。”
  马玲突然扑上来,嘴巴亲吻着我,我很生气,想要拒绝,但是她死死的搂着我,不停的送上香吻,感觉她柔软的身体,以及火热的热情,我慢慢的消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