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战林这才稍稍缓和了脸色,慢慢点上一支烟,问道:“你不是有公丨安丨局的内部消息吗?眼下他的情况怎么样?”
  孙维林松了一口气,说道:“范昌明把消息控制的很紧,监控宝林的人全都市来自三分局,而三分局局长吴传普又是他的心腹。
  所以,说句实话,我得到的消息也并不多,不过,我可以肯定,范昌明还没有正式审讯,不过,根据我对宝林的了解,即便他活过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一定会开口,他犯的可是死罪,说不说都一样……”
  陆战林一摆手说道:“这只是你想当然而已,按照一般的逻辑来说你的判断基本正确,但是,别忘了,我听说宝林被抓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个死人了,一旦被抢救过来,那就相当于死过一次的人。
  而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他的心理会发生巨大变化,还有什么人和事会让他在乎呢,就像是一个大彻大悟的和尚,一瞬间就会产生清空自己的念头,一切秘密对他来说都将失去应有的价值,只要能开口,说不定就会向范昌明和盘托出……”

  孙维林听得惊讶不已,心想,这种话可不像是从一个司机嘴里说出来的,没想到陆建岳的野种居然还懂心理学。
  不过,听他的口气好像也有一种紧迫感,不明白是出于什么考虑,按道理,陆建岳已经死了,宝林即便把他供出来,也没什么意义了,难道他这么做是为了陆涛?
  “我也担心出现这种情况,总之夜长梦多,我们必须马上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孙维林好像也马上充满了紧迫感。
  陆战林说道:“那你先说说怎么帮我避开警方的视线进入医院,最好能弄到一张医院的结构图并且准确地标出宝林病房所在的位置……”

  孙维林犹豫了一下,说道:“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必须先搞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相貌是不是已经被丨警丨察掌握了,因为他们已经在暗中调查你了……”
  陆战林摆摆手说道:“你是担心在去医院的时候我会被丨警丨察认出来吗?你放心,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如果说丨警丨察的手里现在已经有了我的照片,那也不是真正的我……”
  孙维林不明白陆战林的意思,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做过整容?”
  陆战林不屑地说道:“丨警丨察只能从我原来服役的部队获得照片,但那也只是证件照,并且过了这么多年,我的相貌也发生了变化,除非他们找见过我的人等在门口辨认,否则没人能在晚上认出我来……
  宝林为什么迟迟没有被丨警丨察抓住,就是因为他们压根搞不清楚他的相貌,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搞清楚丨警丨察究竟是怎么找到他的……”

  孙维林疑惑道:“宝林毕竟年纪大了,并且一辈子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早就有所准备,而你的相貌跟当兵的时候变化应该不会太大吧?”
  陆战林摆摆手说道:“这个问题就不用讨论了,假如没有把握的话,难道我会自己跑去送死吗?”
  孙维林盯着陆战林注视了一会儿,心想,这混蛋虽然是个高手,可也有弱点,自负恐怕就是他无法克服的软肋。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孙维林并没有提出警告,而是说道:“既然你不让我知道你的具体方案,那我的任务就是安全你把你送进医院。

  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联系到了以为医院的重要人物,他愿意想办法把你带进去,但前提是不能把他拖下水,并且还要了一大笔好处费……”
  “什么重要人物?”陆战林问道。
  孙维林说道:“名字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到时候送你进去就行了……”
  陆战林说道:“那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他的名字和基本情况,我可不想冒险,谁知道这个人靠不靠的住,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不是百分之百放心的人,我不会轻易冒险……”
  孙维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道:“我还是不能告诉你,这个人并不是一般的医生,他之所以愿意冒险多亏一位大人物亲自出面说服,总之,人绝对靠得住……”
  陆战林拉下脸来,冷冷说道:“是不是靠得住我自己判断,你只要把他的背景资料告诉我就行了,怎么?你担心什么?难道怕我出卖他?”
  孙维林见陆战林脸上杀气腾腾的样子,有点胆怯,最后被逼的没办法,只好把嘴几乎凑到陆战林的耳边,低声说道:“我找的这个人是解放军二0六医院的副院长,他的妹妹是……”
  孙维林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几句话压根就听不清楚。
  而陆战林显然是听清楚了,坐在那里楞了一会儿,很显然,孙维林说出的名字让他也感到吃惊,良久才似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听起来倒是挺靠谱的一个人……”
  孙维林急忙说道:“这件事可是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当然不会掉以轻心,这下你放心了吧,不过,咱们可有言在先,万一你失手被抓的话,可要有点职业道德……”

  陆战林点上一支烟冷笑道:“怎么?你觉得我会像张昆一样落在范昌明的手里?你也未免太天真了……”
  顿了一下,眉头一皱,问道:“既然医院里有这么一个大人物做内应,你怎么会不清楚宝林目前的状况呢?”
  孙维林说道:“这要看你想知道哪一方面的状况了,反正宝林还活着,这是千真万确的……正因为要避嫌,他才不能对宝林表现的太过关心,实际上他是心脑血管专家,宝林是中毒了,他也没有理由插手这个病人……”
  陆战林听了孙维林的话,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吃惊地盯着他问道:“你说什么?中毒?谁告诉你的?”
  孙维林也一脸惊讶地问道:“怎么?你还不知道?听说张昆就是因为中毒太深,失去了反抗能力,才被丨警丨察活捉的,你那天不是在现场吗?”
  陆战林慢慢坐回到沙发上,呆呆地楞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这就不奇怪了……我说呢……我还以为是被打伤了呢……”
  说完,盯着孙维林问道:“中了什么毒?”
  孙维林倒是了解的挺清楚,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剧毒,好像吃了过量的纯碱……那玩意少吃点没事,可吃多了照样出人命。
  我就不明白,宝林这老东西干嘛要吃这么多纯碱,我怀疑他是不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自杀……
  可又说不通,要是真想死的话,他手里不是有枪吗,照着自己脑袋来一枪,干脆利索,就算没有子丨弹丨了,也可以一头撞死啊,为什么偏偏要吃纯碱呢?可惜,没有毒死他……”
  陆战林好像没有听见孙维林的话,坐在那里呆呆的直愣神,最后嘀咕道:“不对,这里面有蹊跷……”
  日期:2017-07-24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