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彭书记去锦安当市长,还要你这老头子吗?”
  “哈哈。”彭长宜笑着说:“你怎么说?”
  老顾不好意思地咧开了镶着假牙的嘴,说道:“我跟她说,彭书记不要我了,但我死乞白赖偏跟着他,他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甩不掉我。”
  彭长宜说:“我这个人喜欢怀旧,咱们出生入死过,你只要干得动一天,我就用你一天。”

  彭长宜还是比较满意老顾的,除去最初在北城的时候,他动过要换他的念头,以后再也没有过。随着老顾年龄的增大和家庭负担的减轻,他在以后修车的过程中,再也没犯过最初的那种错误,而且对他忠心耿耿,没背着他办过什么私事,即便有事也都会跟彭长宜说明,他为人低调不惹事,还能察言观色看出许多问题,他既是司机,又是管家,对于这样一位久经考验的人,就是他不愿意跟着他,他相信自己也能说服他。

  回到党校后,彭长宜利用休息时间,将昨天落下的功课补上了,很快就要毕业了,他不能对课堂知识有死角。他没有将组织部门对自己新的任命告诉同学们,因为这里的人,谁都比他级别高。
  下午,快下课的时候,彭长宜打开了手机,有江帆一条信息,江帆告诉他,他来国土资源部北京局办事,晚上有时间的话见面坐坐。
  彭长宜笑了,赶紧给江帆回了电话,他说道:“市长,您还在北京吗?”
  江帆说:“你再不回电话,我就要出城了。”
  彭长宜歉意地说:“呵呵,对不起啊,我刚开机,看见您的信息一刻都没耽误就给您打了。”
  江帆说:“我估计你也快下课该开机了,所以我也在等你。”
  “是啊,是啊,您现在在哪儿?”
  江帆说:“我正在一个航模专卖店,看到一款新上市的航模。”
  “您什么时候迷上航模了?”
  江帆说:“不是我,是小丁的侄子小虎,这个小家伙年前考了个全班第一,我说奖励他,直到现在都没兑现诺言,在等你电话的空儿,我就进了一个航模店。”

  彭长宜说:“那我们在哪儿见面?”
  江帆说:“你不要动了,就在党校附件找个僻静的地方,咱哥俩喝几杯,我马上就往那边赶。”
  彭长宜挂了电话,想了想,今晚的选修课又上不成了,他再次把录音机给了商同学,让他帮助录音。
  商同学说:“你刚回来晚上又有事啊?”
  彭长宜说:“是啊,没办法。”

  商同学继续问道:“你昨天回去,你们上级对你有什么新的安排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怎么会想到这层?”
  商同学说:“昨天中午吃饭听倪主任说的,说你回组织部报到去了。”
  彭长宜这才跟他说了上级组织部对自己的安排。

  商同学说:“我想到这层了,祝贺你,不知我回去是否跟你一样幸运。”
  彭长宜笑笑,说道:“你只要一动,最起码是哪个地级市的市长,而我只是一个排名最后的副市长,咱们不在一个段位上。”
  商同学说:“彭同学,我感觉你很快就会光芒四射的。”
  “谦虚啊!”

  “哈哈。”彭长宜跟这个南方同学很合得来,在全班中,他们俩的年岁是最接近的,商同学跟江帆同岁,而且这个人性格活泼开朗,说话有浓重的江南口音,彭长宜很喜欢跟他开玩笑。
  下课后,彭长宜没来得及回宿舍,背着包就直接往大门口走来,他向武警战士出示了证件后,走出了大门。
  这时,他就接到了江帆的电话,江帆已经先他到了,在离党校稍远的一个饭店等他。
  他按照江帆说的地址,来到了这家饭店,服务员早就等在门口,将他带进电梯,来到一个雅间。彭长宜进门后,就见江帆正在低头点菜,旁边的服务员在记录,桌上早就放着他带来的一瓶酒。

  江帆站起来跟他握手,说道:“长宜啊,今天咱哥俩要好好喝喝。”
  彭长宜感觉江帆瘦了好多,而且精神有些憔悴,他就想有可能是江帆这段主持全面工作比较辛苦,彭长宜就笑着说道:“您是自己开车来的吗?”
  江帆说:“不是,我带了司机。”
  彭长宜说:“那还差不多,现在北京查酒驾查得很严。”

  江帆合上菜谱,说道:“我点了几样小菜,你看看有没有不合你胃口的?”
  彭长宜说:“我的胃口您都知道,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江帆将菜谱交给了服务员,吩咐服务员将酒打开。
  彭长宜跟服务员说:“我替你干这活儿,你去给我们上菜吧。”
  服务员谢过彭长宜,走了出去。
  彭长宜拿过酒瓶,看了看,说道:“哈哈,真好,56度,别说,我最近还真是馋酒了。”说着话,他就打开了酒瓶,先给江帆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江帆说:“我中午喝的酒可是还没下去呢,这瓶你多喝点。”
  彭长宜笑着点点头,他跟江帆在一起喝酒,从来都是保护他的。
  彭长宜问道:“您来国土部是不是跑项目?”
  江帆说:“是啊,北京一所大学想在阆诸建分校,有些政策上的东西我咨询了一下,另外,也帮助走动了一些关系。”
  彭长宜知道袁小姶的哥哥袁小民就是在国土资源部北京局工作,江帆难到还和袁家人有来往?想到这里他说道:“您前大舅哥就是在国土部工作吧?”

  江帆说:“是啊,这次就是找的他。”
  “您现在还和他们有来往?”
  江帆笑了,说道:“事实上,我和她哥哥一直都有来往,当年他妹妹进了戒毒所,他当时不敢告诉他父亲,就告诉了我。他那个时候离了婚,刚又结了婚,倒不是没有能力帮助他妹妹,也不是没有钱,主要是惧内。后来袁小姶戒毒成功后,袁小民特地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那个时候他就告诉我,他已经调到了北京局工作,还说有什么事可以找他,我到阆诸后,因为奶制品厂占地的事,他的确帮了大忙,不然跑手续就会跑上一年,如果没有他,还真不行!”

  彭长宜听了很不是滋味,江帆现在跟丁一结了婚,还和袁家人来往算怎么回事?也许是自己心胸狭隘,也许是涉及到了丁一,彭长宜就异常敏感。他甩了甩头,说道:“哦,那还不错,你们不计前嫌,还互相往来,的确不错。”
  江帆笑了,说道:“我只限于跟袁小民有来往,而且完全是工作上的,我们在一起不谈论家事,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些含义啊?”
  彭长宜笑了,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您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我怎么看着您瘦了好多?”
  江帆摸了自己的脸,说:“是吗?别人也这么说,跟你说,我这段时间不是一般的累。”
  彭长宜说:“一人干过去两个人的活儿,肯定会累。”
  江帆说:“工作累、各种乱七八糟的累,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