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我妈之所以劝你娶丹菲,说白了就是舍不得你离开这个家,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你娶了别的女人,今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肯定就会淡了……”
  说完,抬起头来盯着陆鸣继续说道:“说实话,我也纳闷呢,我妈怎么好像对你的感情比我还要深……哼,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跟她……”
  陆鸣在陆媛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骂道:“哎呀,你这婆娘怎么就不要脸了呢,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陆媛痛呼了一身,身子一软,趴在陆鸣的怀里哼哼道:“还不是刚才你自己说的……哎呀,反正人家现在跟你没关系了,谁管你搞什么女人,反正最终你只要乖乖的娶丹菲做老婆就行了……”

  陆鸣好奇道:“这么说,你们跟丹菲已经商量好了?她心甘情愿嫁给我?”
  陆媛哼了一声道:“只要你遵守二伯的遗嘱,没人胁迫你,并且,谁都知道,包括公丨安丨局在内不少人都在寻找二伯的遗产,这件事目前也不能伸张……
  当然,我们也知道,你为了保护遗产也付出过代价,直到现在为止,你所做的一切大家都能理解,并且也会全力支持你。
  但你在婚姻的问题上如果不能遵守遗嘱的话,那大家就会对你的动机产生怀疑,所以,我劝你,在各种风险依然存在的情况下,最好不要惹出家族内部的风波,否则,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后果……”
  陆鸣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觉得有关遗产的事情眼下最好还是保持沉默,因为极力的否认同样也会引起家族成员的疑心。

  既然陆媛她们已经认定财神的钱在自己手里,今后干脆就来个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要家族的每个人都觊觎着这笔钱,他们也不敢轻易乱来,毕竟,他们也不想让这个天大的秘密传到公丨安丨局的耳朵里。
  所以,即便像陆涛陆邦这样恨自己的人,在钱没有弄到手之前,也不敢过于嚣张,当然,包括陆建伟在内,他们自然不会坐等自己的恩赐,暗地里肯定会用尽各种办法谋取财神留下的遗产。
  在这种情况下,反倒不能把所有人都推到他们的阵营,起码不能把陆媛和陈丹菲也得罪了,至于婚姻的问题,倒也没有到必须摊牌的时候,只要自己不结婚,就不算违背财神的遗嘱,他们也就没必要担心有外人进来分一杯羹。
  反正自己也不缺女人,甚至连儿子都有了,结不结婚也无所谓,就算这辈子不结婚又能怎么样,说不定还少一些烦恼呢。
  不过,陆鸣还是想警告陆媛一下,或者他希望通过陆媛被陆建伟传个话,沉默了好一阵说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前一阵蒋凝香家里发生了盗窃事件,实际上这并不是普通的盗窃案。
  公丨安丨局往公司派了一个卧底,他竟然打探到蒋凝香家里存放着一大笔现金,范昌明马上怀疑这笔钱可能跟财神的遗产有关,竟然派人装扮成盗贼来家里行窃。

  所以,像你们这样整天吵吵嚷嚷的,就算财神的遗产不在我们手里,到时候也别想说清楚,我可警告你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别整天光想着发财,惹出了麻烦可要死人呢。
  事实上,为了财神的遗产死的人难道还少吗?前几天在梅源村被抓的那个张昆就是陆建岳的手下,为了这笔影子一般的遗产,他连丨警丨察都杀了好几个,还把我们公司的一个员工活活烧死了……
  所以,我劝你们,从今以后少把财神的遗产整天挂在嘴上,更不要把我扯进去,谁要想自己找死我也管不了,但别害我就行……”
  陆媛听得小脸都白了,小声道:“天哪,公丨安丨局竟然往公司派卧底?你的意思是他们也开始怀疑蒋凝香了?”
  陆鸣吓唬道:“财神的遗产早就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凡是跟他有直接关系的人都是公丨安丨局的怀疑对象,所以,今后公司投资的每一笔钱都必须要有合法的来源,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惹来麻烦……”
  陆媛点点头说道:“这倒不能不防啊,好在你这家伙做生意没什么本事,藏钱的本事确实不小,这么大一笔钱竟然被你藏的无影无踪,连三伯都佩服你呢,不过,大家心里都知道,你那笔所谓母亲留给你的遗产其实就是我二伯赃款的一部分……”
  陆鸣喝道:“胡说八道,我在公司的投资都是卖旧币的钱,难道不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产吗?”
  陆媛也不争辩,贼兮兮地说道:“阿鸣,你小心谨慎是对的,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只要把二伯的遗产变成合法的投资,谁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顿了一下,小声道:“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妈留下的那些旧币多半这会儿还藏在那个保险柜你呢,那个新加坡商人肯定只是一个影子……”

  陆鸣不敢再跟陆媛扯这个话题,不过,他越来越意识到,凭陆媛的脑子根本猜不到这么远,每件事里面都有陆建伟的影子,这个号称小诸葛的死老头早晚会窥破自己的所有秘密,这到不能不引起警惕,后悔当初不应该引狼入室啊。
  想到这,陆鸣酸溜溜地说道:“阿媛,我看这架势,你们现在把陆建伟当成了亲人,反倒是把我当成了外人,你不妨直说,陆建伟究竟想干什么?”
  陆媛哼了一声道:“是不是把你当外人取决于你自己,不管怎么说,三伯眼下是家族最后一位长辈了,再说,他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家族考虑……
  对了,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虽然你现在当了董事长,可仍然是个甩手掌柜,眼下的公司经营权掌握在田振东手里,财务掌握在雨墨手里,我们陆家的人反而没有发言权,我的意思是,适当时候是不是要做一点调整……”
  陆鸣故作不经意地问道:“那按照他的意思要怎么调整?”

  陆媛原本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一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心机,另一方面好像也确实没有把陆鸣当外人。
  所以毫不隐瞒地说道:“三伯的意思是……两个方案,要么田振东和雨墨两个位置要让出来一个,起码财权要掌握我们自己人手里……要么就是……”
  说到这里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陆鸣催促道:“说啊,既然有意见就当面说出来,不要藏着掖着……”
  陆媛说道:“那你听了可不许生气啊……”
  陆鸣哼了一声道:“怎么?你们现在合起伙来拆我的台,还在乎我生不生气?说吧,陆建伟那点小心思我基本上也能猜到……”
  陆媛犹犹豫豫地说道:“三伯的意思是……你这个董事长蹲在你蹲在茅坑不拉屎,并且你自己的心思好像也不在公司里,所以,可已考虑让他出任董事长……”
  日期:2017-07-23 1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