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彭长宜给朱国庆腾了地方,自己又进了一小步。此时,离彭长宜党校毕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彭长宜早知道自己离开亢州的时间不远了,这种忧患在他头去党校学习的时候就有了,他早就料到自己迟早要给别人腾地方,所以,对于调走,他并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自己能进锦安市政府,并且当上副市长,这肯定是关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他丢掉了常委,但副市长是实职,该是他无比庆幸的是,不然调你去环保局、劳人局你不是也得去吗?
  所以,他就有了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去市政府报到的那天,彭长宜特地跟党校请了一天假。他先去岳筱办公室,跟市委书记报到,岳筱跟他谈话,都是程式化的东西,而且岳筱对他的态度不是那么真诚,这次谈话只进行了两三分钟,他就被打发了出来。
  他又来到市长关昊的办公室,由衷地感谢关昊出手相帮,哪知,关昊却笑着说道:“彭市长啊,我对你可是有着很大的期盼,不但期盼你能辅佐我工作,还期盼你早日成为我师妹夫。”
  师妹夫?彭长宜听完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关市长就是神通广大,连这事都掌握了。”
  关昊哈哈大笑,说道:“是因为有人主动跟我坦白了。”
  彭长宜更加不好意思了,说道:“哦,是这样啊,还是您情况掌握的直接、准确。”
  关昊笑着说:“你福气不小,那可是个出类拔萃的好姑娘啊,祝你们幸福。”
  “谢谢您!”

  “打算什么办喜事?”
  彭长宜说:“我现在居无定所,这事,还没敢想呢。”
  关昊说:“不敢想是不行滴。”
  彭长宜说:“春节的时候,我们商量好了,等我毕业后工作稳定了再说。”
  “哦?那个时候你就料到会有变化?”
  彭长宜说:“不是那个时候,是我头去党校学习的时候,就料到会有今天了,但是没想到结局大出乎我的意料,所以,还要再次感谢关市长您的提携。”
  关昊笑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自己在彭长宜问题上的作用,他再次绕开了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彭市长啊,以后你我是同事了,我能给你提个要求吗?”
  “当然能,您尽管提,我保证执行。”彭长宜挺直了腰板说道。
  关昊笑着说:“我刚才说了,我们以后是同事,天天要在一起共事,你就别总是您、您的了,论年岁,你比我还大几岁呢,私下我们是弟兄,你说怎么样?”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这个……呵呵,我习惯了,以后,尽量改吧。”
  关昊又说道:“你看生活上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彭长宜说:“别的没有什么,亢州的工作早在党校学习之前就交接了,我就是有个老司机,五十多岁了,我们俩是忘年交,他跟着我南征北战,曾经为我挨过一刀,他也没什么追求,当我司机这么多年,从没给我找过任何事,我用他非常放心,我们感情很深,如果您同意的话,我还想让他跟着我,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同来同去,如果在锦安找司机实在不方便。”
  关昊想了想说道:“好吧,我来安排。”
  彭长宜说:“多谢市长。”
  就这样,彭长宜在锦安履行完所有组织程序后,他就回来了,鉴于他还在党校学习,关昊说等他毕业上班后,政府班子成员再重新分工,那个时候再明确他分管的工作领域。
  从锦安回来的路上,彭长宜接到了孟客的电话,孟客首先对他表示祝贺:“长宜啊,祝贺,祝贺你再次高升!”
  彭长宜故意委屈地说道:“老兄,谢谢你,我这所有的事没有瞒过你老兄的眼睛的,你最该知道我是怎么到的这一步,所以啊,您还是别祝贺了,越祝贺我心里越不是滋味。”
  孟客说:“怎么听着你好像不高兴?我本来想你从锦安回来,到我这来,咱们俩好好喝喝,给你祝贺,不过你要是不喜欢这个职务,那咱俩就换换。”
  彭长宜说:“得嘞老兄,您就别取笑我了,按说我要感谢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但我心里就是不是滋味,为什么不是滋味,我也说不清。有些话,我不说你老兄也明白,所以我拜托您,千万别提祝贺的事。这也是不得不
  孟客笑了,说道:“给你分工了吗?”

  彭长宜说:“暂时还没有,等我毕业再说了。”
  孟客说:“长宜,你的情绪有点消沉,这太不应该了。”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兄啊,有口难言,我先回去,等有机会我找你喝酒,到时好好跟你诉诉苦水。”
  “好吧,既然你急着回去,那就以后再说,我也许去北京找你喝酒。”
  孟客挂了彭长宜的电话,跟他旁边的姚斌说道:“唉,人啊,真是,永远都不会满足。”
  姚斌笑着说:“我看他不是对自己这个职务不满足,可能是对这样安排别人不满足吧?”

  听姚斌这样说,孟客看着他,说道:“你指的是朱国庆?”
  “当然是他,您想,彭长宜从三源回来,朱国庆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摆了开发区企业工人罢工这样一个局,以后他们俩人之间这样的明争暗斗就没停止过,我为什么出来,就是夹在他们中间不好做人,左右都不是,两边都落不了好,所以我选择离开亢州,说实在的,谁愿意离开亢州啊,守家在地不说,亢州的实力在哪儿摆着呢,尽管彭长宜这次当上了副市长,但我相信他内心是不愿离开的,副市长有什么,还是一个排名倒数第一的副市长,也就是管管文教卫生这些鸡肋部门,能满足他吗?以后花一分钱都要上报,他能不感到委屈吗?再说了,纵观锦安各个地方,党政一把手不合,有几个是书记给市长、县长腾地方的?而且政府一把手还是坐地提升?到目前我还真没看到这样的先例,所以,他心里不舒服是正常的。”

  孟客听了姚斌的话,默默地点点头。
  彭长宜结束孟客的谈话后,他看了看老顾,自从接到通知来锦安到回去的路上,老顾始终都没对他工作变动说过一句话,他笑着问道:“他顾大叔啊,你有什么打算没有啊?”
  老顾不好意思地咧开了嘴,露出一边一颗的假牙,说:“终于轮到跟我说话了。”
  彭长宜笑了,知道他在等着自己开口,就说道:“难道就得等我开口,你就不能提前给我交个底吗?”

  老顾说:“这个底,在您那儿,我没有。自从跟着您的那天起,我就没有自己的打算了,都是您给我打算好了,我只负责服从就是了。”
  彭长宜开心地笑了,故意磨叨着说:“56岁,还不是太老,干到60岁没有问题,你再跟着我干四年吧,四年之后,你再退休养老吧。”
  老顾一听急了,说:“谁规定我就得60岁退休?按我现在这个状况,我就是开到你退休都没问题,我血压不高,血脂不高,血糖不高,脑袋反应灵活,四肢活动自如,每天坚持锻炼,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经验丰富,不心浮气躁,开到70岁也没问题,我还想把您开到省里去呢,那样我工资还跟着长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