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0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接了过来,是他最爱吃的那种小国光苹果,就说道:“哪儿来的?”
  高山说:“邸凤春放车上的,还有一个。”
  江帆笑了,两三口就将苹果吃没了,高山将另一个递给了他,江帆摆摆手,说道:“一个就够了。”他说完,将吃下的果核放在脚底,便将大衣盖在身上,闭上了眼睛。
  他的确喝多了,有些头痛欲裂,所以才开着车窗。
  看到彭长宜,他还是有着跟从前一样的感觉,自然就想到了他们过去三人经常在一起聚会的种种情景,说真的,如果不是刻意想起,他还真就忘了他跟丁一之间发生的事了。
  长宜是好兄弟,这是没得说的,但是……

  江帆闭紧了嘴,不再去想之后的种种了。
  司机高山见市长一路沉默不语,知道市长的情绪不高,便小心谨慎地开着车,尽量将车开稳。回到军区住处,他拿起市长的手包和水杯,将市长送上了电梯,看着市长掏出钥匙,推开了走廊的门,他才将两样东西交给市长,转身离开了,但是他不放心,又停住了,他担心市长喝多了,没有锁好走廊的门,就走到门前,按住门把手,打不开,说明市长还算清醒,他便来到楼下的车里,抬头望了望市长家亮着的灯光,这才放心离开。

  丁一这段时间正如江帆跟彭长宜所说的那样,过得非常不好,她的内心非常苦恼。不但脚伤纠缠着她,给她工作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方便,最近一段江帆对她明显地不像从前那么亲密了,尽管他们都在极力回避着什么,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夫妻之间出现了问题。
  本来是计划好了要宝宝的,但现在看来,显然一时半会实现不了这个目标了。很明显,江帆不愿意这个时候要孩子,不愿意这个时候要孩子,就说明他有鼓励,那么,他顾虑的是什么?答案不难找到。
  丁一几次想跟江帆好好谈谈,但江帆都以工作太忙搪塞过去了。江帆工作忙,丁一理解,因为这段阆诸政坛出了大事,市委书记佘文秀一氧化碳深度中毒,目前还在医院接受高压氧舱治疗,还没有完全苏醒,阆诸这一大摊子事,忽然之间就落在了江帆的身上,他忙,是事实。
  但是,以往江帆也有忙的时候,就是他再忙,也不会忽略丁一的,那种夫妻间的甜蜜恩爱,总是无孔不入地出现在两个人之间,让人时刻感觉对方的关怀和温暖,不像现在这样。现在,江帆常常以工作为借口,留宿在办公室,即便回家,也是少了许多交流,即便有交流,也不像过去那样充满浓情蜜意了,他跟她多了许多的客气和礼貌。

  丁一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她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有一次她跟江帆提出回家去住,双方都冷静地想想,但被江帆拒绝了,接着,就发生了佘文秀这事,丁一纵有一千个想回家的理由,她也不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江帆增添思想负担,日子过得不咸不淡,丁一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忧虑。
  那天,她决意去医院拆石膏,江帆没有时间陪她去,还是陆原开着车陪她去的,哪知,石膏拆掉后,脚伤恢复的不太好,无奈,医生又给她绑上了绑带和夹板,回来的路上,丁一难过的哭了……
  陆原知道妹妹的心事,他劝慰着说:“这段时间江帆是非常时期,阆诸是非常时期,多理解、多支持他,等阆诸政局平稳了,你们好好谈谈。”
  丁一点点头,伤心地说:“只能如此了……”
  回到家后,丁一主动给江帆打电话,询问他晚饭是否回来吃,江帆告诉她回来吃,等丁一做好晚饭后,一直等他到十一点,她实在熬不过了,便提前睡了,晚饭,她也没吃。

  江帆回来的时候估计半夜了,他没有跟丁一睡,而是睡在了书房,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江帆看着丁一红肿的眼睛,知道她的心理感受,就说道:“对不起,昨天下班临时开常委会,就忘了打电话告诉你了,这些,我去热热,早饭吃。”
  丁一看着他,不好说什么,要知道,她的脚伤后,这么大动干戈地做晚饭,还是头一次,大多时候她都是叫食堂送餐。她做饭的确行动不便,脚控时间长了就涨疼难忍。
  看着江帆吃着昨天晚上的饭菜,丁一知道他有些难以下咽,因为他们早饭习惯清谈一些的,她就默默地收了那些荤菜,给他端出他平时爱吃的腌制小菜,又给他将小米粥热了热。
  丁一,尽了自己最大限度的忍受着江帆对她的冷淡,那种孤独和无助,她真的无处诉说。

  但是今天晚上似乎江帆有些例外,他进了家门,高高地抬起手,让手里的钥匙坠落在门柜上,看着沙发上的丁一,说道:“你猜我今天晚上跟谁喝酒了?”
  丁一现在已经习惯江帆晚上不回家吃饭了,所以,她现在根本不再张罗晚饭了,哪怕是跟食堂叫餐。反正她有一杯奶就解决问题了,有时连牛奶都省略了。那天岳素芬来家里看她,惊讶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吃了多少猪蹄、喝了多少骨头汤,指不定胖成什么样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瘦,小脸都尖了,江市长是不是虐待你了?不让你吃喝?”
  丁一当然予以否认,说他忙得脚丫子冲上,哪儿还顾得上她。
  此时,丁一看着有些醉意的江帆,没有吭声。
  江帆将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穿着拖鞋,边走边松开领带,说道:“你怎么不说话?”
  丁一早就憋着委屈,她关了电视,将翘在软凳上的脚搬了下来,准备回卧室。
  哪知,江帆出奇地有兴致,他笑嘻嘻地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说道:“我在问你,你猜我今天跟谁喝酒了,你怎么不说话?”
  丁一刚想说那是你的事,话还没说出来,江帆就又说道:
  “我跟你最喜欢的人喝酒啦——”
  丁一皱着眉,脸就别向了他这边,看着他。
  江帆僵着舌头说道:“当然,也是我最喜欢的人。诶,以你的敏感,你肯定已经猜出我跟谁喝的酒。”
  丁一仍然默默地看着他,脸上毫无表情。

  江帆有些站不稳,他甩着两条腿,不停地走动着,说道:“我去北京办完事,晚上就去党校找长宜喝酒了,他问起了你,我就跟他说,我说你最近非常不好,显然,他听了我的话有些紧张,忙问我为什么……”
  丁一不再听他说话了,其实,当江帆让她猜跟谁在一块喝酒的时候,丁一就基本猜出他是跟彭长宜喝的酒,等江帆证实了她的猜测后,她默默地摸过旁边的一只拐,撑着站了起来,走进了卧室,把个醉醺醺的江帆凉在外边了。
  江帆见丁一没说一句话就回了卧室,而且关上门,他的内心也很纠结,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江帆起来后,就看见丁一早就穿戴整齐坐在沙发旁边的椅子上,旁边是两只大行李箱,两只拐靠在她的身边。
  他揉着眼睛,看着丁一,说道:“你……你要出差吗?”
  丁一仰起脸,看着他,平静地说道:“江帆,我们分居吧,本来我可以趁你不在家的时候离开,但是我不想那样做,我是光明正大住进这里,也想光明正大地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