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虽然只有一条栅栏相隔两地的人民的生活水平却是天差地别,你能看到栅栏那边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女孩在拿着碗伸手讨钱,很心酸。
  在中缅街,过境的车辆和人来往不断,缅甸人到中国打工挣钱,小贩隔着国境围栏做小买卖,缅甸小孩越过围栏到中国拍照挣钱,这都是常态,只能说一条街两种命。
  姐告这个通商口岸有很多关于赌石的地方,在“中缅友谊街”有几十家珠宝商铺,铺面建筑体型以歇顶为主,具有东南亚国家的建筑特点,也极具瑞丽地方特色。
  一家家的店铺相连着,每家玉器店的玻璃柜台中都摆着大大小小的翡翠和玉器,那翡翠和玉器大的到大貔貅,小的到挂件,应有尽有。

  值钱的摆放在柜台里,不值钱的小挂件则摆放在柜台上边,只要有游客经过,老板们都吆喝着招揽生意。
  我跟马玲走在路上,便有不少人招呼我们,但是我们的目的地不是这里的小商品玉石,而是赌石区。
  姐告有两个赌石区,一个是华人开设的赌石区,叫做云瑞玉石城,主要在姐告的前半段,二还有一个赌石区,在中缅街后面,可以说已经脱离中缅街了,这里有一个最大的赌石城,就是专门赌石的地方。
  云瑞赌石城只能算是半赌石区,他们做的生意基本上还是成品生意,但是在中缅街后面的这个赌石区那就是专门赌石的,里面的料子大部分都是中缅商人合作从缅甸买回来的,而且人家没有成品区,也不做回收,来瑞丽淘料子的,扫货的商人都会聚集在这里。
  我们走了一会,走过三里路的中缅街,看到一栋高大的建筑,建筑的大门上,写着三个字,赌石区,没有招聘,这三个字就是招牌。
  我们走了过去,这条街基本上是连通着的,各家的商户都聚集在这栋建筑的一楼,我们在门口看到了张奇跟赵奎,看来他对这里很熟悉,比我还先到。
  “飞哥。。。”
  两个人叫了我一声,我点点头,我说:“伯母情况怎么样?”
  赵奎说:“医生说很稳定,不用担心。”

  我点了点头,我说:“张奇,这里你熟悉吗?”
  张奇很自信的笑了一下,说:“哥们就是在这里拜师学的手艺,赌石区有三十二家店铺,二十家是缅甸人开的,十二家是内地人开设的,但是每家都有沙角帮的股份,这都是常识,飞哥,咱们去六区赌,那里的料子齐全,而且出的千万以上的料子最多。”
  “六区?”我有点不懂了,为什么还分区呢?
  张奇说:“飞哥,赌石区一共分三十二区,跟缅甸公盘是一样的,把参加拍卖的单位分成区域,方便赌客认知,也好管理,我之前在这里学手艺的时候,就看到过六区出了很多千万的料子。”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熟,你带路吧。”
  张奇说着,就带着我们进了赌石区,里面的人不是很多,可能是建筑面积太大了,所以显得人有些稀少,一样望过去,整个大厅到处都是被分成格子的区域,每个小区域里面有架子,上面摆放的都是原石。
  张奇拎着我们朝着里面走,到了地方,我看着架子上写着六,而石头上也写“六”然后后面有个横杠,在横杠后面有重量,标的很仔细,这个号码就是区分每家商铺的料子,到时候切石头的时候就不会弄错店铺了。
  我看着料子,都放在赌石板上,这六区的料子有大有小,都排列的很整齐,比云瑞赌石城的料子高级太多了,果然是专门做赌石生意的地方。
  马玲看着石头,说:“邵飞,大显身手吧。。。”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来强光灯,我真的要大显身手一次,这次关乎到五爷能不能帮我们,如果我不能让五爷信我,不能让五爷转型,他就要被逼着动田光,一旦他们四个人合力对付田光,只怕田光有三头六臂也扛不住啊。
  我看着料子,切成两半的半明料很多,我拿起来一块,料子不是很大,只有拳头大小,大概两公斤,灰皮,翻砂,质感好,有开窗,我看着像是莫西沙的料子,我看着窗口的表面,糯化,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色渐变明显,局部色感偏蓝,有老蓝水的感觉,取其精华出戒面,能打个一千多个戒指,出随型吊坠,无裂,无杂乱,市场价值中千数的空间有,体积较小,并且纹裂复杂多变,取牌子的难度较大。

  我看着下面的价格,我一看吓一跳,这个小料子居然要二十万,妈的,在齐老板那,顶多五万拿下,只是开了个窗就他妈涨了四倍,真是奸商。
  我听说缅甸的原石商人喜欢干一件事,就是开窗杀,他们往往大价钱买一块看中的石头,他们什么都不干,就是在原石上开一个窗口,只要见色就卖,但是价格是他们买回来的五到十倍,而且,如果开窗不见色,他们立马处理掉,用贴皮的方法吧料子的窗口给盖上,然后重新拿出去卖。
  现在看来,这个六区应该是缅甸人开设的。
  我看着这一排小料子,基本上都是开窗的,就是开个口子,上面有点色,但是卖的是贼贵,这看的我有点恶心啊。
  所以我就绕到大料子区域,马玲说:“对,就得赌大的。”
  张奇笑着说:“是啊,女人都喜欢大的。。。”
  我听了之后,还没明白,但是马玲说了一句:“那也得硬啊是不是。。。”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诧异,妈的,马玲真的什么人都能开玩笑,我不理他们,我继续看我的料子,我需要专心。
  我转了一圈,看到了一块十公斤的料子,表皮发白,应该是白沙皮的料子,翻砂,用手摸着质感非常好,应该是木那浅层刷皮料。
  木那的料子都是好料子,难见,更何况还是十公斤重的大料子,我一看,居然还是开窗的料子,还是表面开了个窗口。
  我有点急了,我想赌蒙头料子还他妈的赌不上了,我不能着急,开窗料就开窗料,虽然贵,但是只要能赌赢就行了。
  我看着窗口的表面,底子死糯冰种,晶体较细,水头较好,光泽度较好,我打着灯往里面看,发现棉絮感略突出,但是这个棉是加钱的,行里把木那料子的棉叫做满天星,很密很漂亮,这个晴底偏绿,出镯子,出满色牌子都有可能,无裂,无杂乱,如果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偏十万的空间有,但是顶多出三十五件,市场价值顶多五百万。
  我看着价格,我草,居然要四百万,真他妈黑啊,木那的料子再贵,也不能贵过实际价值了吧,所以我立马就给丢了。
  “出了,出。。。了。。。嘿,放炮,赶紧放炮。。。六号区的。。。”
  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喊,我朝着边上看了一眼,看切石区域有几个人在高声大喊,突然外面就开始放炮了,吓了我一跳,我看着应该是出料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