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大早蒋碧云就起床了,惊讶地发现陆鸣在一楼客厅的长沙发上呼呼大睡,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意识到女儿的这段婚姻算是真正结束了,无奈地摇摇头,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不一会儿,陈丹菲和韩佳音也从楼上下来,见陆鸣在沙发上睡的跟死猪一般,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笑的有点邪恶,另一个却红了脸,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陆媛昨晚被陆鸣弄得奄奄一息,又趴在他的怀里多愁善感地哭了好一阵,早晨起来就像是一台被清空的电脑,似乎所有程序都需要重新安装。

  在整个吃早餐的过程中,她对陆鸣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昨天晚上的热情早已荡然无存,以至于连蒋碧云都觉得女儿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反倒对女婿母爱泛滥,显得格外热情,看那样子,好像女婿真的变成亲儿子了。
  “妈,今天公司开过年会之后我就直接进城了,直到大年三十再回来,家里的事情你就看着安排吧……”陆鸣出门前说道。
  蒋碧云赌气道:“你们都是大忙人,我可没指望你们……哎呀,整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赚钱是为了什么……”
  陈丹菲笑道:“四婶,年前是最忙的时候,每个公司都一样,等放了假,家里就热闹了,其实你也不用太操心,家里的年货我们会安排的,你只要负责把人请来就行了……”
  正说着,只见陆虎从外面进来,走到陆鸣身边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正想出去,只听屋子里的陆媛大声喝道:“陆虎,你给我站住!”
  陆鸣转过身来,冲从屋子里走出来的陆媛笑道:“三小姐,有什么吩咐?”

  陆媛吧陆虎上下打量了几眼,哼了一声道:“大清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有什么话我们不能听?见不得人吗?”
  陆虎陪笑道:“哪有啊……不过是保安部的一点琐事……”
  陆媛训斥道:“我可警告你啊,如果敢瞒着我干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小心我跟你算账……”
  陆虎一头雾水地看看陆鸣,笑道:“哎呀,三小姐,你这话从哪里说起啊……我整天在董事长的眼皮子底下,哪能干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陆媛瞥了陆鸣一眼,一边往外走,一边哼了一声道:“你少拿董事长来压我,反正你给我悠着点……”说完走出门钻进了自己的车里面。
  陈丹菲似乎一直惦记着昨天晚上陆鸣和陆媛的谈判,走到他身边小声道:“谈的怎么样?看她这架势好像火气不小啊……”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少管闲事……”说完,也跟着陆虎走了出去。
  陈丹菲嗔道:“小样……”
  韩佳音小声道:“看来真的没戏了……”
  陈丹菲瞥了韩佳音一眼,说道:“那不一定,也许戏才刚刚开演呢……”、
  公司的年会结束之后,陆鸣没有参加中午公司的会餐,而是带着陆虎急匆匆赶到了市里面,并且马上就去了苏绣的店里面。

  “老板,你联系上晓帆姐了吗?”一见面苏绣就急忙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早晨给她打电话了,竟然已经关机了……”
  苏绣担心道:“哎呀,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啊……”
  陆鸣好像也不敢确定,犹豫道:“要不能再给吴淼打个电话,问问她有没有什么消息?”
  苏绣犹豫了一下,给吴淼打了一个电话,听了一会儿,松了一口气,挂断手机说道:“她昨晚又喝醉了,吴淼半夜的时候才找到她,这阵应该在家里睡觉呢,要不我们去她家看看吧……”
  陆鸣招招手说道:“那你带路……”
  二十分钟之后,苏绣和陆鸣来到了徐晓帆的临时住处,没想到敲了好一阵门都没人来答应,最后晕着脸冲陆鸣说道:“我有钥匙……只是这么进去好不好?”
  陆鸣猜测苏绣的钥匙肯定是以前和徐晓帆鬼混的时候留下的,没想到这么久了竟然还随身待在身上,难道她们之间竟然还暗中有来往?

  “打开……”陆鸣犹豫了一会儿果断地命令道。
  苏绣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递给陆鸣说道:“我可不敢,想进去的话就自己来……”
  顿了一下,小声提醒道:“就怕屋子里不是她一个人……”
  陆鸣当然明白苏绣的暗示,心想,如果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倒是挺正常,可万一要是有个男人的话,徐晓帆的面子可下不来了,说不定会跟自己翻脸呢。不过,既然吴淼昨晚半夜才送她回来,房间里应该不会有别人。
  这样一想,就把钥匙插进了锁眼里,不过,在打开之前,他又在门上用力砸了几下,然后故意把钥匙弄得叮当响,似乎在提醒屋子里的人注意,外面有人要进来了。

  就在陆鸣和陆媛在床上举行“告别仪式”的当天晚上十二点钟左右,孙维林没有带任何人,自己亲自开车来到了一笑亭农庄见陆涛。
  陆建岳死后,庄园显然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以往这个时候庄园中的每一栋别墅里仍然灯火通明,桨声灯影里的画舫载着醉生梦死的红男绿女流连忘返。
  而此刻,偌大的庄园里却漆黑一片,听不到一点人声,给人阴森森的感觉,唯有一号别墅的窗户里透出鬼火一般的灯光。
  不过,当孙维林的汽车刚刚停在门前停稳,黑暗中马上过来两个保镖模样的强壮男人,他们用手电直接照在孙维林的脸上辨认了一下,才在一名保镖的带领下走进了别墅。
  “在这里等着。”保镖把孙维林仍在一间空无一人的书房里就离开了。
  孙维林点上一支烟,坐在沙发上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也没有看见陆涛的影子,要是在往常,他早就气的抬屁股走人了,可今天尽管恼火,却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待,一边心里直骂小王八蛋。

  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才看见陆涛就像幽灵一般坐着轮椅悄无声息地滑进了房间,身后帮他推轮椅的竟然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外国女人。
  “杨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陆涛冲身后挥挥手,那个外国女人就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房间,不过,在离开前她深深地把孙维林打量了几眼。
  孙维林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哼了一声道:“陆老大也没有你这么大的谱啊,什么地方不好见面,非要在这个鬼地方?”
  陆涛说道:“在我看来,目前这座城市没有在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没有人会在互道我们在这里见面。”

  孙维林并没有直接说出来意,而是盯着陆涛注视了一会儿,笑道:“陆老大看来应该感到高兴,没有了他,你倒是比以前成熟多了……”
  陆涛点点头表示同意,说道:“不错,没有了老头子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做主,不成熟不行啊,你老子要是能早点死的话,我相信你也会成熟起来的。”
  孙维林一听顿时大怒,不过最终还是硬生生的憋住了,点上第二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阿涛,我今天来这里可不是跟你斗嘴的,眼下也不是我们斗嘴的时候……
  不过,在谈正事之前,我还是给你一个建议,最好赶紧把一笑亭农庄卖了,多少还能弄几个钱,到时候可别被政府找个借口没收了……”

  陆涛不经意地说道:“我不担心,政府不就是你老子吗?他看在我们的关系的份上也不会做这种无情的事情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