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王家栋听了大笑,说道:“别说我,您跟我的心情差不多。我说句话您别笑话我,我啊,真的是非常看好他们,我从方方面面把他们俩人都研究透了,别说江帆,就是像长宜这样的干部,现在的基层不多啊,也许以后几年会多起来,那些高学历的人经过一段时间锻炼后都起来了,但眼下还真不多。”

  樊文良说:“还不是你这个园丁栽培的好。”
  王家栋说:“这话我以前听着还会觉着当之无愧,现在不行了,我都羞愧做他的园丁,而且,我早就够不着他了。”
  樊文良说:“你羞愧做他的园丁我能理解,但人家长宜我看可是从来都没这样认为过啊。”
  王家栋说:“这也是我这辈子感到欣慰的地方之一,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也够不着他了。”
  樊文良说:“什么叫够不着?他就是树高千尺也不能忘根,你的一些从政经验和从政箴言,对他们是很有帮助的,亢州的那些年轻干部,仍然需要你去敲打、去提醒。”
  王家栋尴尬地说:“您千万不要这样说,人家长宜认可我行,不认可我的,我是连吭都不吭的。”
  王家栋说:“无论怎样,你毕竟搞组织工作多年,对于身边的干部,还是有责任和义务去敲打他们、提醒他们的,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吗,我们最大的价值不是当多大的官,是要给这个官场带来什么?影响到什么人?所以,我对他们是后来才上心的,我感觉你说得很对,我们除去本身的职务外,的确还有着培养、发现、影响后来人的责任。”

  王家栋说:“我那句话是对您当时在亢州政界中的影响做的总结,因为我就是被您影响过的,当然我后来的事就不用说了,我的确真真切切地发现,有好多干部当时都在模仿您,总结您,尤其是当时您对组织工作做的那些指示,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樊文良笑了,说道:“你就忽悠我吧,你才是校长,不光长宜,亢州那些后起之秀都该是你培养起来的,包括国庆、京海、姚斌等,所以,你要继续把好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王家栋尴尬地说:“这个,有点难度,平时京海、曹南、小林岩几个来得稍勤些,就是他们来,我也不再轻易好为人师了,毕竟我是有污点的人,说的话难以服众,国庆吗,他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我也很少见到他,即便见到,也不好说这些。”
  樊文良懂王家栋的意思,他说:“嗯,我能理解。说到这,你以后还要多提醒长宜,工作认真,敢于坚持原则,固然是优点,但要讲究方式方法,尤其是在贯彻上级指示精神方面,要尽量和上级丨党丨委政府保持一致,有不同的意见可以私下找领导谈,在其它一些场合,说话办事要注意影响,有时候上级领导布置的工作是针对大局而言的,不一定每个地方都要求一致,也不一定每个地方都要干出多大的成绩,领导也是允许有差异存在的。还有,要善于给自己创造和谐的工作环境,善于跟不同的领导搞好关系,最起码是工作的关系,要善于搞好班子团结,要沉得住气,要忍得住寂寞,哪怕权力被架空,也不要心浮气躁。说真的,他能走到今天跟他自身素质有关,但也跟方方面面的关系有关,你是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千万要注意,心里要有包容之心,一个干部,即便能力再强、再出众,有时没有包容之心也不行,要善于给自己的能力留下空白,为别人提供施展才能的舞台,要学会容人,还要善于容人,我们不是常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吗,就是这个道理。”

  王家栋听了樊文良的话心里就是一咯噔,尽管樊文良说的这些都很抽象,但他知道樊文良是有所指的,肯定是有人在樊文良面前说了什么,这个人有可能就是朱国庆,甚至是岳筱!看来,这小子这次还真的挺玄乎!
  但是,王家栋没有将樊文良说的话全盘告诉彭长宜,正如彭长宜猜测的那样,他对彭长宜是有所隐瞒。
  他隐瞒的目的倒不是担心彭长宜对樊部长有意见,他担心的是彭长宜的接受程度,因为,经过十年的历练,可以说,彭长宜在官场上为人处世已经相当老练和成熟了,他还能保持着自己为人为官正直的秉性,敢于坚持原则,敢于坚持自己的主张,不畏权力,对百姓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实属难能可贵。王家栋可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尽管他后来出了事,但经历过多次变革的他,完全能感觉得出彭长宜的可贵之处。尽管在工作中,彭长宜很少喊口号,但是他对工作对百姓有一种朴素的感情,他始终认为彭长宜会成为一个好官,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官。他不想磨灭彭长宜这抹理想的色彩,也不想让彭长宜心里觉得没有阳光,他也十分清楚樊文良说这番话的含义,樊文良即便听到了对彭长宜的不实之词,但作为彭长宜的老领导,作为省委领导,这样说都是不为过的。提醒,警示,重于一切顺情好话,即便有些话过头都没有关系。

  此时的彭长宜见部长不说话,就更加认定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尽管他不知道部长跟樊文良通话的全部内容,但先天的忧患意识,使他感到樊文良肯定听到了一些对自己的反映,所以他进一步试探道:“是不是樊部长听到什么了?”
  王家栋抬起头,看着他,严肃第说:“听到什么也正常,关键是你自己怎么对待这些的问题。”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承认我对朱国庆有些过分,尤其是那次全市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但是,我作为市委书记,就是想让全市的干部知道我的态度。也许,你们会问,为什么不私下讲,或者在常委会上讲,非要在全市公开大会上讲?这个问题我跟关昊也说过,我有想法,但是没有机会讲,人家干什么事、开会研究什么问题,根本就不通知我,不需要我知道,事后都不跟我打招呼,我没有表露心机的机会。但我毕竟还是市委书记,我还有发声的权力,不然,全市人民就会认为我失职,会认为我丧失了市委书记的尊严!”

  王家栋看着他,问道:“你是因为尊严才这样吗?”
  “当然不是,我没有那么狭隘,别人不了解我,您再不了解我,我就委屈死了,我当然不是为了我自己,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感觉他这样做不对,上级也不该这样支持他,只是跟您说,跟别人不敢。”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我了解你,尽管这次有惊无险,但也是个教训,一把手,要学会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强势的市长也好,老实本分的市长也好,都要学会跟他们相处的艺术,我说过,书记是干什么的?书记就是琢磨人的,冲冲杀杀不是书记干的事,要琢磨你周围的人,琢磨方方面面的人。”
  彭长宜争辩说:“从理论上来讲,您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王家栋知道他不服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