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手搂着小咪,她脸泛红霞的小咪把身体压了过来,胸前两团饱满的山峰似海棉般贴到我的胸膛,她用羞怯的眼神含情默默的凝望着我。
  “快乐吗?”小咪说。
  我说:“很快乐。。。”
  小咪听我这一说,双手紧张的环抱着我,胸前两团饱满的胸部紧紧贴在我的胸膛,两团弹性十足的大山贴磨着,这种舒服的感觉,让我有种要发狂的冲动,小咪真的是个了解男人的女人,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在他手里,都能得到满足与快乐。
  我笑了笑,突然,小咪站了起来,犹豫一会,她自己脱掉衣服,而她挺胸脱下衣服的那一刻,我眼前一亮,她里面竟是低胸吊带裙,而吊带露出雪白的粉肩外,低胸领口的诱惑鸿沟也清晰可见。
  然而,轻盈的花彩裙字外玉腿高叉之处,若隐若现,亮出黑色镂空的蕾丝花边,非常的诱惑。
  小咪拉起低胸的领口,慢慢走到我面前,咬着手指,表现的极为害羞。

  小咪羞怯颤抖的表情,好比处丨女丨破身前心慌的恐惧般,脸上所泛起的红霞粉红透白,胸前的起伏使胸部荡漾不定,柔软的低胸领口翩翩起舞,十分诱人。
  我提起微微颤抖的手,逐渐逼近小咪的胸前,鼻息不断加速的她,她双手仍护在胸前,像是始终没有勇气把手放下,当我摸在她那柔滑的玉手上,她惊讶反捉着我的手,让我又惊又喜。
  我的手悬着,她的双手交叉的将玉指穿入肩上的吊带里,接着将粉肩轻轻一缩,玉指往外一拨,彩裙两边的肩带慢慢滑至玉臂,低胸的领口亦随着肩带的滑落,逐渐往下滑,露出大半个粉白山峰。
  小咪显得羞答答的,这就是她的好处,永远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清纯的女人,她始终不肯把头垂下,双手亦护着胸前的衣领,不让它滑下。
  我也不想把她的手拉下,反正若隐若现的样子,显得更加的性感和诱惑力,我的手转向攻击裙上的高叉处,触摸黑色的蕾丝镂空花边,随即将手直接插入双腿之间。。。
  她想躲,但是却被我抓住,直接按到床上,我的手继而在小咪雪滑的肌肤上游走,感觉原本冰冷的肤肌,此刻已微微发烫,当滑落小腹的位置上,她的身体开始酥软,双手并捉起床边的被子,我的手再次摸向那神秘的地带,她让我快乐,而我现在也必须让她快乐。。。
  时间一点点过去,快乐之后,只能是无尽的空虚,我们入眠的时候,天已经微亮,我沉重的睡着,被一股刺鼻的烟味熏醒,我抬头看着,是小咪,她坐在我床头抽烟,眼圈很黑。
  她伸手把烟递给我,我拒绝了,我绝对不会抽她给我的烟,小咪没有穿衣服,显得很颓丧。
  “谢谢你,昨天晚上很快乐。。。”小咪说。
  我也一样,只是,我现在看着她的样子,有点高兴不起来,我说:“我不想管你的私生活,但是,戒了吧。”
  小咪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我需要钱,给我十万。。。”
  我听之后,有点哭笑,我看着手机,有几条短信,一条是银行的打款通知,是马玲给我打的一百万,妈的,这个女人真的是,说一百万就一百万,草,老子给她赚了三千万都不止。。。
  我说:“钱会到的。”
  我说完,就过去,搂着小咪,她也趴在我胸膛,紧紧的搂着我,我说:“你觉得你还能活多久?”
  “不知道,一年,两年,还没有死,就继续活着吧。。。”小咪沮丧的说。
  吸丨毒丨的人活不久,小咪这个情况,看着她还很精神,但是谁知道她有一天会不会暴毙,我说:“别抽了。。。”
  她笑了笑,说:“好啊,等你把田光干掉了,我就不抽了。。。”
  我推开了小咪,站了起来,我说:“钱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的,命是你的,想死,我也不拦着你。”
  我离开了小咪的住所,来到了楼下,觉得有点可惜,但是我不在意,她选的路,她死,也要走完。
  我去银行取了些钱,然后找人给小咪送过去,光哥随后就给我打电话了,他让我去五爷的餐厅,我知道五爷要做和事老,就去了,我叫了张奇赵奎他们,虽然我的人不多,但是好歹我也是大哥了,总得有点气势。
  张奇开了一辆别克君威来接我,车子是他买的,十几万,便宜,但是开着很霸气,上了车,车子朝着五爷的酒楼开。
  回想昨天晚上的快乐,那种滋味真的很舒服,只有小咪能帮我达到那种快乐,所以,我挺不想让小咪死的。
  我突然问:“张奇,有什么办法能戒毒?”
  张奇突然看着我,问我:“飞哥,你不会吧?那东西千万不能碰,戒不了的,沾上就死定了。”
  我摇了摇头,我说:“一个朋友,我不想看着她死,虽然她已经烂透了。”

  赵奎说:“飞哥,咱们云南是防毒第一线,我以前做过缉毒工作,我知道,一旦碰上,就戒不了了,但是有一种化学药剂,可以让人短时间内厌恶丨毒丨品,是部队专门用来戒毒用的,但是需要到戒毒所领。”
  我咬了咬嘴唇,让小咪去戒毒所是不可能的,我说:“有没有办法弄出来?”
  赵奎说:“有是有,以前在边境缉毒的时候,黑市里面有卖的,但是不便宜,一盒十二只,一支一千块,而且,不能注射太多,因为会造成新的的依赖。”
  我点了点头,我说:“帮我弄点出来。”
  赵奎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就说:“飞哥,瘾君子不值得救,也不值得信赖,他们不但贪婪,而且卑鄙狡猾,为了得到丨毒丨品,什么都会做,什么都愿意做。”
  我看着窗外,我说:“一个朋友。。。”
  两个人听到我的话,也就不在说话了,他们应该都懂,我这个人,重朋友。。。
  车子到了五爷的店,门口正在放炮,我看着有两个舞狮的队伍在舞狮,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上面写着个马字,应该就是马帮的人。

  鞭炮锣鼓还有舞狮,很热闹,我很久都没有看过这么传统的表演了。
  我们走了进来,大厅里很多人,我一看,都是一些染着头发五颜六色的人,有的在打牌,有的在叫骂喝酒,很吵,赵奎说:“这群混混,跟马帮的人比差太远了,现在的混混,都他妈的一点素质都没有,以前的黑道,小弟得站着,没大哥的话,谁敢坐,看看外面的马帮的人,真他妈可怜。”
  我说:“你了解马帮吗?”
  赵奎说:“咱们云南马帮有几百年了,行船走马三分命,马帮以前很大的,东南亚到处都是马帮的人,但是现代逐渐被淘汰了,社会不需要他们了,要么转型,要么等死,不像是其他的黑道,都组建公司,理事会。”
  我有点奇怪,我问:“说的也对,马帮为什么不重新组建理事会呢?”
  赵奎笑了,说:“马帮靠马为生,做运输的,现在都他妈大卡车,飞机了,难道还要马帮继续用马运输啊?亏死的,而且以前云南马帮运送茶叶原石最多,现在这种生意都不好做了,马帮没办法转型,还被打压,只好等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