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彭长宜回来后,王家栋已经将两瓶茅台酒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他把书房的门给孙子关上,就坐在了茶几上,抓紧说道:“您给樊部长打电话着吗?”

  彭长宜怔了一下,说道:“没顾上打,昨天下午通知的我,今天就到锦安去报到,脑子里还没得闲呢,他是不是知道了?”
  王家栋说:“那怎么不知道?你不知道时他就知道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不是我不知道时,您也知道了?”
  王家栋想了想说:“这个,无可奉告。”
  彭长宜笑了,说:“还跟我保密?也不张罗提前给我透露一下,让我有个思想准备。”
  王家栋说:“没必要给你透露什么,你一不需要处理后事,二不需要准备什么,工作早在一年前你上学的时候就交接了,提前知道了也没有什么作用。”

  王家栋又说:“你那位朋友知道了吗?”
  彭长宜知道他指的是江帆,就说:“我还没顾上告诉他,因为昨天下午锦安组织部通知我到市里报到,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今天到了市里才知道,我现在消息比较闭塞。”
  王家栋点点头,深有感触地说道:“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组织部长,无论是亢州还是上一级,每当遇到党政一把手不和睦的时候,大都是各打五十大板,平调出去,很少有像你们俩这种都升的情况,看来锦安市委的领导在对待你们俩这个问题上,还是用了一番心思的,也照顾到了方方面面的关系。”
  彭长宜知道王家栋说的“方方面面的关系”的含义,他就说道:“您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有着方方面面的关系,估计我不会这么幸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朱国庆算升,我不算升,我还是副厅,属于平调,他倒是由正处变为副厅了。”

  王家栋说:“你也算升,不信你去问问别人,他们是想当书记还是想去上级当副市长?”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这还用说吗?”
  王家栋看着他说:“这不得了?想想当初江帆,比他强多了,别说是锦安副市长,就是当时亢州的市委书记他都不一定报名去支边。已经不错了,该知足了,别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了,好像你多贪得无厌似的。”
  彭长宜笑了,说:“我跟别人没有抱怨过,这不是跟您说吗?别说领导还给我弄了个副市长,就是让我到统计局、环保局我不是也得服从命令听指挥吗?只不过是心里委屈点呗。”
  王家栋笑了,说道:“你小子别得便宜卖乖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樊部长怎么看这事?”
  王家栋说:“我昨天晚上跟他通了个电话,对于你的事他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让长宜注意工作方式和方法。”
  “就说了这些?”彭长宜问道。
  王家栋说:“是啊。”
  彭长宜感觉部长似乎有所隐瞒,他有些不安地说道:“没再说别的?”
  王家栋看着他,说道:“你指什么?”
  “比如,我工作上的不足,比如跟政府一把手的合作,还有,跟上级的关系?”
  王家栋笑了,说道:“你自己都认识到了,作为樊部长,还有必要说你吗?再说了,他说的话向来是一字千斤。”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一时语塞。
  正如彭长宜猜测的那样,王家栋的确有所隐瞒。
  昨天,雯雯中午下班回来告诉他,说彭长宜要调走,朱国庆接任市委书记,但彭长宜调到哪儿,任什么职务,雯雯却说不清,因为这些传闻还都没有被官方确定,还属于小道消息,作为彭长宜的政治园丁,王家栋当然就坐不住了,晚上,他就给樊文良挂了一个电话,
  他东拉西扯了半天,才说道:“樊部长,我听说长宜明天要到锦安市委组织部报到,您知道怎么回事吗?”
  樊部长一听,更加慢条斯理地说道:“是不是不放心你这位弟子了——”

  王家栋不好意思地说道:“呵呵,有点。”
  “他没跟你说?”
  “没有,他可能还不知道。”
  樊文良说:“他现在还不知道吗?”
  王家栋说:“应该是吧,要是知道了,他早就告诉我了,我是雯雯下班回来说的,说机关都传开了,彭书记要调走,调哪儿不知道。”
  樊文良说道:“你别担心,长宜还不错,一直稳步上升,你该放心了。”
  王家栋一听,心放了下来,但是他仍然不知道锦安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彭长宜,就说:“到底是什么位置?”
  樊文良说:“锦安副市长,这个职务行吗?”
  王家栋笑了,说道:“不是行不行,只能说是合乎组织规范。”
  樊文良不紧不慢地说道:“怎么听你的口气似乎还嫌这个职位低了,委屈他了?”
  王家栋笑了,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安排比较公平。”
  樊文良有意逗他,说道:“哦,这么说你担心锦安对他的安排不公平?”
  王家栋立刻说道:“有点担心,但我知道这个小子命好,您是他的老领导,即便锦安想不公平对待他,恐怕也难过省委组织部这关。”
  樊文良笑了,说道:“老同志,你说了违背组织原则的话了,长宜尽管是省管干部,但他在省委组织部是报备干部,一般情况下,不会干涉地方使用干部的,做了这么多年组织工作,你怎么连这个原则都忘了?”

  这个道理王家栋还是懂的,他说道:“我知道,但有您在,也是起到了隐形的保护作用。”
  樊文良用很慢的语速说道:“家栋啊,你也不要忽悠我,我跟你说实话,在长宜这个问题上,我还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锦安报上来就是给他安排的副市长,排名最后,这也是领导排序的惯例,因为他不再是常委。另外,你刚才那个‘隐形’的说法,可是不要灌输给他们啊,不要让他们觉得时刻有人在做后盾似的。”
  王家栋注意到樊文良用了“他们”两个字,他自然而然就知道这个他们指代的是谁了,就说:“您放心,这个我懂。对了,江帆怎么样?这次应该有希望扶正吧?”
  樊文良听他这么说没有立刻回答。
  王家栋忽然意识到自己也许不该在电话里问这么多,就说道:“您是不是说话不方便啊,这样,有空再聊。”
  樊文良没有计较,他知道王家栋的为人,就说道:“这个问题省主要领导还没表态,但也没有酝酿新的人选,不是没有可能,按说以江帆的资历和综合能力,当个地级市委书记还是没问题的,就是履历时间短了些,我跟省委推荐的是他,但涉及到地方丨党丨委一把手,最后用谁,那都是主要领导拍板才能决定的事,不过我看袁省长好像举荐的也是他。”
  王家栋说:“我最近研究了中央几位领导人在选拔任用干部上的讲话,年轻化、知识化是首选,江帆也算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有国家大部委工作的经验,又有支边经历,学历高,应该大胆使用才对。”
  樊文良笑笑,说道:“你看他们都没问题,恨不得他们明天都能成为省委的书记、省长才合适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