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63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云师弟?”
  晓冬赶紧站起身:“宁师兄,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宁钰把手里的伞放在台阶旁边,迈步进了门:“莫兄不在?”
  “大师兄挺忙的。”晓冬一见着宁钰还是有点儿心慌,赶紧搬了把椅子过来:“宁师兄坐。”
  宁钰坐了下来,见晓冬还要急慌慌的去倒茶,摆了摆手说:“我不渴,你也别把我当客待,倒见外了,就把我当成你师兄他们一样。”
  晓冬嘴里答应,可是……师兄是师兄,他可做不到把宁师兄和自家师兄一样看待啊。
  “下雨怪闷的,你一个人在屋里做什么呢?”
  宁钰过来纯粹是没事做,他在屋里也闷。画下来的阵图没有用处,下雨又不能再出去测灵脉,闷得心里都要长草了,到莫辰这里来也是因为这儿最顺路,来寻人说说话。
  晓冬正在翻书。
  这是一本野谈杂记,里面记得净是一些奇异见闻。虽然说这里面未必能找出与晓冬相象的事例,可是翻一翻也没坏处,权当打发时间了。
  可是没想到这会儿宁钰来了,书也没来及收……

  宁钰眼力好,一眼就瞧见他在翻什么了,再一看晓冬有点儿不自在的表现,宁钰顿时误会了。
  “哈哈,原来你在看闲书。放心吧,我不跟你师兄告状。这雨天没事做,看看闲书找找乐子怎么了?跟你说,我平时闲着也喜欢翻这些书,有的虽然净是荒唐言,有的却是有有实据的,不算瞎说。你要喜欢看这个,我那里这样的书倒是有不少,可以借你看。”
  晓冬一头汗,只能干笑。
  他看这个,是为了找出自己身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师兄说得好,天下之大,象晓冬这样的人不会只有一个吧?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就有人和他一样呢。

  一开始莫辰想的是从云家人身上找一找由来。毕竟人的骨血都是父母给的,有什么生与俱来的本事,多半也是从祖辈父辈身上随承继来的。
  可问题是,云家现在死绝了就剩晓冬一个。不过云家只是众多大大小小的不起眼的世家中的一个,过去从来没听说过云家人还有什么特异的天赋本领,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既然往上追索的路绝了,那就只好往别处去找。
  往书里找也是个法子。回流山上也有些书。有些书纸页泛黄残破,来处也没人记得了,书上的字大多手写的,辨认起来都有些费力。
  没有印刷本的书,这也很自然。
  要是普通人读的那些圣贤书,不用说,那自然是有印本的,随便去集上和书坊那种地方都能买到。可那是普通人的书,修道、练武的人哪里会去印书呢?
  晓冬他们山上的书,不说全都是手抄的,可十本里也有八本了。盖因为这些书……好吧,有些根本不能算是书,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写的,上面的字大的大小的小,很多都潦草不易辨认,晓冬眼睛都快瞪脱眶了,也难以判别那字到底是写书的人写错了还是他识字有限见识短浅。看着看着眼睛花了,倒觉得上面的字象是一个个正在拳打脚踢的小人,一个个直欲破纸而飞,根本不知道它们一个个是什么意思。

  比如晓冬现在正在看的这一本吧,倒是保存的还算完好,著者名曰逍遥客。
  一听就是随口取的假名。
  这本书其实就是逍遥客的旅行日记,此人走了不少地方,酷爱与当地人喝酒交朋友,喝高兴了就把当地人告诉他的奇闻逸事记录下来……
  好吧,都已经喝的很高兴了,还能指望这人把字写工整吗?思绪清明言语通顺也没有指望。这本册子就算旁人想抄录,对着满纸别字也无从抄起,更不会有人头脑一热把这书拿去雕版付印。

  晓冬对着这本书抠字眼儿抠了半天,连蒙带猜的才读了一其中一篇。
  宁师兄这人很是大方,说借书,立马就借。
  晓冬眼睁睁看着他从扁扁的袖子里摸出两册书,接着又是两册,再来两册……
  晓冬两眼发直。
  宁师兄的袖子难道是传说中的百宝囊吗?这两册两册又两册的,到底有多少册啊?
  晓冬那副模样差点儿把宁钰逗乐。
  他忍着笑说:“这几册都挺有趣儿的,你可以先翻翻看看,看完了跟我说,我这儿还有。”
  看着晓冬还眼巴巴盯着他的袖子,恨不得上来揪着他的袖子一探究竟,宁钰忽然觉得这阴雨天也不让人烦闷了,喘气也不象早起时那么憋闷了,笑着拂了拂袖,拿起门旁的伞:“你且慢慢看吧,我就先回去了。”
  眼看他已经出了门了,晓冬纵然心里百爪挠心似的,也不能再把人叫回来刨根问底。
  可是到底那个袖子是个什么宝贝啊!
  晓冬气哼哼坐下来,把手里那鬼画符似的一册书推到一边儿去。
  他怀疑翻这些残卷破书究竟有用没用啊?怎么看上面都是些醉鬼梦呓似的话,一点儿也不靠谱。
  宁钰留下的几册书还放在案头,晓冬没好气的拿起来翻了翻。

  有几册和晓冬手里这些差不多,晓冬都怀疑师兄早先给他寻的这几本,说不定也是从宁钰这里借来的吧?
  翻到底下一本的时候,这本书看起来也很旧了,纸页边缘残破不齐,书脊的缝线看起来脆得马上就要断了。
  这书晓冬连翻都不敢翻,赶紧小心翼翼给放到一边儿去。
  这可不敢玩笑。
  虽然这些书看起来破的破烂的烂的,可晓立不敢小看它们。谁知道这些书都是啥来历?万是一是人家哪个师门前辈留下的手书,自己没轻没重给翻烂了,那拿什么赔人家?再说,这多伤和气啊。
  还是好好儿的给放着吧,等天晴了拿去还给宁师兄吧。
  莫辰回来时就看见案头多了几册书,不用晓冬解释,他扫一眼就知道这些书是哪里来的。
  “宁钰来过了?”
  晓冬点点头:“宁师兄说借给我看的……”

  “里头讲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
  晓冬垂头丧气:“没有。”话一说出来他就赶紧补上一句:“我还没有看完呢,上头的字有些难认。”
  莫辰翻了一翻,看着上面那墨迹淋漓的满纸涂鸦,会意的一笑。
  这字是有些难认,怪不得小师弟这么费难。

  其实把这些书找出来给小师弟看,倒不图他真能从里面找出什么来。
  因为这些书……莫辰以前就差不多都读过了。以他的资质,不敢说过目不忘,可是看过的书本字句也轻易不会忘记。回流山的这些书里头并没有一本讲到小师弟这种情形。
  莫辰让他读书,主要还是为了让他在屋里有点事情做,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师兄,那个……”晓冬欲言又止。
  他为难的样子让莫辰一时间想岔了:“宁钰可有为难你?”

  “不不不,不是的。”晓冬连连摆手:“我就是有件事儿不明白。”
  对着自家师兄晓冬倒不用顾虑太多,这疑问在心里已经憋了两天了,再不问晓冬非给憋坏了不可。
  “宁师兄那个袖子,看着也不大,怎么从袖管里左一样右一样的往外掏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辰没料到他是问这个,怔了一下,笑了起来。
  晓冬摸摸鼻子:“我知道我见识短……”昨天他就好奇得要死,只是没顾上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