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7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归不归说到这是泗水号的时候,离墨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不在说话,归不归也不怪他无理,笑眯眯的看了离墨一眼。随后当着他的面叫进来车队的主事,说道:“你给你们家两位东家写封信,就说他们身边的李甲现在就在车队当中。李甲身负重伤,请你们两位东家看如何处置。”
  主事并不认识离墨,只是按着归不归说的写了一封寄信随后快马送到码头。等到主事离开之后,离墨睁开了眼睛,看着归不归说道:“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你有你们的正事。干嘛好端端的要趟我这个浑水?”
  “怎么说也相识一场,你还是莫离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总不能看你出事不管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好歹之前也是同门师兄弟。他和你两位师尊闹翻了,用你撒什么气?你以前的那位师尊也是,和他现在都扯不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本来还面无表情的离墨脸上突然多了一股怒气。喘了口粗气之后,他开口说道:“不要说了,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些人。记住。我现在叫做李甲,既不是离墨也不是莫离。更不认识你说的那些人……稍后会有人来接我走的,我在你这里耽误不了几天的。”
  “看看你这话说的,那么见外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想说了,那就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要对老人家我说的话。喊一声我老人家自己就过来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起身离开了这里。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就见谢伦站在门口,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先生,家师指派在下过来问一下,明天我们会按时启程吗?您是知道的。忘诛石对家师来说是一等一的大事,不敢有半点马虎。”
  “回去和你们家猴子说,就说让它放心。它死的时候,有一块和猴子它差不多大小的忘诛石给他陪葬,老人家我让它搂着忘诛石一起陪葬……”说完之后。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留下来一个尴尬的谢伦。
  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刚刚进来百无求就凑了过来:“老家伙,那个什么墨的醒了吗?谁把他揍成那个德行的?你说咱们也不好意思白蹭刘喜、孙小川哥俩的,帮他们办点事,省的以后翻脸说咱们占他们哥俩的便宜。”

  “傻小子你想的倒是长远。”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默不作声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让泗水号的主事给他们哥俩写信了,怎么处置看刘喜和孙小川的了。不过接下来离墨要跟着咱们走一段了,或许害他的那个人还不死心,想过来补刀也说不一定。我老人家有预感。这一路上会越来越有趣的……”
  第二天一早,车队照常启程。主事派了几个伙计小心翼翼的将离墨抬到了车上,他被安置在吴勉、归不归后面的马车里。有泗水号的伙计在马车里面服侍。车队从县城中出来,继续向着河套的位置行进。走出去四十多里官路之后,远远的看到了一座小村庄,主事开始安排在村庄当中打尖,休息一下吃喝两口之后下午在赶路。
  村子里面只有一家小小的饭铺,灶台前面摞着高高一摞刚出锅的麦饼。只是这里太小没有什么新鲜的肉食。好在主事早已经准备了一些腊肉和风干的肉食,让店家煮了就着麦饼吃也是香甜。
  吴勉、归不归连同后面的谢伦正在吃喝的时候,远远响起来一阵礼乐的声音。随后看到远处有一队僧人走了过来,和尚出门从来不带钱,这一队七八个僧人围在饭铺老板面前,吟唱着祈福的佛经,请施主布施一点吃喝。
  不过饭铺老板是小本声音,实在舍不得刚刚从吴勉、归不归这几位老爷身上争的钱再去贴补这些和尚。当下饭铺老板有些不耐烦的伸手去哄这些和尚:“别添乱,我这是小本经营,你们要化缘就到前面四十里的县城去。那里有钱人有的是。”
  看到饭铺老板不愿意布施,这些和尚也没有强求。对着老板鞠躬之后,转身向着吴勉、归不归走了过来。将它们俩围成了一圈,随后还是背诵着经文。没等他们念完,归不归已经摸出来一个金锞子塞在了和尚的手里,说道:“这是老人家我给你们家元昌喝酒的酒钱,嗯……他亲自到了,那么老人家我直接给他就好……”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远处一个身穿华服僧衣的年轻和尚慢慢的走了过来,正是那位被广仁保了多次的妖僧元昌。
  元昌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之后,高耸佛号之后一个和尚替他搬过来一张椅子坐下。还没等元昌说话,百无求已经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子就不明白了,谁给你这么大胆子敢坐在这里的?这里最少有俩能弄死的人。你还敢坐在这里?还是说你这是想开不打算活着了,过来送人头?”
  “我们的误会太深了”元昌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的方向说道:“当初我只是想对付问天楼主的,只是行事有些急功近利,这才得罪了你们几位。当初那两位楼主是怎么对付我,你们也是看到了的。当初他们俩种下了恶因,现在长出来了恶果。自己酿的苦酒只能自己喝……”
  归不归听了哈哈一笑,看着元昌说道:“说的好,小和尚,你得罪了老人家我就是种下了恶因。现在广仁保着你,我老人家不和你一般见识,总有一天他没了保你的理由。老人家我也请你喝一杯自己酿的苦酒。”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离墨养伤的马车之后,继续说道:“别以为吞噬了楼主的术法你就真的天下无敌了,也别以为有广仁保你就无所顾忌了。你以前的那个师兄弟现在管席应真那个爸爸叫师尊,你也知道我们家人参说话漏风,一旦它见到了他们家干爹,说离墨被你揍了……小和尚,一个嘴巴你是避不开了。”
  “元昌,你动谁我不管,不要惹到我……”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也在盯着元昌。白发男人接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和我也是有旧账未清的,我不动你是我想看看占祖到底说过什么。如果你让我没了对占祖的兴趣。那你就到地下等着看楼主的恶果…….”
  吴勉说话的时候,元昌脸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对他来说最难办的就是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了,当下妖僧双手合十。正要对着吴勉解释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吴勉车队当中一声巨响,随后就见离墨养伤的马车车厢突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在众人的面前断成了两半。看着马车断开的角度,里面的离墨应该已经跟着车厢一起分成两半了。
  泗水号的伙计们见状都是一声惊呼,反应过来之后。都跟着跑到了断裂的车厢周围。吴勉、归不归还有两只妖物眼睛都盯着一脸慌张表情的妖僧,元昌察觉不对之后,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这件事和我不管……我怎么敢自己送上门来……不是我…….”
  “小和尚你在说什么?一架马车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谁也没有说你。你心虚什么…….”

  日期:2017-07-2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