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3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哈哈一笑,就推门下车,刚刚把车门关上,连声再见都没来得及说,董雅洁的车就喷出一阵砖家们口中的雾霾罪魁祸首,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慢慢远去消失的车尾灯,萧晋脸上的笑容也缓缓的变成了压抑不住的愤怒。
  就像是被迫连夜逃离京城时感觉一样,憋屈!不甘!无奈!
  这都是因为自己太弱了,太弱了,连喜欢的女人都守不住,谈何报仇?谈何挑战权贵?谈何登顶巅峰?

  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在真正的成功之前,无论什么样的屈辱,他都得承受。
  成功!必须得成功!不成功,便成仁!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一拳打碎旁边车的车窗,在刺耳的警报声中,他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票子丢进去,驱车离开了停车场。
  在他离开后不久,不远处又有一辆车的车灯亮起,循着他离开的路线追了上去。

  因为心乱的缘故,萧晋直到二十多分钟后才发现了跟在后面的那辆本田雅阁,在连续拐了几个弯确定之后,他的嘴角就冷冷一翘,踩油门向着市郊的方向驶去。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他心里的邪火正无处发泄,现在居然有人送上门来,要是不好好招待一下,都对不起他们花费的油钱。
  在如今城市化发达的今天,一般大城市的周边已经很难找到真正没有人烟的郊区了,萧晋一边开车一边翻着手机地图,才确定了一片荒废的工业区。
  龙朔在上个世纪曾经是一座工业城市,周边各种大型工厂林立,后来工业没落,第三产业兴起,再加上环保问题越来越受重视,龙朔就开始转型,利用自己连通东西南北的优势,以交通枢纽为中心,慢慢的转变成了现在这个以金融和服务商业为主的大都市。
  自然而然的,城市周边的那些工厂,关的关,搬的搬,地皮大部分都被开发成了住宅楼,只有离得最远的一部分还在默默等着城市继续扩大。
  又足足开了将近一个小时,萧晋才找到一条视野之内没有人烟、头顶也没有任何监控设施的路,开车拐进去,没多远就停下来,下车走到路边解裤子开始撒尿。

  一泡尿刚刚尿完,雅阁的车灯就出现在了路的拐角。
  车上的人似乎没有料到萧晋停下了,下意识的就踩了刹车,片刻后才继续前行,显然是想要装作路过。
  萧晋费了这么半天劲,怎么可能让他们走掉?裤子一提,就大踏步的走到了路的中央。
  雅阁在他身前不到两米处停住,副驾驶车窗降下,伸出个尖嘴猴腮的脑袋来。
  “你他妈找死呐?想死一边死去,别特么给老子惹晦气!”
  “对不住对不住!”萧晋一边掏烟一边点头哈腰的走过去,说,“我就是想问一下路,手机导航给指了这么一条道儿,我看这前面是荒郊野外,心里就有些没底。”
  说话间,他就走到了雅阁的副驾驶窗前,趁着往里递烟的功夫,迅速看了下车厢。

  一共四个人,开车的是个胖子,一脸凶相;后座上坐了俩小年轻,脑袋上染着黄毛,嘴里都叼着烟,目光不善;副驾驶上则是个精瘦精瘦的汉子,因为头发很茂密的缘故,看上去整个脑袋呈倒长三角状,像只耗子。
  像耗子的家伙外号就叫耗子,听了萧晋的话,他转头跟开车的胖子对了个眼神,就接过萧晋递进来的烟,扯着嘴角横道:“你特么脑子缺是不是?导航的话能信?幸亏你碰到了老子,老子正好对这片儿熟,你就说你要去哪儿吧!”
  “是嘛!那可太好了!”萧晋笑着打着火机凑进车窗,“我想去医院,能治残废的那种。”
  耗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眼珠子忽然一烫,“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驾驶席的胖子和后座那俩年轻人都惊呆了,他们平日里打架也自认是狠角色,可一上来就用火机烧人家眼珠子的狠人,他们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
  可是接下来,萧晋就让他们真正的认识到,打火机烧眼珠子真的算不上狠。
  只见萧晋嘴角带着狞笑,伸手揪住耗子的衣领就将他的上半身拉到车窗外,然后直接就让他的鼻子撞碎了右后视镜。

  紧接着,萧晋弯下腰捡了一片碎玻璃,扯住耗子的一条胳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挑断了他的手筋。
  耗子的惨叫从一开始就没停过,到手筋被挑断的时候,连“妈妈”都喊了出来。
  如果说胖子和那俩小年轻在起初还想要下车教训萧晋的话,那现在他们全都已经被吓成了鹌鹑,像看魔鬼一样看着车外的萧晋,三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
  萧晋很满意这样的眼神,心中因为董初瑶而产生的憋屈终于淡去了一些,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将玻璃碎片的尖端抵住耗子的左眼眼角,声音森寒道:“如果你不想将来戴眼罩的话,那就乖乖说话,你知道老子想要听什么。”
  “饶命饶命!”耗子忍着疼大叫道,“你……你是萧晋,道儿上有悬赏,捉住你就有一百万拿,我们这才跟着你的。大哥!我们错了,鬼迷心窍冒犯了您,您就饶了我们吧!。”
  萧晋眼睛一眯,玻璃碎片的尖就扎进了耗子眼角的皮肤。
  “看来,你是很喜欢海盗的形象了,那我就成全你。”
  “大哥大哥,别!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耗子凄厉的喊道。
  萧晋冷冷一笑,说:“如果你们真的只是为了悬赏,先前见到我停下就该直接冲上来,而不是在路口停车后又想假装过路的开过去,很明显,你们只是想要跟踪我,而不是要抓我。
  现在,我数三个数,如果你还不说出你们的目的、以及指使人是谁的话,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车里的胖子和那俩小年轻又傻了眼,本以为自己跟踪的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谁成想竟然是个柯南啊?光凭一点开车的小动作就能推理出己方的目的,下手还这么恨,要真是小白脸的话,那以后还真不能再随便看不起这帮吃软饭的了。

  尼玛!这年头难道连吃软饭的都这么专业了么?那老子特么还混个什么劲儿?
  这时,萧晋已经数到了一,神色一厉,正打算动手,耗子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说我说,是邓睿明邓少让我们来的,他叫我们跟着你,天黑之前查清你叫什么、是干什么的、家里几口人……总之,就是摸清你的所有底细。”
  听到邓睿明的名字,萧晋就知道耗子说的是真话,因为易家不可能会派这种不入流的业余混混来跟踪他,而他又刚刚得罪了邓睿明这位市长家的公子。
  “天黑之前?这特么都快到凌晨了,你们居然还跟着,倒是真敬业啊!”
  “没办法,我们根据你的车牌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在游乐场里了,那里那么多人,我们只能在停车场等着。”
  这个解释非常合理,萧晋想了想,就松开耗子,歪头瞅瞅车里另外仨人,问:“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胖子和俩小年轻的脑袋都变成了拨浪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