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看着她冷静的表情,说道:“你说什么?要跟我分居?”
  “是的。”丁一坚定地说道。
  “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江帆又问了一句。
  丁一沉着地说道:“是的,我确定。”
  江帆把脸别向窗外,说道:“你早就有这想法,对吗?”
  听了他的话,丁一很伤心,她强忍住眼泪,说道:“我从来都没有跟你分开的想法。”

  “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分开?”江帆痛苦地看着她。
  丁一的心隐隐作痛,她说:“我想给你时间,想给你空间,让你仔细想清楚我们之间的事,如果你认为我们还有爱,还可以继续生活下去,你就来找我;如果你认为跟我在一起,会让你痛苦,或者让你感到难堪,或者……或者你认为我爱得不够纯粹,那么,我们就各奔东西,我绝不会拖累你……”说到这里,丁一喉咙深处一阵酸痛,她强忍住了涌出眼眶的泪水。
  江帆说:“是谁让你下了决心?”
  丁一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如果偏要说有谁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你。”

  江帆走到窗前,一把将窗帘拉开,他看着窗外,叉着腰,半天都没说话。
  丁一看着他的高大的背影,心痛得难受。
  江帆望着窗外,半晌才说道:“咱们的事,他知道吗?”
  丁一听了这话,目光从江帆的身上移开,她回过头,眼泪滴落在腿上。

  江帆没有听到丁一的答话,就转过身,来到丁一的面前,大声说道:“我在问你话呐?”
  丁一很生气,也很委屈,她扭过头,含着眼泪,仰脸看着江帆,仍然不说话。
  江帆了解丁一的脾气,她如果不想说话,你就是吼破嗓子她也不会理你的,江帆看着她,无计可施,尽量把语气放平和,说道:“你刚才给了我两个条件,让我选择,是吧?”
  他想了想,说道:“你似乎把选择权给了我,是这样吧?”
  丁一再次点点头,看着他。
  江帆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道:“好吧,我为这段时间让你不开心很是内疚,但我也很不开心,你可以回家,也可以重新选择。”江帆说完,背过身去。
  眼泪,从丁一的眼睛里流出,她看着这个她深爱的男人,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
  哪知,她刚要起身,江帆冲她伸出右手的食指,说了一句:“好像……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
  丁一明白他伸出食指的意思,这就是她曾经跟他比划的“第二根手指”。听他这么说,她的心里很凉,她不想再做什么辩解,江帆被她的日记一时蒙蔽住了心智,认为他的爱情是别人拱手相送的结果,他转不过这个弯,丁一不怪他,只怪自己。
  不辩解,就是最好的辩解,她默默地拿过拐棍,默默地站起身,拉着一只箱子走了出去,放到电梯门口,又拄着拐,回来拉起另一只箱子,她看了一眼背对着她站立的江帆,低下头,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江帆没有帮她拎东西,他站在窗前,看着丁一来来去去地拎着箱子走,直到过来两个当兵的,看到她腿脚不方便,主动过来帮她拎起两只行李箱,走了出去。
  他望着她拄着双拐的瘦弱身影消失在门口后,心脏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疼痛,几年前,他站在亢州办公室的窗前,也是这样看着她离开的……要知道,这个女人,是他心爱的人,是根植在她心尖上的人,她的一举一动,都牵着他的心,但此时,一想到她的日记,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堵在心口处,上不去也下不来,硬生生地堵着他的心,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想到这里,江帆懊恼地转过身,进了洗漱间,他这才发现,原来摆在洗漱间里丁一的用品,已经全被她清理走了,浴室已经没有一样是属于她的东西了。他急忙拉开墙上的壁柜,就见上下两层的隔板上,只放着江帆的浴袍和浴巾,而下层隔板上,原来是放她的浴巾和浴袍的,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为什么,江帆至此有了一丝紧张,他赶忙回到主卧室,就见卧室的床上,又铺回了他在结婚前用的那套方格子床单,他一急,又拉开了衣柜,就见原来放着丁一衣物的这边,已经空无一物。江帆又拉开了另一边的柜子,这里曾经挂着丁一长长短短的衣服,如今也一件都不见了。
  江帆的目光迅速瞄向了梳妆台,这里,是丁一曾经化妆的地方,她习惯坐在这里涂涂抹抹,他接连拉开了几个抽屉,里面同样是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于是,江帆又拉开床头柜、鞋柜,包括客厅电视柜……都没有了丁一的用品,他又来到厨房,就见厨房碗筷以及锅碗瓢盆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她的围裙、她的手套等等,一件都不存在了,总之一句话,在这个家里,除去气味,属于丁一的物品,已经一件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她是下决心要从这个家消失,不留任何痕迹地消失。

  他慌了,围着屋子转圈,最后颓废地坐在床上,丁一,就这样在他的注视下,走了,不留痕迹地消失了……瞬间,江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他知道,只要丁一走出这个家门,她就不会轻易回来了,那么,是什么,让他们夫妻刚刚过上幸福团聚的日子,又这样分开了?
  屋里,出奇的寂静,寂静得他耳中只有空气的声音,他痛苦地抱住了脑袋……
  丁一在两个当兵的帮助下,坐上了出租车,回到了西城的老房子。她往返两趟,将两只大行李箱拉进了房间后,疲惫地坐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望着这栋陪伴自己长大的老房子,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也许,只有妈妈的老房子,才永远不会抛弃她……
  就这样,丁一回到了西城的老房子,又过起了自己独处的生活。只是,这次的她,不再像以往那样心情平静安于自己的单身生活。
  说真的,再次回到老房子,尽管眼睛和耳朵可以清静了,但是她的内心并不清静。事情刚发生时,她是有着深深的自责的,认为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她不该让江帆去给她收拾那些书本,她也不怨江帆看了那些日记,也许,这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只是,作为当事人的她,早就心如止水、情有所归,而且,当初对科长那种朦朦胧胧的感情,早就被另外一种感情形式所取代,这种感情,是超越世间男女之情、超越同事之间的友谊,彭长宜对于丁一而言,既是兄长,又是师长,甚至从他身上,她还得到了亲人般的关爱,她已经很知足了,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样定义她跟彭长宜之间的感情,但有一点她非常清楚,不是男女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