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彭长宜开心地笑了,他说:“省里我是做梦都不敢想,如今到了锦安我从来都没想过。当初,我走出校门,到了亢州组织部,当上干部科长的时候,丁一就分来了,我记得说闲话儿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我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能混个正科级,就是光宗耀祖了,因为我们家从来都没有人当过官,最大的官就是我爸爸,当过小队会计。如果我混得好的话,最好能当上乡丨党丨委书记,在下边弄个十多年,等岁数大了,往乡下跑着费劲了,就跟领导要求往回调,找一个不大不小的单位一忍,直到退休。”

  老顾笑了,当初,这话彭长宜也跟他说过。
  彭长宜继续说:“这就是我当初最大的理想,我也是奔着这个目标去奋斗的。现在一看,早就超过我的预期了,我当上三源的县委书记时,我爸爸就跟我说,你是咱们十里八乡出去的后生中最大的官了,那个时候,我就相当满足了,早就超出了我的预期,以后能走到什么地步,跟您老说,我还真的没有梦想了,以后能稳稳当当,不犯错,不犯罪,顺利退休,告老还乡,回家弄半亩地种,是我最大的梦想,现在也是这么梦想的。农民出身,对土地有感情,不多种,半亩足够,多了也累,真正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那才叫一个舒服!我从不像他们似的,不当官了就要死要活的,我不。我跟你说啊老顾,当农民是世界上最自由、最幸福的职业。吃自己种出的粮食和蔬菜,放心、安全、经济、实惠。我敢保证,我要是种地,绝对能让地长出花儿来,别人种地是为了糊口,我种地是为了消遣,当然,前提是我每月还有几千块钱的退休工资,你说,这日子该有多么的滋味?”

  老顾笑了,说道:“等您退休了,我跟着您回老家去种地,我要求不高,在地头让我盖两间房子就行。”
  彭长宜说:“哈哈,没问题,我现在想想都向往这种生活,想多早睡就多早睡,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不用担心上班迟到,也不用惦记着晚上还要开会,更不用整天提心吊胆。我真的到了那天,肯定不在城市里住,我就回我们老家,把老房子重新翻盖,不要太高,也不要太宽,采光要好,墙要足够厚实,这样冬暖夏凉,而且环保舒服。坐在北墙的柜子上,太阳能照到你的身上,抽着老旱烟,眯着眼,打着盹。房前屋后种满树,不要太洋气的树木,咱们北方的杨柳树就最好,皮实,耐活,遮凉,长大了还能卖钱,院子里种满向日葵,好看,有生气,还能吃瓜子。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吃着没有污染的东西,我跟你,绝对的神仙生活。”

  老顾笑了,说道:“说的倒是很让人向往,就是不知道小舒姑娘愿不愿意跟你过农民生活?”
  彭长宜一愣,说道:“你说的这个是个问题。”
  老顾笑了,说:“您啊,做做梦也就当了。”
  彭长宜说道:“这可不是梦,我的梦向来不是合着眼做的,都是睁着眼做的,是完全能实现的。”
  老顾说:“尽管很美好,但是不现实。您想,如果您跟小舒结婚,肯定还会要个小孩,政策是允许您再要的。您60岁退休的时候,小孩不到20岁,也就刚刚上了大学,他不到毕业参加工作,您都不能说是功成名就,所以说,当陶渊明的愿望不是没有可能,是不现实。”
  彭长宜眨着眼,说道:“我还管那么多,解甲归田,是我的终极目标,愿意跟就跟,不愿意跟我自己过。对了,我都忘了跟她汇报今天的事了,昨天晚上还打电话再三嘱咐我,从锦安办完事后要先向她汇报。”
  彭长宜这样说着,就掏出电话,给舒晴发了一条信息:今天锦安报到完毕,毕业正式上班后再给我具体分工。现在回亢州的路上,明天早上回党校上课。

  舒晴很快回道:知道了,我在省社科院开会,晚上联系。
  进了亢州市区,老顾说道:“回哪儿?”
  彭长宜看了看表,说道:“后备箱里还有酒吗?”
  老顾一听彭长宜问有没有酒,便知道他想去哪儿了,说:“还有两瓶,都不是太好的酒。”
  彭长宜说:“有就行,我先送你回家。”
  老顾说:“我不回家,我在机关宿舍住,明天还得早起送您回党校。”
  彭长宜说:“好吧,那你就给我送到王部长家去吧。”
  大凡在彭长宜的人生有变化的时候,或者是他仕途上遇到困惑的时候,王家栋都是他要见的人,这个,几乎成为彭长宜一种习惯,他从没因为王家栋的落魄而疏远这位老领导,也没有因此而感到他会给自己脸上抹黑,反而在心理上更安心地接触他,这也是老顾敬佩彭长宜的地方之一。
  彭长宜拎着酒,敲开了王家栋家大门,雯雯给他开的门,见彭长宜手里拎着酒,接过来,笑着说:“恭喜彭叔儿高升,我爸刚才还磨叨您着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吃饭了吗?”
  “我和孩子吃完了,我爸还没吃。”

  “哦,他为什么不吃?”
  雯雯笑了,说道:“他说一会再吃,现在看来可能是等您呐。”
  彭长宜说:“他怎么知道我会来?”
  “心有灵犀一点通呗。”雯雯说完就冲着北屋高声喊道:“爸,快看,你磨叨的人来了。”
  说着话,彭长宜就进了屋,王家栋听见彭长宜说话,就拄着拐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彭长宜说:“我还没吃饭,正好,我听说您在等我一起吃。”

  王家栋看着他,说道:“我没吃是因为我们子奇在写作业,不是为了等你,你小子自我感觉太好了吧?”
  彭长宜说:“在外面,我的自我感觉从来都没好过,但在您这,我还是有自信地——”他把“地”字咬的很重。
  王家栋笑了,其实,他已经预料到彭长宜从锦安回来,有可能会先到他家来,只是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没有跟雯雯说明而已。他见彭长宜带来的酒,就说道:“你这酒不够档次,真要喝的话,也要喝我的,我还有茅台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啊?原来您还有存货?”
  王家栋说:“不是存货,是上周小圆的朋友来,给我带的。”
  彭长宜这时才看清屋里没有王圆,就说道:“小圆还没回来?”
  王圆开始创业了,他在中关村开了一家电脑耗材公司,不是每天都回来。
  雯雯说:“昨天他来电话,明天就回来了,电脑城里的其它商铺差不多都关了,都回家过年去了,他说晚几天关门,这几天会有许多漏网的生意。”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圆是生意精,那就多坚持几天,他离家近,三十再关门都行。”

  正说着,彭长宜的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寇京海,他没有立刻接通,而是跟王家栋说:“是京海。”
  王家栋想了想说:“让他过来也行。”
  彭长宜就接通了电话,说道:“老兄,你好。”
  寇京海说:“长宜,我听说你今天去锦安报到去了?”
  彭长宜说:“是的,刚回来。”

  “你现在在哪儿,晚上有安排吗?”
  彭长宜说:“我刚到王部长家,你要是没事的话也过来坐坐,正好,我们还都没吃饭。”
  寇京海说:“行,那我和老曹两人过去吧,就不叫别人了,我带点酒菜过去,你让老同志凉拌一个白菜丝,我就爱吃他弄的那道凉菜。”
  彭长宜笑着挂了电话,跟王家栋说道:“他跟老曹过来,带酒菜来,让您拌个白菜丝,我去跟雯雯说,别让她忙活了。”他说着,就起身去了东屋的厨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