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玲伸手推了一把刘东,骂道:“刘东,你他妈的敢在我家的店里动刀子,你给不给我爸爸面子?”
  刘东笑了一下,说:“大小姐,男人之间的事,你就别管了吧。”
  他说完就推开了马玲,一把抓住我,将我按到桌子上,哗啦一声,将桌子上的东西都给推到在地上,刘东抓着我的手,按在桌子上,我咽了口唾沫,看着他手里的匕首,就有点头皮发麻,妈的,没想到这个王八蛋这么狠,早知道当初直接搞死他算了。
  陈希说:“小子要怨就怨你跟了田光,他喜欢打打杀杀的,我们就陪他玩。”
  我看着刘东举起了手,朝着我就砍,我头上都是汗,突然,我看着刘东扑了过去,被人从后面踹了一脚,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到马玲跳到了桌子上,手里拿着凳子,朝着刘东猛砸。
  “王八蛋,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给我爸爸面子?老娘砸死你个王八蛋。。。”马玲疯狂的砸着,我看着有点惊讶,真的是个彪悍的女人,但是我同时也很庆幸,如果不是她,现在我的手指头估计也没了。
  刘东一脚踹了过去,将马玲踹下去,马玲还不服气直接爬起来继续干,刘东也火了,擦了一下脸上的血,骂道:“臭**,老子弄死你。。。”
  突然,桌子被猛然拍了一下,五爷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愣住了,我看着刘东,脸色有点变了,变得有点害怕,他说:“五爷,她先动手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
  五爷说:“你要是给我面子,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一个礼拜之后,这件事我会圆满的解决的。”
  刘东说:“五爷,一个礼拜太长了吧,你的生意。。。”
  五爷走了过去,狠狠的给了刘东一巴掌,说:“我最讨厌别人要挟我。。。”
  刘东捂着脸,虽然很气愤,但是没有说话,陈希站起来了,说:“刘东,五爷是我们都敬仰的五爷,当年要不是他借着马帮的余威跟老杂碎谈判,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吃土了,所以,五爷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你做的有点过分了,给五爷道歉。”
  陈希说完就拍拍刘东的肩膀,刘东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脸色有点愤恨的说:“对不住了五爷,我他妈也是一时上脑,对不起。。。”
  他说完转身就走,然后回头指着我,一副邪邪的样子,我瞪着他,没有害怕,陈希他们跟五爷道歉之后,也就走了,很快餐厅里就恢复了安静。
  五爷看着我,很生气,马玲说:“爸爸,他们太过分了。。。”
  五爷把袖子松下来,说:“知道就好,你爸爸的面子不是很大的,现在他们越来越有胆子了,过几年等我退休了,估计,也不会有人记得我这个五爷了,到时候你在这么蛮横,可没有人能帮你了。”

  “爸,我会自己混的,你把兄弟们都交给我,我保证。。。”马玲有点渴望的说。
  五爷挥挥手,说:“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我的子女在道上混,横尸街头的人我见的太多了,我是为你好,你还是去做生意吧,邵飞,希望你的手能创造对得起我女儿保你的价值。”
  我听了之后,就点点头,五爷挥挥手,马玲就拉着我要走,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马欣走了进来,她想跟马玲说话,但是马玲没有理他直接就拉着我走了。
  我回头看着马欣,她有点冷漠的看着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们下了楼,上了车,马玲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说:“王八蛋,把老娘的妆都打花了,草他妈的,等老娘有人了,老娘干死他。”
  我咽了口唾沫,我问:“马玲,你觉得五爷甘心今天的事吗?”
  马玲瞪了我一眼,说:“屁话,我爸爸多爱面子,这几个王八蛋仗着能控制我爸爸的生意源头,就他妈不给我爸爸面子,我爸爸怎么能甘心,所以你他妈的赶紧给老娘赚钱,赚钱。。。”
  我听了就有点好奇,我问:“那个沙角帮的老杂碎是什么人?”
  马玲听,就快速的收起来化妆盒,说:“干掉马帮的人,这事时间太久了,要从四五十多年前说了,那时候马帮很牛逼的,虽然没有武装,但是好歹也是在东南亚第一大运输团队,在缅甸跟内地做运输原石的生意,那个老杂碎也是我们马帮的人,算来还是亲戚,是我爷爷的小老婆跟一个缅甸人生的,被我爷爷知道后,就砍死了他小老婆,那个缅甸人就带着那个杂碎去了缅甸,过去三十多年之后,这个杂碎突然回来了,妈的,带着一大批人,把马帮打的乱七八糟的。。。”

  我问:“回来报仇的?”
  马玲点了点头,说:“是的,那时候马帮被东南亚各个政府打压,缅甸是最狠的,马帮被打的七零八碎的,分散到各地,也无法联系了,而瑞丽的马帮很团结,本来想重新振作的,但是没想到被那个杂碎这么打,也散了,那个杂碎到处蚕食我们的生意,从国境线一直蚕食到最北部,就差没把我们赶到森林里了,后来我爸爸去跟拉杂碎谈判,说愿意解散马帮,只求换一个生存的机会,那个老杂碎也同意了,然后就相安无事这么多年。”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惊讶,我说:“五爷怎么甘愿?”
  “屁话,谁能甘心?但是有什么办法?马帮有好几千人要吃饭呢,难道都饿死啊,当年要不是我爸爸做了那么大的牺牲,会有刘东这群王八蛋现在的日子吗?操他妈的,现在居然敢要挟我爸爸,真他妈想砍死他们。”马玲愤恨的说。
  我开动了车子,这里面的水太深了,根本不是我能控制的,看来,我只能做好我自己分内的事了,其他的事情,得看五爷安排了。
  “去那赌?吉茂?”马玲问。
  我说:“吉茂现在没有好料子,我跟他到缅甸赌石,他把大笔资金都赌在了一块石头,其他的料子都是杂牌货。”
  马玲抽了一口烟,说:“妈的,那咱们就去中缅街,那里的原石最好。。。”

  中缅街。。。
  我说:“我很奇怪,现在原石生意都是自由买卖,这么赚钱,为什么五爷不做呢?”
  “屁话,马帮当年就是做原石生意的,用马从缅甸运送石头过来,当年那个老杂碎就是要求我爸爸永远不能做运输原石的生意,也不准我们马家的人到中缅街去。。。”马玲说。
  我听了之后,原来如此,我说:“那你还去?”

  马玲看了我,说:“我就不相信他敢砍死我。。。”
  我听了之后,有点惊讶,马玲还真是有种啊,既然你都不怕死,那我也跟你冲一次,妈的,刘东陈希,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
  既然决定了去中缅街,我就打电话给张奇,让他过来切石头,我让张奇到中缅街等我,顺便把我寄存的车子给开走。
  中缅街在姐告边境贸易区,两侧都有界碑,有三里路长,在中国境内一段称为中缅友谊街,在缅甸境内一段称为白象街。

  在中缅街中间,耸立着一座恢宏壮观、金碧辉煌、颇具民族特色的“国门”。
  蜿蜒南流的小河两岸居住着中缅两国边民,同饮一河水,两国人民隔河隔境而居,鸡犬相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