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终于找了病症所在,我知道了马玲确实是一个贪婪的女人,只有强烈的物质以及绝对的刺激才能让她燃烧起来,我知道了。。。
  我猛然翻身,把马玲按在床上,我说:“我会让你在颤抖一次的,只有先满足你,我才能得到你,我懂,我会把你的商铺里,填满原石,准备好钱。”

  马玲看着我,呼吸很急促,突然她死死的搂着我,说:“在让我躺在你怀里安宁的睡一晚,不要强迫我。。。”
  我没有在强迫马玲,我知道,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慢慢的软化了,不管是内心还是身体,她在更进一步的相信我,我不会破坏这一份信任,如果下一次,她再无法走出那一步,那我只有放弃这个念头了。
  五爷的话,很对,靠人不如靠己。。。
  闻着马玲的体香,感受着她温热颤抖的身体,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是最大的悲哀,下次,我一定会得到她的所有的。
  雨水滴答的声音将我吵醒,我从睡梦里醒过来,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屋子里有一股很大的烟味,我看着窗户边上穿着睡衣的马玲,她在抽烟,我起床,走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回头看着我,说:“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雨天。。。”
  她说完叹了口气,我急忙说:“没人逼你说什么,你可以不用告诉我。”

  马玲摇头,说:“迟早,都是要面对的,我记得那天,我才是十九岁,肥猪张是我爸爸酒吧里的一个小弟,我在酒吧里过生日,找了很多朋友来,那时候,我很喜欢玩,我爸爸的小弟都很听话,我也没有把他们当男人,就是喜欢跟他们玩。”
  我听着就很无奈,女人把男人不当男人是最可怕的,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很危险,不要低估任何一个男人的兽性。
  “肥猪张对我最殷勤,但是他最恶心,又丑,又色眯眯的,我最讨厌他,我不高兴,就把他赶走了,但是他又回来了,给我一杯酒,喝了之后,我觉得晕乎乎的,肥猪张就说要送我回家,他最会拍马屁,在我爸爸面前说的一套一套的,我那些兄弟懒得跟他抢功,就让他送我回家。”
  我看着马玲颤抖的身体,就搂着她,我知道,恶梦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马玲说:“他没有送我回家,而是带我到了宾馆,他要强bao我,我很愤怒,我想反抗,但是他这个时候才人面兽心,不停的打我,那尖锐的东西来伤害我,很疼,很羞辱,我第一次被男人这么对待,真的,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恐惧,两天,他在宾馆里折磨了我两天。。。”
  我搂着马玲,我说:“他已经死了,不要再说了,都过去了。”

  马玲回头抱着我,我感受到了她的梦魇,每个人都有过不去的心魔,肥猪张就是马玲的心魔,虽然马玲看上去很豪爽,但是,她也有内心柔弱的一面。
  马玲突然抬头,说:“爸爸已经到瑞丽了,在他没有决定动田光之前,打动他。”
  我听了之后,就点了点头,田光,每次都是你拯救我,这次,我来救你。。。
  马玲穿上她的衣服,收拾了一下自己,把自己的短发梳的很整齐,又显得精神奕奕起来,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即便内心拥有无法磨灭的恶梦,但是当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她永远是一个干净自信霸道的女人。
  我开着马玲的车,前往五爷的饭店,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我看是韩凌打来的,我本来不想接的,但是想到韩凌在照顾我妈妈,很有可能关系到我妈妈,于是我就接了电话。
  “邵飞,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电话里传来了韩凌温柔的话,但是说的很小声,很害羞,我说:“马上,还有一件事要办。。。”
  “噢,阿姨睡了,她昨天熬夜了,纳了几双拖鞋,她说,新家要弄的干干净净的,等我们将来结婚了。。。”

  韩凌的话没有说完,可能是害羞吧,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买。。。”
  “不用了,你好好的,安全回来就行了,陈玲还有王青都要找你,我觉得你应该报警,否则的话,他们没玩没了的。”
  听到韩凌关心的话,我心里很暖,我说:“知道了,下次我回去,保证,我保证把这件事结束掉。。。我还有事,挂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不想在别人面前谈论太多,我更不想任何人知道韩凌的存在,我希望她是我背后那个默默的女人,这是为她好。
  “女孩子说不要礼物都是假的,回去的时候,买一个好一点的礼物,最好是宝石,黄金也可以。”马玲说。

  她说完就点了一颗烟,抽了起来,我感觉她烟瘾很大,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开动了饭店门口,我们下了车,清早,饭店并没有什么人,我们进去之后,在前台看到了马欣,她画了装,很立体,我看着她润红的双唇、洁白的牙齿、雪白的肌肤,穿着一件斯文大方的格子套裙、淡黄色的丝袜,配着一双浅蓝色高跟鞋,穿的很正式,让人感觉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爸爸呢?”马玲问。
  “在楼上,昨晚你去那了?”马欣问。
  “能去那?酒店,跟男人,满意了吗?”马玲说,说完就带着我上楼,我看着马欣,她的表情很难受,眼神里充满着一股愤怒的味道,我不知道这股怒火是针对谁的。

  我们上了楼,在餐饮部,我看到五爷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上面有不少糕点,都是瑞丽傣家人经常吃的,马玲带着我走到了五爷身边,她坐下来了,叫了一声“爸爸。。。”
  五爷没有看她,而是瞪着我,说:“来求情啊?”
  我笑了一下,我说:“五爷,是的。。。”
  五爷用筷子夹开一包热腾腾的南泌,这个包在是傣语对各种酱的统称,五爷夹着一个包子,在酱上蘸了一下,然后咬了一口,他品尝了一会,说:“看到我店里的情况了吗?”
  我四处看了一眼,一个人都没有,我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店里面是人声鼎沸,跟现在的情况相比,现在确实惨了一些。
  我说:“对不起五爷,但是这件事,是刘东先搞我们的。”
  “啪。。。”
  五爷重重的把筷子扣在桌子上,脸色很难看,他说:“我在乎谁先搞谁的吗?道理要讲,但是钱也要赚,我说过,我不希望你们打打杀杀的,你们谁都不听我的,前面跟我说的好好的,后面就去砸人家的店,你们把我的脸往那放?有没有尊重过我?”
  五爷的话,让我感受到了恐怖,我第一次看五爷发火,确实犹如雷霆,我看着马欣,她也很害怕,脸色煞白,她撂了一下头发,说:“哎呀爸爸,你怎么不听邵飞把话说完呢?刘东是什么人?没事他们干嘛要去砸人家的店呢?”
  五爷看着我,说:“你,到底有什么理由,去砸人家的店?”
  我知道重点来了,这是打动五爷的时刻,我说:“五爷,前几天,我跟齐老板还有光哥去赌石,赌赢了一块帝王绿,卖了一亿多。”
  听了我的话,五爷的眼神一变,眉头挑了一下,他伸出手,把白衣服的袖子给卷了起来,问:“那又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