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我喜欢艾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英国那阵就……但我一直克制着自己,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考虑到我离开你之后,你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结婚。”
  陆鸣讥讽道:“还真让你费心了,这么说你现在心里有数了?”
  陆媛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心里有数,否则也不会冒险把你随便推到别的女人的怀抱……”
  陆鸣惊讶道:“你这么肯定?”
  陆媛点点头,小声道:“基于两个理由,你不可能找一个和陆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结婚……”
  陆鸣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等着陆媛问道:“什么理由?”
  陆媛笑道:“第一,我可以断定,你却是爱上了丹菲……”

  “第二点呢?”陆鸣眯着眼睛问道。
  陆媛瞥了一眼楼上,好像生怕被人听见似地说道:“二伯给你留下的遗嘱必须遵守,否则,你就没有资格继承他的遗产……”
  陆鸣心中一动,刚才虽然蒋碧云也含糊其辞地表达过这个意思,但并没有陆媛说的这么明确,心里忍不住有点紧张,脸上却一副可笑的样子,说道:“你少给我故弄玄虚,什么遗嘱,什么遗产,我都懒得再说这件事……”
  陆媛哼了一声道:“阿鸣,在二伯遗产的问题上从一开始你就欺骗了我们,我爸心里也很清楚,但他理解你的苦衷,所以并没有跟你计较……但现在你如果继续欺瞒我们,那只能说明你有二心,并且只能让大家互相猜忌……”
  陆鸣摆摆手,说道:“我不想跟你扯这个问题,反正我没什么对不起你们家人的地方,人要知足,不要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

  你自己扳着指头算算,你爸留下一个亿的资产,现在你们一家人手里的股份值多少钱?怎么?难道非要我老子榨干才行?”
  陆媛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好,咱们先不谈遗产的事情,我问你,二伯有没有明确给你留下娶我或者娶丹菲的遗嘱?”
  陆鸣摇摇头说道:“财神提到过你,但只是有这个想法,并没有明确让我非娶你不可,至于陈丹菲,他只是让我照顾南星,别的什么都没说……
  再说,就算财神希望我娶你做老婆可以算作遗嘱的话,那我也执行了,而是你自己红杏出墙,就算财神活着,也不会怪我的……”
  陆媛点点头说道:“不错,这件事你尽可以往我头上推,但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二伯让你娶我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很显然,他不希望自己的遗产落到不相干的人手里,而是希望你成为陆家的家族成员之一,换句话说,只要你是陆氏家族的成员,你就有权继承他地方遗产,否则,你就没有资格……”
  陆鸣瞪着陆媛说道:“这不过是你们自己的想象,财神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什么陆氏家族,实际上他对你大伯三伯根本不感冒,就算留下遗产也不会留给他们……”
  陆媛说道:“但你别忘了,我爸跟二伯才是真正的亲兄弟,他的遗产可以不留给大伯三伯,但肯定会留给我爸和他的亲孙女,再说,二伯即便和大伯三伯有矛盾,但和侄子侄女没矛盾,他的遗产大家都有继承权……”
  陆鸣不怒反笑道:“那好啊,你们去继承啊,我又没拦着你们……财神在牢里面待了这么多年,你们怎么没有去找他商量一下遗产的事情?现在跟我说这些事岂不是对牛弹琴吗?”
  顿了一下,继续发泄道:“你们还好意思要他的遗产?他在牢里面死的不明不白,怎么没有听你们想办法搞清楚真相?现在道听途说他留下了遗产就一个个眼珠子都红了……”
  陆媛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道:“阿鸣,反正我把话就说到这里,你可以否认二伯留下了遗嘱,但我警告你,就算他没有给你留下遗嘱,不见得不会给其他人留下遗嘱。
  如果你忘恩负义的话,肯定会有人出面跟你算账,毕竟二伯的遗产可不是一点小钱,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陆鸣怔怔的说不出话,脑子里马上浮现出那个神秘的监督者,以及财神在遗嘱中的警告,心想,看来财神说不定真的留下了制约自己的遗嘱,也许是留给陆老闷的,眼下应该在蒋碧云的手里。

  不过,从陆媛的话来看,陆老三说不定也知道这件事,可陆老闷已经死了,如果他就是监督者的话,还有谁能够管的了自己呢?
  陆老三吗?他还没有这个资格,从陆媛的威胁来看,好像有个人会在关键的时刻出面跟自己摊牌,只是不清楚他通过什么手段来制约自己,反正钱他们是抢不走,难道还会去公丨安丨局告发自己不成?
  这么说,在没有搞清楚那个监督者的身份之前,自己还真没有自由,一旦惹得陆家人抱起团来跟自己作对的话,岂不是四面楚歌?
  妈的,陆建伟这个王八蛋号称小诸葛,说不定这是他设的一个局,可别上当,不管怎么样,什么都可以承认,遗产的事情打死也不能承认。
  否则,就马上就会掀起一场遗产争夺战,要不了两天就会传到范昌明的耳朵里,那时候局势可就难以收拾了。
  “你怎么不说话?”陆媛见陆鸣坐在那里沉默不语,显然是被自己的话击中要了要害,一脸得意地问道。

  “你让我说什么?我答应明天给你一百个亿,你相信吗?我受够了,过了大年三十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让耳根子清净几天……”陆鸣装作愤愤不平地说道。
  陆媛说道:“其实,你想清静也很简单,只要你跟丹菲结了婚,你就是二伯的儿媳妇,谁也不会质疑你继承人的身份,当然,最终你一碗水还要端平了……”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是不是要跟丹菲结婚,这件事可以暂时放一放,毕竟,眼下我也没有结婚的打算。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就是……我绝对不会娶一个只看上我的钱而心里不爱我的女人,就像你一样,省的到时候有戴绿帽子……”
  陆媛伸手掐了陆鸣一把,嗔道:“你把话说清楚,谁给你戴绿帽子了……哼,我一个黄花闺女,被你白白玩了这么长时间,还说风凉话,你还没有没有一点良心……”说完,眼圈一红。
  说实话,陆鸣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虽然陆媛当初同意跟他订婚除了不敢违抗陆老闷的命令之外,多半跟自己的钱有关。
  可人家毕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身子给了自己,而自己不但名正言顺地享用了她,可内心里却并没有多少爱意,甚至在听到她出轨的消息之后,心里面反倒有种轻松的感觉,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样一想,忍不住自然地伸手把陆媛揽进怀里,替她抹抹眼泪,叹口气道:“阿媛,其实,那年你跟阿娇在毛竹园烧我房子的时候,我确实喜欢过你,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缘分,果不其然……”
  陆媛并没有挣扎,在陆鸣怀里静静地趴了一会儿,鼻子囔囔地说道:“怎么没烧死你呢……哼,没缘分也怪你,谁让你派我去国外陪蒋竹君生孩子呢,我越想越生气……”
  顿了一下,一张脸在陆鸣的胸口蹭了几下,哼哼道:“阿鸣,不管怎么说,咱们两个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你有是人家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就算我们没有缘分,可我也早就把你当成家里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