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岳筱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朱国庆继续说:“我认为彭长宜没有党性原则,在会上公开唱反调不说,而且还抹黑当前的工作,抹黑市委大发展的战略口号,这在全市干部群众当中,势必会产生一系列的消极反应。”
  岳筱咬着腮帮子没有说话,他目光严厉而深邃,表情冷峻而严肃。
  朱国庆知道自己达到目的了,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道:彭长宜,这是你自找的!
  又过了两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关昊从北京回来,他在快到亢州服务区的时候给彭长宜打了个电话,让彭长宜到服务区来。彭长宜知道这是关昊一贯的作风,他即便是路过,也很少下来麻烦地方的同志,于是就说道:“关市长,如果您不太忙着赶路的话,就下来坐会,我正好有好多问题想跟您探讨。”
  关昊笑着说:“就在服务区吧,咱们谁先到谁就点菜。”
  彭长宜咧了一下嘴,说道:“服务区的饭菜太难吃了,还不如我们这农村大嫂做得好吃,您下路吧,我就在路口等您,靠近路口,有个新开张的农家院,您来吧,下来喝碗热粥也比在服务区吃的舒服,最起码粥是粥味。”
  关昊说:“年根底了,大家都很忙,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彭长宜赶忙说道:“不忙,我不忙,我现在是闲人一个,我跟您说,我今年都串完亲戚了,您说我忙吗?我已经出来了,正在往高速路口走,您就下来吧,就我一人,咱们谁都不打扰,我真的有好多问题要跟跟您探讨,您今天就是不给我打电话,我也准备晚上给您打电话请教呢。”
  关昊笑了,说道:“就按我说的办吧,中午在服务区,咱们谁先到谁点菜,吃得好赖无所谓,主要是有些情况想跟你沟通一下。”

  打彭长宜在组织部工作的时候,他就知道领导?“路过”的含义,关昊路过亢州但不下路,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为官和为人的风格,尽管他当市长时间不长,但所显示出的人格魅力,是岳筱所不能企及的。他知道关昊是不轻易“路过”的,自从那次大会后,彭长宜就隐隐感到朱国庆去锦安告了自己的状,尽管没有证据表明朱国庆告了自己的状,但如果朱国庆不这样做的话他就不是朱国庆了。
  彭长宜见关昊执意不肯下来,就只好说道:“那行,我马上去服务区等您。”
  关昊说:“你也不用太着急,我刚出北京,到亢州服务区怎么也得还一段时间。”
  彭长宜说:“没关系,反正我没事。”
  彭长宜挂了关昊的电话后,他想关昊坚持不下来,可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在年根底在基层露面,关昊是个非常自律的人,他是不会因为这些小节而让自己受到影响的。
  彭长宜来到高速路服务区的时候,关昊还没到。他坐在服务区餐厅的一个角落里,说真的,他点了几样菜,又要了一道汤品,酒自己的车里就有,但是他不知关昊带没带司机,如果没带司机的话,估计关昊不会喝酒。

  彭长宜将自己带的茶叶递给了服务员,说道:“你给我准备一只茶壶和一壶开水,再准备两只茶杯,我自己泡茶。”
  服务员按照他的吩咐,将一只不锈钢的空茶壶和两只玻璃茶杯放在彭长宜面前的桌子上,又拎过一只暖水瓶放在地上,彭长宜谢过服务员后,就自己动手烫茶杯,将茶杯烫了两遍后,他才开始洗茶泡茶。
  十多分钟后,一辆奥迪驶进服务区,停在餐厅门口。彭长宜知道是关昊来了,这就如同吴冠奇说的那样,权力是有味道的一样,不看车牌,他也知道是关昊。他赶忙站起来出去迎关昊,就看见驾驶室这边的车门打开,高大的关昊从车里出来,他身上的外套敞开着,迈开大步向餐厅走来,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关昊,彭长宜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器宇,这种器宇他在省委廖书记身上看到过。

  彭长宜向前迎了过去,跟他握手。
  关昊打量了一下餐厅,在彭长宜的示意下,来到了餐桌旁,坐了下来,说道:“这里的环境还可以呀。”
  彭长宜说:“是啊,这条线上的服务区,要说环境,亢州服务区还是不错的,只是所有服务区饭菜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连一般水平都够不上。”
  关昊笑了,说道:“饭菜质量一般,但是价钱不会一般。”
  彭长宜也笑了,他见关昊没有带水杯,就将自己泡的铁观音倒在一只烫好的茶杯中,说道:“渴了吧,这是我带的茶,杯子我刚才烫了好几遍,您放心大胆使用。”
  关昊笑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说道:“味道不错。”

  彭长宜说:“如果时间许可,我不但自己带茶叶来,我还会带着饭菜来,这里的实在不好吃,您将就吧,到了家门口了,却在这里吃。”
  关昊笑了,说道:“吃是次要的,主要是想见你一面,怎么样,学习顺利吧?”
  彭长宜说:“学习没问题,我现在只有学习这一件事可以做,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好,其它的我就……”
  关昊笑了,他不想跟彭长宜绕弯子,就说道:“是不是回来这几天发现了一些问题?”

  彭长宜“哼”了一声,说道:“岂止是一些啊?是太多了,只是我没有机会讲而已。”
  关昊将腿翘起来,往椅背后面坐了坐,服务区的制式塑料椅子,显然是他高大的身躯无法适应的,他微笑着看着彭长宜,说道:“所以你就在干部全体会议上放出来了?”
  彭长宜故意一愣,说道:“您怎么知道?”
  关昊说:“我怎么不知道,有人反映到市里了,先是到岳书记那儿,后来又去了我那里。”

  彭长宜收住了笑,说道:“我料到了,我跟您说,我从政这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想说就说出来的话,如果不说,我就会憋死,如果不说,我……我就觉得我不是彭长宜,不是亢州的市委书记,我憋了一年了,总算在年底说了出来,不然我就会过不去这个年。”
  关昊笑了,他伸出长臂,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将茶杯放会远处,饶有兴致地看着彭长宜,说道:“有这么严重?”
  “严重,有些问题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话,后果会相当严重。”
  于是,彭长宜就跟关昊讲了亢州工贸园区在征地和建设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不断有失地农民越级反映的情况跟关昊从头至尾汇报了一通,关昊听得很认真,他不时地点点头,眉头拧在了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