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解释着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只限于探讨理论层面的问题,这个观点我从来都没跟别人说过,不说还被扣上妖言惑众的帽子,说了的话,指不定给我定个什么罪名呢?为什么叫流氓行政,就是我们在工作中,为了在短时间达到一定的见效,带头破坏秩序,野蛮行政,而且这种作风在各地都有表现,就拿近来各地发生的征地风波来看,已经有形成趋势的苗头。这不是危言耸听,是事实。”

  车里的人都屏住呼吸认真听着。
  温庆轩继续说:“我为什么下这样的定义,就是在某种情况下,本该履行的程序我们带头不履行,带头破坏秩序,挑战秩序,甚至耍流氓,你不想想,你在跟老百姓耍流氓的时候,同时也是在教会老百姓跟你耍流氓。你破坏秩序,他也会做破坏秩序的事情,你强行从他手里低价拿走他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为了对付你就连夜栽树,甚至在自家地里堆坟头,因为只要有了这些地上物,你才肯多出补偿款。再有就是跟你要高价,不满足要求就不给你腾地。这样一来,也就带动了开发商耍流氓,强行进场施工,晚上骚扰老百姓,往老百姓家里泼粪,制造交通事故,给老百姓施压,要么就公开殴打老百姓,在城市拆迁中,还出现了给老百姓断水断电现象……等等,博弈的双方都绞尽脑汁,想尽办法给对方制造困难,加大对方获利的成本,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条件。你说,能得好吗?”

  温庆轩又说道:“为什么修高速路、修公路,修烈士陵园等公益项目,涉及到占地的时候,就很少有这么多的纠纷和矛盾,因为国家有补偿方面的明文规定,而且也极少有少数人不法获利的现象,大家都心平气和,没得争,没得耍?为什么一涉及到开发项目,尤其是房地产开发项目,老百姓就难以做到心平气和?难道不该我们深思吗?”
  舒晴想了想,说道:“您说的有道理,的确值得深思。”
  温庆轩说:“这个问题,我其实是想了很长时间了,可以说从牛官屯那次事件后,就一直在思考过这个问题。”
  舒晴说:“那您认为造成流氓行政的根源是什么?”
  温庆轩毫不犹豫地说道:“是秩序,是许多秩序不在了,被破坏掉了,而带头破坏的恰恰是我们执政方。”
  温庆轩说:“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印象,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有一句口号很流行,叫遇见红灯绕着走。”
  舒晴说:“有印象。”

  温庆轩说:“在我们改革的初始时期,为了解放思想、冲破束缚,我们过分强调了改革中的敢闯敢干敢冒险的精神,胆子大一点,步子快一点,这种导向在当时确实打消了人们的疑虑、给了人们勇气,让我们的改革取得了巨大成果,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甚至出现了一种社会倾向,把改革等同于挑战法律,不仅默许见了红灯绕着走,甚至还鼓励以闯红灯为荣,直到现在,我们在政府工作中仍然有这样的问题,什么先上车后买票,等等,我听说,这次亢州征用的土地,就是按照这个操作规程办的,把下两代的指标都用上了。”

  “没错。”吕华补充道。
  温庆轩说:“当然,当历史的车轮行进到一定程度后,旧有的制度该打破必须打破,不然我们也没有现在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没有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新的社会制度。当一些秩序阻扰前进的脚步时,我们必须破坏,但问题的关键是,打破后随之就要建立起更加合理、科学的新的秩序,现在是光想着怎么打破,怎么绕开制度走,不想着建立新的合理的制度。比如我们占了农民的土地,随后我们的政策就要向这些失地农民倾斜,而不是让他们流离失所,发生对抗。所以说,我们行政,有时是最不讲秩序的,当然,有些不合时宜的规定、政策、制度体制可以打破必须打破,但绝不意味着可以无视法律甚至践踏法律。这些年来的一些做法之所以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与认可,之所以出了问题、引发矛盾、带来危害,就是在做法上背离了法律,这也是有些曾经叱咤风云的改革英雄,总是昙花一现,甚至锒铛入狱的原因所致。很大程度上讲,不是我们当今不宽容不保护改革者,而是没法宽容、没法保护,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不遵纪守法、破坏法律践踏法治的枭雄,而不是英雄。当然,我后面的话有些扯远了。”

  舒晴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在行政过程中,是引发一些社会问题的罪魁祸首?”
  温庆轩冷笑了两声,说道:“差不多。不得不承认,我们有时滥用权力,带头破坏秩序,我跟你说,如果有一届政府、有一届领导人不按法制办事,胡干、烂干、蛮干,那么由此产生的后遗症,是需要几届领导还得是有思想有担当的领导去弥补的。”
  “这个问题太尖锐了,听得我后背只冒虚汗。”听了半天,彭长宜才开口说话。
  温庆轩赶忙说道:“这只是我个人闲着没事的时候思考的一些问题,只限于我跟舒教授之间的探讨,不宜在其它场合公开,彭市长和吕秘书长就当耳旁风听听就得了。”
  彭长宜见温庆轩小心起来,就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您今天这样的一番话,很是发人深省,仔细想想,在我们的行政过程中,的确有这样的问题存在。”

  温庆轩见彭长宜肯定了自己的观点,就又接着说:“彭市长这样说我很欣慰,这要是在过去,我这一通口无遮拦的言论,就足以丢命,好在我们现在宽容多了。”
  彭长宜说:“我们探讨的是问题,不是制度的攻击者。其实,您刚才说的好多我都认同。尤其是您说的执政方带头耍不说理,我感触很深。”
  温庆轩说:“我这样说也是有根据的,我们下乡给老百姓做工作的时候,老百姓就是这样指着鼻子骂我们的,现在的老百姓已经不是过去意义上的老百姓了,他们有知识有文化,什么都懂,懂政策,懂法律法规,网络这么发达,国家出台任何一项政策都能在网络上查到。你在施政的时候再耍不说理,老百姓跟着你耍不说理,你低价强征我的地,我就把地给你栽满了树,只要有树,你就得赔钱。你执政方把权力用到了极致,我就把不说理用到极致,你耍流氓我也耍流氓,最后我耍不过你的时候,被逼无路可走的时候,我还有命,我豁出命去了,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今天上午抱着国庆自燃的那个人不就是这样是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