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多人是不能长时间停留在这里的,彭长宜便招呼市里的人和几名家属来到医院花园的一个角落,他跟几位家属说道:“我目前正准备毕业考试,突然发生了这件事,市里便把我派回了亢州,请你们给我一个了解情况的时间。另外,现在的首要问题是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者,其它的一切问题都有时间解决,你们是家属,同时也是这场事件的当事人,我希望咱们关起门来解决问题,你们无论告到什么地方,解决问题最终还得是咱们当地政府,还得是我们跟你们,如果你们信任我彭长宜,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有问题跟我反映,别再四处告了,更不许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你们给我时间,给我信任,我就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这里是医院,不需要陪床,留下我们的工作人员,你们最好今天回去,你们在村子等我,最晚不超过三天,我去家里找你们,咱们单独谈,把你们的想法告诉我,把你们的要求告诉我,咱们共同解决,如果我不能让你们满意,你们再去我的上级告我,你们看这样行不?”

  彭长宜说得心平气和,而且态度诚恳,他的为人老百姓早就知道,而且牛官屯事件就是他处理的,当年,他就是因为牛官屯的事从外地调回来的,今天,他又是因为征地的事,调走了又回来了,他处理这事,会相对公平得多。所以,他们认同彭长宜的意见。
  这时,有位妇女一边哭着一边大声诉说,彭长宜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这里是医院,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最晚不超过三天,我去家里找你们,咱们见面详细谈,另外,你们最好给我写个文字材料,这样方便我研究。我彭长宜回来的这几年可能没有给大伙谋什么利益,但是我彭长宜向你们保证,保证不欺负百姓!只要大家的要求正当,不过分,有法可依,我会公平公正解决这件事的。”
  这时,舒晴也在旁边帮助做工作,不断地安慰着两位哭泣的女同志。
  舒晴在亢州挂过职,村干部和乡干部还有老百姓都认识她,立刻就有人说道:“我们相信彭书记,我们都知道彭书记的为人,村里人都说,如果彭书记在家,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彭书记。我们相信你,我们全家都相信你。”
  见这几名家属情绪被稳定住了,彭长宜说:“另外,我说句话,你们认为对就听,认为不对可以不听。这里是医院,留下一个亲人就行了,其他人最好今天都回去,北京医院跟咱们地方不一样,规矩多,你们在这里呆着也派不上用场,治病有大夫,花钱有政府,回去商量商量,我们怎么解决问题,我也希望你们为我多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想听听你们几位的意见,你们的意见如何?”

  几位家属面面相觑。
  彭长宜说:“没关系,我的建议供你们参考,但是我要回去了,我接到命令后,一刻都没敢耽误,直接就坐出租车来医院了。”
  最后,彭长宜又将市里和乡里的干部叫到一边,简单安排了一下,让钱程和那位人大副主任也回去,只留下政府办一位副主任和亢州驻京办的一个同志。
  彭长宜安排好这一切后,又来到另一家医院看望了撞车的那个村民,这个村民已经被有关部门监护治疗,被告知任何人不得看望。这件事惊动了大领导,彭长宜倍感压力巨大。
  等他们返回的时候,这个城市早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舒晴知道彭长宜重任在肩,她不想跟他回去,彭长宜看出她的犹豫,就当着大家的面说道:“舒书记啊,如果没事的话,就跟我们回亢州吧,也顺便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
  舒晴的确犹豫,如果她要是跟他回去,势必会分他的心,就说道:“我不给你们添乱了,你们还是办正事去吧。”
  哪知,吕华主动给舒晴拉开了前排座位的车门,说道:“彭市长说的对,你也帮助我们去做做群众工作。”
  舒晴看了一眼彭长宜,彭长宜示意她上车:“说道,上车吧,亢州同样需要你。”

  舒晴说:“如果我跟你们回去,肯定就要委屈几位领导在后边挤了。”
  吕华说:“桑塔纳车宽,要是别的车就真挤了。”
  温庆轩也说:“小舒教授跟我们同车,我们情愿挤着。”
  就这样,舒晴上了车,彭长宜和温庆轩、吕华坐在后排座位上。
  上车后,彭长宜说:“老吕,给家里打个电话,通知所有班子成员,今天连夜召开常委会。另外,通知所有的市领导包括一些相关部门的领导,明天上班召开常委扩大会。”
  吕华似乎又看到了彭长宜处理这类紧急事件的风采,他立刻答应道:“好的,我马上通知。”
  吕华往回打了一个电话,重复了一遍彭长宜的指示。
  彭长宜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国庆家属没来医院吗?”
  吕华说:“出国了,好长时间了,陪读去了。”
  彭长宜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感到,这次事件,比牛官屯要复杂得多,也棘手得的多,之所以复杂和棘手,并不是事件的本身,也不是老百姓,彭长宜从来都不觉得处于弱势地位的老百姓是问题,固然,他们针对征地有这样那样的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他从不认为他们不好对付。他们本质是不坏的,他们无非就是想多得到一点补偿,甚至把这些补偿任意夸大。
  彭长宜他不再关心事件的详细过程,而是问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温庆轩:“温部长,您怎么看这次事件?”
  哪知,一路上都很少说话的市宣传部部长温庆轩,此时听彭长宜问他,却出乎意料地说:“彭市长,我不瞒您说,我昨天就写好辞职信了,本来我今天上午已经交给国庆书记了,但是国庆书记说我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如果非要辞职,也要等完成这次强拆任务后再提出辞职,常委会上定的事,不容更改,更不许有人当逃兵!就这样,我就没交这封辞职信,果不其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的声音跟大,而且很激动。

  彭长宜一听,就是一愣:“哦?您,真的想辞职?”
  “当然了,您看,辞职信就在口袋里揣着呢,他不收,我就又揣了回来。”温庆轩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辞职信,递给彭长宜。
  彭长宜没有接过来看,他说:“我不看,也不管,那是上一篇的事,今天晚上我回来了,就从今天晚上往后翻篇,我在一天,您就别想辞职,除非上级来调令,调您到别处高就,那我就拦不住了,否则,您就是说出大天这职也辞不了。”
  温庆轩叹了一口气,口气有些缓和下来,说道:“彭市长啊,我还真不是见着您说好话,在来医院的路上,我就跟老吕说,我说,我要是昨天晚上知道长宜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我都不会写辞职信。”
  彭长宜笑了,说:“这就对了。”
  温庆轩说:“我不是抬举您,我说,彭市长在亢州当书记的时候,遇到不同意见的时候,能跟他交流,也能把问题谈开,但是跟国庆书记就不一样了,我不是背着国庆书记说他的不是,我对事不对人,你一旦有不同的意见,就很难跟他沟通,他在征求你意见的时候,也是非常虚心、非常真诚的,但是你只要提出不同意见,甚至有时不等你把话说完,他就打断了你,说:这事已经定了,就那么地吧。好几次都是这样的态度,老吕应该也有体会。他根本听不得不同意见,那种行事作风,特别像当年的钟鸣义。一次两次行,次数多了,他就是再怎么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不提了,你提了也没用,提等于不提,还惹他不高兴。但这次强拆可是例外,我昨天晚上在会上就提出了不同意见,以前我也都是坚持自己的意见的,这个您不信的话问老吕,市委办都是有会议记录的,您可以去查。”

  彭长宜笑了,他说:“您的话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