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鸣,出什么事了?”最后还是陈丹菲打破了沉默问道。
  陆鸣这才回过神来,摆摆手说道:“跟你们没关系……,救不喝了,吃饭吃饭……”
  几个女人虽然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可都知道这件事好像跟公丨安丨局有关,并且私下都知道陆鸣是公丨安丨局一直关注的对象,所以,见他心情不好,再也没心事喝酒了。
  吃过饭之后,陆丽就告辞回家去了,陈丹菲似乎知道陆鸣今天要和陆媛摊牌似的,马上邀请韩佳音晚上跟她一起住,然后就带着女儿上楼去了。
  而蒋碧云似乎也故意要给女儿和陆鸣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连厨房里的锅碗瓢勺都没有收拾,就借口去广场上跳舞去了。

  按道理这种场合陆鸣和陆媛都有点尴尬,好在两个人都喝了几杯酒,脸皮自然比平常厚了不少。
  尤其是陆媛,本来是理亏的一方,这时却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受害者,好像再也憋不住了,等到外面的大门刚刚关上,她就理直气壮地站在陆鸣的面前质问道:
  “好哇,搞了半天,你一直派人暗中跟踪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当面说好了,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不是太卑鄙了吗?”
  陆鸣一愣,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陆媛就先发制人了,并且看她那架势竟然没有一点“负罪感”,反倒像是自己干了什么丢人的事情。
  不过,陆媛的质问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可他还是马上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心想,陆媛当然不知道自己是从一张来路不明的照片窥破了她的“奸情”,想当然地以为自己一直让人在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呢。
  其实,陆鸣本来就没有打算和陆媛大吵大闹,按照他的设想,陆媛是理亏的一方,即便自己提出解除婚约要求,她也没有话说。
  唯一的可能是,陆媛并不是真的爱上了那个老外,而是被他英俊的外表所诱惑,所以发生了苟且之事,一旦知道自己要跟她解除婚约,除了哭哭啼啼哀求自己的原谅之外,应该没脸跟自己大吵大闹。
  不过,他觉得这种情况存在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陆媛不是那种随便解裤腰带的女人,如果不是真心喜欢那个老外,应该不会被人突破底线,所以,基本上可以断定,她对那个老外是铁了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好办了,也许,不等自己提出分手,她也会主动提出解除婚约,那自己只好来个顺水推舟,彼此好合好散,压根就没必要大吵大闹。
  甚至,他都准备好了分手的“演讲”内容,就像刚才对蒋碧云说的那样,生意不成人情在,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大家分手了,可基于跟陆老闷和财神的关系,他还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并且真心实意地把陆媛当成自己的妹妹,并为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当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定要表现出沉痛的心情,总不能让陆媛感觉到自己对于解除婚约而喜出望外吧。

  “阿媛,你别误会,我可从来没有让人跟踪过你,我也不瞒你,有人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陆鸣点上一支烟,毫无表情地说道,很难让陆媛从他脸上看出他此刻的内心感受。
  陆媛哼了一声道:“什么人这么热心我们的事情啊,什么照片,你拿出来我看看……”
  陆鸣掏出手机,找到那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放在茶几上,说道:“你自己看……难道我还会冤枉你?”
  陆媛拿起手机坐在沙发上仔细看了一会儿,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过了好一阵才抬起头来,扭捏道:“你……你就是凭这张照片……断定我跟艾伦那个了……”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让我怎么想?连傻瓜都能看出来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陆媛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承认你的感觉是对的……我也不瞒你,我确实喜欢上了艾伦,她也喜欢我……但我们没有干你想像的那种事……”

  陆鸣哼了一声,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嘟囔道:“干没干那种事情重要吗?心都出轨了,谁还在乎身子?”
  陆媛瞪着陆鸣嗔道:“你说话好听点,什么出轨不出轨的?我们还没有结婚呢……再说,难道你就没有出轨?连儿子都有了……”
  陆鸣坐直身子说道:“这跟你没关系,我有儿子的时候还不认识你呢?你别眉毛胡子一把抓……”
  随即缓和了语气说道:“阿媛,其实我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们没必要互相指责,说实话,你爸当初给我们订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心里不愿意,起码不是心甘情愿的……

  当然,如果你爸还在的话,我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跟一个老外勾勾搭搭,现在你爸不在了,你也没必要有什么心里负担,既然爱上了艾伦,我就给你自由,说实话,我可不愿意跟一个不爱我的女人结婚……”
  陆媛惊讶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你难道真的不在乎?”
  陆鸣急忙脸上露出一副沉痛的神情,低垂着脑袋说道:“事情都这样了,我在不在乎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陆媛咬着嘴唇瞪着陆鸣,气愤地说道:“好哇,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压根就没把握放在心上,当初之所以跟我订婚,多半是缓兵之计,目的就是想让我把帮你摆脱困境……”
  陆鸣打断陆媛的话说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也别怪我说难听话,难道你当初同意跟我订婚就不是为了财神的遗产?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太直白,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
  陆媛沉默了好一阵,把陆鸣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小声说道:“阿鸣,不管怎么样,我也给你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女人,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情分?”

  陆鸣急忙说道:“怎么能没有情分呢?说实话,要不是看在我们在一张床上睡过的话,我现在已经离开这个家了。
  我刚才已经跟你妈谈过这件事了,我相信你们在之前也通过电话……我的意见很明确,你可去追求你的幸福,我们今后就像兄妹一样,再不会有感情上的牵扯。
  但是,我们之间必须公私分明,在家里我们还是一家人,在公司我就是你的上司,你要想搞独立王国或者另立门户的话,我决不答应,另外,没有我的同意,那个老外不能进入家族企业……”
  陆媛撅着嘴哼了一声,说道:“谁要搞独立王国?谁想自立门户了?”
  陆鸣翘着二郎腿说道:“阿媛,我虽然不太过问你们生意上的事情,但我的耳朵不聋,眼睛不瞎,有些事情也瞒不了我。
  我今天只是提醒你一下,没有就更好,虽然我们的婚约没有了,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在一个锅里面吃饭,我想陆建伟已经把我的意思都告诉你了……
  我打算满足你和你妈的要求,准备给阿邦一次机会,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你就必须承担责任,你有自信管得住他吗?”
  陆媛犹豫了一下,说道:“怎么管不住?钱在我的手上,难道他还能翻天?他也向我保证过了,这一次一定好好干……”
  陆鸣打断陆媛的话说道:“那他保证离开陆涛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