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藓:既出现在石头上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黑色、灰色印记。大多有光亮。一般讲有藓既有色,色随藓走,但是藓又会吃色,有时候把色吃净。有的藓在表皮,有的会进入到石头内部,一块满色的石头也会因为藓而价值不高。藓的分类很多,有的藓是赌色的依据,有的藓是大害。藓的种类很多,形态各异。介绍两种常见的藓:睡藓,指黑亮色是平的,呈带状,睡藓上不会有松花,但需周围有松花,只有一部分有藓,这样的石头可以赌,有人专门赌这类石头。直藓,黑色看似栽进石头里,如钉子钉进去,不是平躺在表面。这种藓危害最大,通常还带有色,松花,很容易迷惑人,但切不可赌。(另做详解)

  底子(底):既翡翠内部的质地,或称肉。主要有玻璃底(透明如玻璃)、冰底(如冰块敲开后的透明感)、糯底(如糯米稀饭),还有豆青底、藕粉底、狗屎底等等。
  水头:既透明度,常用水头长短来说明其透明度的强弱。
  种:透明度加质地的总称。通常说种老、种嫩或种新。
  门子:也称开口,既在玉石皮壳上开一个口子,使之能看玉石的肉。
  玉石的名词术语很多,叫法不统一。比如有关绿色的分类,有的分为三种,有的分出十多种。从苹果绿、葱心绿,一直分到油菜绿。大多分类是取其形象,各地物质有差异,个人色觉有差异,因此只需记住大概分类既可。

  4、关于原石的皮  壳
  除部分水石没有皮壳外,其他玉石都有厚薄不等、颜色各异的皮壳。看皮壳是判断玉石场口的主要依据。不同皮壳的不同表现决定了其内部质地的不同。这里给大家介绍主要常见的皮壳特征。
  1、
  黄盐沙皮:山石,大小不等,产量大。黄色表皮如翻出黄色沙粒是黄沙皮中的上等货的表现。几乎所有场口都有黄盐沙皮,很难具体辨认出具体场口。要注意的是:好的黄盐沙皮其表层沙粒仿佛立起来,摸上去很象荔枝壳,次类石头种好。沙粒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均匀,不要忽大忽小,否则种就会差。如果皮壳紧而光滑,多数种也差。新场口的黄盐沙皮大多种嫩。
  2、
  白盐沙皮:山石,大小均有,是白沙皮中的上等货。主要产自老场区的马那,小场区的莫格叠。白盐沙有两层皮,表面是黄色,经铁刷刷后呈白色,不影响其种。新场口也有少量白盐沙,有皮无雾,种嫩。

  3、
  黑乌沙皮:山石,表皮乌黑。产量丰富。主要产自老场区,老场区的黑乌沙很容易开涨,是抢手货,已经很少见。不是黑石头就是黑乌沙,辨认黑乌沙就是:黑。乌。沙(细腻但有颗粒)。
  4、
  水翻沙皮:山石,表皮有片状或条状水锈色。沙翻的均匀为上品。
  5、
  杨梅沙皮:山石。表皮沙粒象熟透的杨梅,暗红色。均出自老场区,已很少见。
  6、
  黄梨皮:山石。皮如黄梨,微微透明。含色率高,多为上等石料。有的水石头很象黄梨皮,一定要区分开。
  7、
  笋叶皮:半山半水石。黄白色,皮薄。大马坎场口最多。同样请与水石区分。
  8、
  腊肉皮:水石。皮如腊肉,光滑透明。多产于后江场口。也有出色的。
  9、
  老象皮:山石。灰白色。表皮看似大象皮,看似无沙,但摸着粗糙。底好,多有玻璃底。主要产自老帕敢。抢手货。
  10

  石灰皮:山石。表皮上似有一层石灰,用铁刷可刷掉,露出白沙。种好,主要出自老产区。
  11、
  铁锈皮:山石。表皮有片状或条状铁锈色。多数底灰,但如果是高色就能胜过底。
  12、

  脱沙皮:山石。黄色,表皮容易掉沙粒。种好,但要根据搀口判断,宜老不宜新
  13、
  洋芋皮:半山半水石。皮薄,水好。
  以上介绍的皮壳表现,均为比较常见并已为人所确认的好玉石皮壳表现。要掌握和运用这些知识需细心的观察,石头的表现是极其复杂的,就象人的面孔,很难找到两个完全一样的石头。另外尚有大量表现不规则的皮壳,俗称杂皮壳。对这类石头要慎重,除个别较好外,多数底粗肉嫩。
  人生就是这样,大起大落。
  我的车毁了,钱没了,但是我一点都不难过,我觉得,我曾经赚到过一次,肯定还能赚到第二次,而第二次一定会比第一次还要多。

  晚上的风,吹的很清爽,我跟韩凌逛了一天,她的心情总算是好一点了。
  坐在学校的藤椅上,韩凌靠着我的肩膀,双腿踢来踢去,双手抓着我的胳膊不放。
  “明天,我要走。。。”我说。
  韩凌抬头看着我,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重重的点点头,她知道自己不该问,所以她不会问。
  我站起来,送韩凌会宿舍,来到宿舍门口,韩凌拥抱着我,不舍得放手,她说:“阿姨交给我照顾,不用担心的,你在外面要好好的,知道吗?”

  我摸着韩凌的头,心里的感激,无法言语,她抬起头,噘着嘴,在等待着,我笑着亲吻了她一下,她满足的笑了起来,然后朝着宿舍走,没有回头,没有不舍,我知道她不想让我有负担。
  我松了口气,这就是韩凌善良内心的举动,我知道,她才是真的喜欢我的。
  我离开了学校,我打电话给张奇,让他们在火车站等我,我准备晚上就走,我们几个在火车站碰了面,买了动车的票,晚上十点的票的,夜里能到瑞丽,对我们来说,无所谓白天黑夜。
  在车上,我们几个坐着,那三个小弟不想做,到门口抽烟去了,看着一个个都有黑眼圈,我知道,这几天玩的一定很爽了。
  “飞哥,这几个小弟还行吧?”张奇问。

  “不错,能干事,话不多,我喜欢这样的人。”我说。
  张奇笑了笑,我看着赵奎,他脸色还是不好看,我问:“干嘛那么痛恨光头?”
  赵奎有些意外,低下头,说:“我不想说。”
  我点了点头,他的内心一定有着一段不光彩的岁月,赵奎沉默了一会,突然又说:“我当兵的时候,有个女朋友,每个月只能见一次,后来突然有一天到了该见面的时候,她没有来见我,一次,两次,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我很想找到,但是我不能回家,我在部队驻守,我千方百计的打探,后来才知道,她死了,被人强bao死的,她还是个学生,在酒吧里喝酒,被一个恶棍强bao了,她自杀了。。。”

  日期:2017-07-1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