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说:“我明天去医院,大夫说还要康复锻炼,因为这么长时间不活动,周围的肌肉组织都萎缩了。”
  岳素芬说:“是的,最起码你还要照着一个月歇。”
  “用不了,有个十天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岳素芬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脚踝那个地方娇气,一百天你都不能正常走路,我儿子打篮球崴了脚骨折了,半年才好利落,我跟你说,要是不一次性养好,将来有可能跛脚。”
  丁一笑了,说道:“你就吓唬我吧。”
  岳素芬说:“我这可不是吓唬你,大夫肯定也要这样跟你说,你不信你看看自己的两条小腿,保证是一个粗一个细,如果时间再长点的话,还会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所以赶紧抓紧锻炼吧。”
  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丁一还没觉得,但是她早就发现自己一条腿粗一条腿细了,她也给大夫打过电话,大夫说这是正常现象,等恢复走路功能就慢慢好了。
  挂了岳素芬电话,丁一又接到了袁茵和另外打给她的电话,都是祝贺的内容,她唯独没有接到江帆的电话。

  晚上,丁一终究耐不住,她打开了电视,播到了阆诸综合频道,刚好新闻开始。今晚的直播主持人是徐颖和洪伟。
  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徐颖已经成熟很多了,丁一忽然在想,自己上班后,还要不要当直播主持人?
  不出所料,阆诸班子调整的新闻放在了首条,丁一看到,来宣布班子的省领导中,有一位分管组织工作的师副书记,有省委组织部部长樊文良,还有省委组织部其他的同志。按标准来讲,这个规格够高的了,看来,省委还是很重视阆诸班子建设问题的,换句话说,也是很重视江帆的,不但樊文良亲自宣布省委任命令,而且师副书记亲临阆诸代表省委讲话,这是不多见的。
  江帆和鲍志刚都在镜头前露了脸,也都分头在会上表了态。
  丁一注意到,市委副书记殷家实始终低着头,阴沉着脸,他显得非常孤寂。
  第二条新闻紧跟着就是下午召开的全市干部大会,作为阆诸市委书记的江帆在会上讲了话,他强调了当前需要抓的工作,尤其是干部队伍的思想建设工作。从江帆的讲话中,丁一感觉到,江帆由市长到市委书记,他角色的转换非常驾轻就熟,这可能和这段时间主持市委全面工作有关。
  晚上,丁一没能等来江帆的电话,她知道在这新旧交替过程中,他的忙碌,是不难想象的,也许,他今晚又住在了宿舍……
  第二天,按照约定,丁一就给陆原打电话,让他来老房子接她。陆原在电话里就是一愣,问道:“你现在在老房子?”
  丁一说:“是的,我在这里等你。”
  陆原看了看杜蕾,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怎么去的?”
  丁一说:“坐车来的。”
  她没说坐什么车。
  陆原说:“那好吧,你等着,我马上到。”
  陆原放下电话,若有所思地跟杜蕾说道:“小一怎么回老房子了——”
  杜蕾说:“也许是去搞卫生吧?”
  陆原担忧地说:“我感觉不像,她现在拐着腿,也搞不了卫生,去老房子干嘛……”
  杜蕾说:“你担心什么?”

  陆原说:“我担心是不是他们两口子闹意见了。”
  杜蕾笑了,说道:“你说什么哪?江帆刚当上市委书记,怎么可能闹别扭?再说了,就是天下夫妻都闹别扭,他们俩也不会闹别扭的。”
  陆原显得心事重重,闷闷地说道:“但愿吧。”
  就这样,陆原开着杜蕾的车,来到老房子,丁一早就准备好,等在家里。
  陆原进了院门,高声说道:“这个院子是谁扫的?”

  丁一扶着门框,站在门口,说道:“本人。”
  陆原说:“你?不要命了?”
  丁一顽皮地说:“命不是还在吗?”
  陆原进了屋,他第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说道:“你住在这里了?”
  丁一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和江帆分居的事,就说:“我是暂时住回家里,我想回家接接地气,另外咱们家有院子,我可以在自家院子锻炼。
  陆原看着妹妹,说道:“真的?”
  丁一笑了,说道:“这还有什么真的假的?”

  陆原说:“江帆你们俩个是不是还在闹别扭?”
  丁一低下了头,说道:“哥哥,我回家住,不是因为这个,你千万别跟爸爸说。”
  陆原环视了一下四周,看见了丁一买回来的生活用品,说道:“你准备住多长时间?”
  丁一笑了,说道:“干嘛,想撵我走啊?”

  陆原盯着她,严肃地说:“回答我。”
  丁一躲闪着哥哥的目光,说道:“我也不知道,看脚恢复情况了。”
  陆原说:“你在撒谎。你跟江帆住的地方,也没有楼梯可上,况且你们那里还有专门的电梯,他那里也有个小院子,而且楼群后面还有大操场,你要怎么锻炼不成,干嘛偏要回家锻炼?而且你一人拐着腿还不方便。”
  丁一说:“我在那里住大部分时间也是一个人,还不如回家呢,再说了,部队那个小院,总是有人出出进进的,我怎么好在院子里锻炼,后面的大操场就更不会去了,我在自家院子,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即便摔倒了,也不会尴尬得怕被人看见有什么不雅。”
  陆原说:“你跟江帆还没和解吗?”
  丁一说:“这个……不存在和解不和解,是他自己要钻牛角尖,我也没办法。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我回家住就是考虑到拆夹板后要康复锻炼才回来的,没有别的原因。”
  陆原说:“我可以找江帆谈谈。”
  丁一急了,看着哥哥说:“哥,这事你不能管,让我们自己解决好吗?”
  日期:2017-07-1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