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又说:“还有今天发生在XXX门的撞车案,那也是豁出去的表现,即便是丢掉性命,也要讨回公道,这往往是弱者最终极的表现结果。我们可以这样倒问,如果没有工作人员的围追堵截,他也不会使出这样的杀手锏,工作人员为什么守在那里,遣散或带走来告状的人,据我所知,不光是有咱们的人在那里守候,其它省市也有,为什么?还不是保稳工作一票否决制度在作怪。我再说一个我个人的观点,不一定正确,你们听听就拉倒吧,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把保稳看做一项长期的工作内容,这一点都没有错,但是保稳针对的对象不该是我们的群众,他们有诉求得不到满足,就夹着小包带着干粮北上了,既所谓的越级上坊,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我敢保证,这些人不是一开始就想远道北上的,他们肯定在当地反映过,肯定是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不然他们不会搭上人力物力财力进京来的。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反映的问题都对,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怨情,我想说的是,他告就告呗,你拦他干嘛?俗话说,出了脓的包才好医,你不让他出脓,能不憋出事吗?非得整出了个一票否决干嘛?层层加码,这个是不科学的,我们保稳的对象不该是老百姓,而是那些直接危害到国家和人民公共安全的人和行为。”

  舒晴说:“您说得有道理,最近也有人提出这样的说法,看来,真正的理论大家在基层啊!”
  温庆轩一听,忙说道:“千万别这样说,我真的只是有感而发,这些话,只有在真人面前我才敢说,今天这些话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是不宜公开讲的,而且,有些话也是我带着情绪说出的,只要彭市长不怪罪我就阿弥陀佛了。”
  彭长宜说:“怎么能怪罪呐?您说得对我们每一个做基层工作的干部都很有启发,希望以后能私下多几次这样交流的机会。”
  舒晴也说道:“其实,您完全可以以这次事件为由头,写一个调研报告,或者是内部的一篇文章,供领导干部研究和借鉴。”

  温庆轩连忙说道:“那可不行,我今天是见到彭市长才有感而发,才胡说八道了一通,写成文章是万万不能的。”
  “为什么不能?”
  温庆轩看了一眼旁边的彭长宜,说道:“写文章就要有案例,我可不希望亢州成为典型。”
  舒晴笑了,她感到,即便温庆轩不这样说,彭长宜也是不允许拿亢州当作典型例子的。
  当车子驶进亢州境内的时候,彭长宜跟吕华的司机说道:“找个停车带,在前面高架桥路口停下车。”
  众人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路口停车,但是谁也不好问他。说话间,司机就将车驶离了快车道,在路边一个紧急停车带上,停下了车。
  吕华首先下车,因为从他这边是靠外手,下车是安全的。
  彭长宜跟在他后面也下了车,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高速路的护栏边,向远方眺望。顺着他的目光,吕华发现,他的目光,看向的是那片工贸园区的方向,尽管是黑夜,但不远处工地上的灯光发出白茫茫的光。
  他就这样伫立在路边,一动不动地看向那片区域。
  半晌,他才回头说道:“老吕,你们回去吧,我和舒晴下道去走走。”
  吕华有些吃惊,说:“下道去走?这两边不是护栏就拦网,根本就下不去。”

  彭长宜说:“放心,我有办法。你回去后让老顾来接我们,对了,你回去后,让饭店包点水饺,咱们几个还没吃晚饭呢,吃完饭再开会。”
  吕华看了远处的黑夜,说道:“这黑灯瞎火的,您还是别转了。”
  彭长宜说:“我想下去走走,不会耽搁多少时间,放心,我知道怎么出去。”
  见彭长宜执意要下路走,吕华便不再说什么,他跟温庆轩上了车,又嘱咐彭长宜注意安全后,他们的车便消失在黑夜中了。
  舒晴看了看彭长宜看的方向,说道:“咱们真的要下高速路走走?”
  彭长宜说:“是的,我心里很憋闷,就想下去走走。”

  “可是咱们怎么出去?”舒晴担心地说道。
  彭长宜拉起舒晴的手,说道:“跟我来。”
  舒晴犹豫了一下,便跟着他翻过护栏,滑下护坡,来到了高速路最底部。两边都是拦网,彭长宜拉着舒晴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
  四周,黑乎乎的,只有高速路上面经过的汽车偶尔带来一点光亮。
  舒晴有些担心,说道:“你确定能找到出口?”
  彭长宜说:“放心,保证能找到,上次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后面在修护坡,为了施工方便,拦网被拆开了,两三天的时间,这会保证修不上。”
  舒晴心里有些害怕,她小声地说道:“彭长宜,我……有点担心。”
  彭长宜知道她害怕,就说道:“跟我在一起,你什么都不用怕。”
  这句话鼓舞了舒晴,的确如此,眼前这个人无所不能,跟着他,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走了几步,果然前面的拦网还没有修好。彭长宜说道:“怎么样?咱们能出去吧。”
  他们很顺利走出拦网,来到高架桥的一段护坡,站在护坡上,望着黑乎乎的下面,舒晴胆怯地问道:“我们从这里下去吗?”
  站在护坡上的彭长宜,没有回答舒晴的问话,他再次向黑暗中的工贸园区望去,这里,离工贸园区很近,也就是几百米的样子。
  舒晴见彭长宜向远处凝望,借着偶尔掠过的汽车光亮,舒晴看到这个男人表情严峻,目光深邃,她知道,他的心思完全在那个工贸园区上了。
  她没有打扰他的眺望,而是静静地站在他的旁边,大气不出。
  半晌,彭长宜才伸出手,拉过舒晴的手,扣住她的五指,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腋下,用另一只手指着工贸园区的方向,说道:“知道那儿是哪儿吗?”

  舒晴说:“我大概知道位置,应该是工贸园区吧?”
  “是的。”彭长宜望着苍茫的夜空,意味深长地说:“我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一场恶战。”
  听他这么说,舒晴握紧了他的手,想安慰他两句,又不知说什么好,夜幕中,她感觉这个男人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问道:“你想好该怎么办了吗?”
  彭长宜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心里没有多大的底。”
  舒晴靠向他,说道:“我相信你,相信你会把亢州带向平安的,也相信你会妥善解决好当前面临的问题的,就像当年你临危受命回来处理牛官屯事件时一样,定会给你的人民、你的领导一个满意的答卷的。”
  彭长宜说:“你这么相信我?”
  舒晴说:“对你的相信,我从来没有改变过,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万能钥匙,哪儿有困难,你这把万能钥匙一到,所以的矛盾就都能化解,所有的疙瘩都能打开。

  听见舒晴对自己这么高的评价,彭长宜一阵激动,他抱住了舒晴,说道:“谢谢你的信任,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困难都不怕。”
  舒晴主动吻了他,说道:“放心,我会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彭长宜也回吻了她,半晌才抬起头,说道:“我是幸福的。”
  日期:2017-07-1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