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灭绝人性的恐怖实验告诉我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鬼怪,而是病毒》
第16节

作者: 飘浮的瑕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1 09:46:33
  第十四章 白衣降头师
  强盗把自己所会的街舞技巧全部都施展出来了,但老和尚整来整去就那一系列重复动作,哪有这么尬舞的?真正的街头杀马特尬舞是你出新动作,我也出新动作,你出高难度动作,我出更高难度动作,如同比武打擂似的一来一往不停升级难度才对。
  “这和尚在抽羊角疯么?”终于感觉不对劲的强盗停止销魂舞步问胖头鱼。
  “我不知道啊,这和尚一夜都怪怪的。”
  “啊!那昨晚他没有性侵犯我吧?”强盗摸了摸屁股。
  “呸!”胖头鱼鄙夷的看着他。
  强盗都停止尬舞了,白衣僧人还自顾自反复的将动作演练了三四次,二人这才意识到那好象是哑语似的肢体语言,白衣僧人在试图跟他们交流。
  二人也用手脚比划猜谜似的折腾半天才算是勉强搞懂僧人的意思,他当然不是在尬舞,他好像是在问强盗和胖头鱼二人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二人活动了一下筋骨,拍打拍打全身,因为这里绿色植被多,又临近大海,感觉空气质量非常棒,全身都感觉充满活力,棒棒哒。

  于是二人分别做了几个鼓动肌肉的健美动作,还原地蹦了几下,表示我们很棒,没任何异常。
  僧人一脸呆萌,张大嘴巴,表情写满了问号。
  日期:2017-07-21 10:04:37
  “蚕哈友沙潭尼罗咩。”强盗没经历胖头鱼那惊心动魄的一夜,头脑清醒着,还记得不少泰语,开口就是一句字正腔圆的泰国话,意思是我要找车站。
  强盗喜爱留着艺术家一样蓬乱的大胡子,钟意奇装异服,形象既像土匪,也像流氓导演,还有几分杀马特气质。物以类聚,他也喜欢外形有点古怪的人,开始他对这老师傅是有点兴趣的。后来强盗觉得这老师傅有点不解风情,既不是杀马特家族,也不会尬舞,语言还不通,那就不浪费时间了,早点走吧。
  没曾想到和尚竟然爽快的点点头,领着二人穿过树林,曲径通幽,迷宫似的七拐八绕约走了半个多钟头,这才看见了车来车往的宽阔马路。
  临别时和尚指指自己的脑袋,将一句泰语反复说了十几遍,每说一次就指下自己脑袋。这种肢体语言不难懂,大意是让他们记住这句话。
  二人也不懂这话什么意思,牢牢记住每个音节,准备到时复述出来问大麻子是什么意思。
  二人在路中间等车,互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完全懒的搭理老和尚,也不知啥时,和尚鬼魅般的消失了。

  终于,二人拦到一辆嘟嘟车,这是当地的特色交通工具,有点像国内的三轮车,当地人都叫嘟嘟车。二人告知芭堤雅下塌的酒店名字,几小时路程后到达,大麻子已经在房间等他们二人了。
  日期:2017-07-21 10:27:54
  一见大麻子,二人怕久了忘记那句泰语发音,就连忙把那句泰语复述给大麻子听,问他是什么意思。
  二人权没当回事,嘻嘻哈哈的复述,本意纯粹是满足好奇心。
  没曾想到大麻子神色一凛,脸上麻子仿佛颗颗都在跳动:“别开玩笑!谁会无缘无故对你们说这样的话?”
  “绝对不是开玩笑!”胖头鱼见他神色不对,也正色道。
  “那老和尚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对你们说那样的话?”大麻子脸上的麻子跳动的更加厉害了,像是要脱脸而出似的。
  胖头鱼连忙将昨晚的情况一五一十毫无疏漏的的复述给大麻子听。
  大麻子点燃一根烟,紧锁眉头,张开深渊大口,一嘴下去,半支烟没了。
  当大麻子张大嘴吐烟时,胖头鱼甚至都能看见他的扁桃体。
  二人都明白,大麻子只有遇到很烦心的事,才会这么猛的抽烟。

  这他妈究竟是一句多可怕的话呀,把大麻子吓成这样?胖头鱼二人傻了眼,呆若木鸡的站那都忘了坐下。
  日期:2017-07-21 10:52:19
  大麻子点燃第二根烟,又是两三口抽完,还不停的摇头,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强盗急了,一把抓着大麻子的衣领:“别他妈装深沉了,快翻译那句话。”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我说出来,你们可能接下来几天都担心吊胆的玩不痛快,还是不说了吧。我想也许你们碰到了一个疯子,为一句疯言疯语闹的旅途不愉快又何必?又或许是别人对你们开了一个不太善意的玩笑,吓吓你们。”大麻子突然想通似的,如释重负的扔掉烟头。
  “只是那个冒着热气的碗绝对有问题呀,这是…”大麻子低声的自言自语。

  “操你大爷!你说了不说结果又在那嘀咕什么?老子不怕,你尽管说好了!”本来强盗完全没把那句话当一回事,见大麻子这么神秘兮兮的,确实勾起了好奇心。
  “真要说?”
  “说!”强盗和胖头鱼异口同声的道。
  大麻子一字一句的道:“那句话的意思就是以后你们身体若有什么不适,记得一定回来找我。”

  “操,这和尚神神叨叨的是不是有病。老子有不适不去找医生,跑到泰国找你干啥?”强盗咕哝了一句。
  日期:2017-07-21 14:01:20
  “大麻子,他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胖头鱼想到昨夜和尚奇怪的举止,顿时就想到了降头、巫术等方面,觉得这句话可能意味深长。
  “一般只有降头师才会对人说这句话,这话一说出来,对方往往就明白自己中了降头。而且说这种话的降头师一定是不想置对方于死地,只是想威胁对方,要得到好处或什么东西似的。如果想神不知鬼不觉得弄死对方,根本不会点明我对你下了降头这事。”

  “啊,你是说我们中了降头?”二人大惊失色。
  “我觉得这可能是个恶作剧,你们俩个身无长物又没色相,能有什么东西是他需要得到的,他对你们下降头又提醒你们干啥?只是胖头鱼你说的那个冒着热气结果摸着又冰冷的碗,这是典型的下了降头的饮料。你怎么对陌生人毫无防备心理呢?什么都敢喝?”
  “我说那碗怎么这么古怪,那和尚从头到尾的表情真的不像恶作剧,不信你问强盗。”胖头鱼道。
  强盗也郑重的点点头,他也承认和尚说那句话时的神情很严肃。
  日期:2017-07-21 14:20:05
  大麻子唏嘘道:“这事最奇怪的地方就在于对方竟然是个穿白衣的僧人。在我们泰国降头师分为白衣降头师和黑衣降头师,常情来说白衣降头师是善良正义的,是帮人解降为主,真下降也是爱情降,一般是帮忙成全两个相爱又闹矛盾分开的年轻人,穿白衣的降头师一般不会对人下邪恶的降头。而黑衣降头师是唯利是图无恶不作的,只要给钱,他们什么恶毒的降头都肯下。既然你们见到的是个白衣降头师,那应该就不会有危险,真要对你们下降头,最多也无非是个爱情降,爱情降不痛不痒,也不折寿,没事的。”大麻子说完忍不住发出**的大笑来。

  “滚犊子,我们哪点看起来像基友?那老东西凭什么要给我们下爱情降?”强盗大怒。
  “是不是你们忘记我的叮嘱了?问候你好不要说萨瓦迪卡,得说萨瓦迪卡不。你们肯定是有人说了萨瓦迪卡,降头师误以为你们俩某个人是基友或变性人,见你们动作暧昧,就有意撮合你们二人,下了个爱情降!”
  “老子没有暧昧,也没说萨瓦迪卡!”强盗大概是特别歧视基友,双目都能喷出火来。
  “不,不可能,强盗晕了,我肯定我说的是萨瓦迪卡不。”胖头鱼口味重些,觉得基友没什么,很淡定的回想了下,肯定的道。
  日期:2017-07-21 14:42:40
  “这可就矛盾了,他话的意思应该是对你们下了降头,可他身份又是白衣降头师…请你们记住,在泰国就连邪恶的黑衣降头师都不会随便对人下降头,更何况善良正义的白衣降头师?”

  强盗打断:“白衣降头师难道一辈子就穿白衣服?哪儿能单纯的凭衣服颜色判断降头师正邪?太儿戏了吧?”
  “一点也不儿戏,城管上街驱逐小贩是穿特定的城管制服吧,他会不会穿上消防队的制服去执法?穿袈裟的和尚会不会突然穿上道士的道袍?在很多宗教和术士心里,衣服不仅仅是衣服,很多时候是种严肃的象征!在泰国降头师派系很多,尤其是黑衣、白衣降头师阵营,互相敌视和轻视。不可能一个黑衣降头师会穿上白衣,白衣降头师也不屑穿上黑衣。打个比喻吧,黑衣降头师就好比是魔术师,而白衣降头师是专门破解魔术的人。黑衣降头师收人钱财辛辛苦苦给人下个降,就好比魔术师辛苦创造了一个魔术,这尾款也许都还没到手呢,白衣降头师就在那边给人解降,甚至免费解,不就跟破解魔术一样让人憎恨?黑衣降头师觉得白衣降头师不厚道,降头师何苦为难降头师,挡人财路;白衣降头师觉得黑衣降头师太阴毒,自己坚持一定要做好人好事,你说他们彼此间是不是水火不容?”

  “如果真是大麻子说的这样,爱情降能有什么不适?最多肛裂呗,就是不知这个降下的谁攻谁受呢?”胖头鱼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强盗的表情似乎却觉得这爱情降比棺材降四分五裂降还可怕似的。
  看帖的同学麻烦多回帖支持一下,这样我才有动力坚持更新,一个不太监的贴子需要读者和作者的共同努力,如果喜欢就请多多顶帖。
  日期:2017-07-22 09:57:27

  第十五章 草屋消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