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叹了一口气,彭长宜当然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以为是阆诸官场的事让他累,当然,市委书记出事,即便跟江帆没有任何关系,但他现在一肩双担,肯定不会清闲的,更重要的事,还要稳住阵脚,不能出更大的乱子,操心是一定的,想到这里他说道:“佘文秀现在情况怎么样?”
  江帆说:“尽管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糊涂的时候多,康复的希望不大。”

  彭长宜说:“那当时省委是怎么跟您说的?”
  江帆说:“当时就跟我说让主持全面工作,后来省委特地下发了一个文件,说原阆诸市委书记佘文秀因病不能继续主持阆诸全面工作,省委决定暂时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江帆主持阆诸全面工作。就是这个意思,好像全文只有一百多字吧。”
  彭长宜还想要说什么,见服务员进来开始给他们上菜,就不再说什么,等服务员出去后,他又问道:“我感觉,这么长时间省委不派新书记来,您有戏。”
  江帆端起酒杯,说道:“这个问题我不敢想,不过一人干两人的活儿的确是累,尤其是现在还要应付各种各样的调查,情况不明,说什么的都有,小道消息满天飞,有的说得神乎其神,有些人认为机会到了,异常活跃,上蹿下跳……总之,千头万绪,稳定军心最重要,所以我的会就开的勤一些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勤,为的就是统一认识,聚拢人心,让大家把心放在工作上,一个人出事了,不能影响全局工作啊!省委对阆诸的问题也很重视,省里主要领导先后打电话,关注阆诸目前的局势,说真的,我只是一个市长,暂时主持全面工作,有些工作可前不好,可后也不好,所以这段时间阆诸的工作的确有些滞后,没有达到年初的预期。”

  彭长宜宽慰道:“保持稳定是大事,这个时候最容易失稳。”
  “是啊,关键出事的是市委书记,而且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结论,所以好多事不好办。要不你说我瘦了,能不瘦吗?这个操心跟工作上的操心不是一股劲。”说道这里,江帆端起酒杯,说道:“好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长宜,祝贺你高升。”
  彭长宜赶忙端起酒杯,说道:“不算高升,我只是给别人腾腾地方顺便腾到了市政府而已。”
  两人都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起身给江帆满上,然后又给自己倒满,他问道:“那个唱歌的女人没交代出什么吗?”
  江帆夹了一口菜,说道:“现在掌握的情况都是这个女人交代的,佘文秀目前还没有完全康复,什么问题也没给专案组提供出来。”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有可能是别人栽赃吗?”

  江帆说:“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是别人栽赃陷害,据说,反应他的一些问题,一直没有停止过,省委有关领导也跟我暗示过,其中就有反应他跟这个女人关系的举报信,甚至有人还偷偷拍了他们约会的照片,所以佘文秀跟这个女人见面是十分谨慎和小心的,包括那天他开的车,提前都把牌照卸了,到了约会地点后,更是把车藏在了这家的车库里,所以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
  彭长宜又说:“这个女人和聂文东不错,难道真的和佘文秀也有关系吗?是不是在利用他?”
  江帆说:“你说得非常正确,目前来看,的确是利用了他,利用了他的权力,但是,利用他的这个人不是季晓琳,而是她那个老谋深算的姨妈韦丽红。”
  “就是那个女开发商?”

  “是的。她骗了一千多万元的税款后就人间蒸发了,到现在公丨安丨也没有找到她。”
  “哦?”彭长宜吃惊地看着他。
  江帆说:“据季晓琳交代,开始接触佘文秀,就是她这个姨妈的主意,因为季晓琳从上大学开始,包括她后来学唱歌的费用,都是这个姨妈在供她,所以她对姨妈是言听计从。开始她姨妈来阆诸发展,就是季晓琳找的聂文东,这样才有了新一区的商业步行街的项目,本来这是个违规的项目,但在聂文东的运作下,这个项目很快就破土动工了,聂文东出事后,韦丽红的确不安了一段时间,后来有一次佘文秀来新一区搞调研,韦丽红通过汤番,特地宴请了佘文秀,外甥女季晓琳作陪,按季晓琳的说法就是姨妈想讨好佘文秀,从而在阆诸好办事。无疑,韦丽红是在寻找新的更大更牢固的靠山。”

  彭长宜问道:“那季晓琳是怎么和佘文秀好上的?她不是跟聂文东关系很亲密吗?”
  “问题就在季晓琳身上。”?江帆说道:“根据季晓琳交代,她和聂文东的关系,她的姨妈韦丽红是知道的,聂文东出事后,季晓琳曾经一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聂文东赠给季晓琳的房子也被查封没收了,季晓琳就住在了韦丽红家。在那次请佘文秀的晚宴上,季晓琳跟佘文秀唱了一首歌,韦丽红看出佘文秀很喜欢听季晓琳唱歌,就隔三差五地找尽一切借口,邀请佘文秀唱歌,他们很少在阆诸的歌厅唱,而是经常去北京唱,有时候季晓琳还邀请圈子里的歌手一同来陪佘文秀唱。”

  彭长宜听到这里问道:“看不出来,佘文秀还有文艺细胞?居然还喜欢唱歌?”
  江帆说:“是啊,佘文秀还是很有文艺细胞的,这种文艺细胞没写在他的脸上,都在他的骨子里。他在大学时就是文艺骨干,会吹笛,拉手风琴,还会吹葫芦丝,喜欢看文学作品,有时候还搞影评,书评,出版过自己的美学论著。嗓子很好,但他平时很少唱歌,这次迷上季晓琳,据季晓琳讲,也是有缘由的。”
  江帆接着说:“为了让佘文秀为自己所用,韦丽红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牢牢抓住佘文秀,她以季晓琳当诱饵还唯恐不够,又说聂文东在出事前,曾经将一份秘密材料让季晓琳保管,并且跟季晓琳说,如果她在阆诸混不下去,就拿着这份材料去找佘文秀,你要什么,佘文秀就会给你什么。以此来要挟佘文秀为她做事。”
  “哦?有这事?”
  江帆说:“季晓琳,她曾经多次跟佘文秀说,聂文东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什么材料,可是不知韦丽红给佘文秀灌了什么迷魂汤,他就是不信,在出事的这天下午,佘文秀有些神情恍惚,跟季晓琳说,他已经不担心什么狗屁材料了,因为韦丽红已经卷款而逃了,骗走了一千多万的税款和工程款,在这件事上,他是有责任,这下,他是彻底完了,因为一直有人在告他。季晓琳一听,说不可能,前两天还跟姨妈通电话着呢,季晓琳就给姨妈拨了电话,但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佘文秀苦笑了一下,说,你姨妈把我们都耍了,她用的是缓兵之计,给她敛财腾出时间。”

  彭长宜惊得张开了嘴,半天才琢磨出怎么回事,问道:“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份材料?”
  江帆说:“据季晓琳交代,的确没有什么秘密材料在她手上。”
  彭长宜说:“要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到监狱提审聂文东不就知道了?”
  江帆说:“佘文秀可能心里真的有什么鬼,才担心聂文东交给季晓琳一份这样的材料。”
  彭长宜想了想说:“不对啊,如果聂文东真的攥着什么人的把柄,他出事后,早就应该交代了,怎么可能还留着什么秘密材料?要知道,现在办案人员有的是招儿让他交代问题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